墙头多扫大院的,此号仅有银魂相关,子博如下:
刺客信条:@被刺客招生办摸了
鬼泣:@DMC24小时观察组
塞尔达传说:@隆隆牧场新鲜出品
杂货:@史莱姆的杂货堆

摸鱼

*土银深夜60分
关键词:坏小子
*即兴短打

》》》

收养这小子之前土方就应该想到,这个叫做银时的小鸦天狗迟早会给他带来麻烦。

比如收拾卫生,以前只需要用滚粘将衣服上的毛发清理干净,因为是自己的毛,土方很有耐心。至于银时的羽毛就有那么一点棘手,滚粘的纸用得更快,而且有些羽毛是硬的,只能用手捡。不清理的话就会看见黑色九尾狐的尾巴里混着点点白色鸦羽,脏乱效果成倍叠加。臭小子又贪图舒适,晚上总要用他的尾巴当床上三件套,不管怎么踹走最后都是一大一小扭打在一块儿,干脆随他去,大不了捡羽毛,除了修行妖怪大都没什么事干。

除了用尾巴当被子枕头,能证明银时作为一个小孩品行不端的事情还有挺多。他喜欢扔掉土方的蛋黄酱储备然...

【土银】摸鱼

————
土银深夜60分
关键词:开车
只有真·开车

》》》

“去哪?”
条子从车窗里探出头,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制服和车的款式,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某步司机。土方知道自己应该多说几个字,比如加一个主语“万事屋”,然后把两个字扩充到“要到什么地方去”,感觉就不会那么生硬。所以推着小绵羊的主语嘴角抽搐了一下,第一反应是去摸摸这人脑门:“你没发烧吧?”他问。
叼着香烟的嘴角一抽,青筋暴起,再这么下去总有一天面部肌肉会不听使唤。“我是问你推着辆电动车要去哪。”烟灰轻轻抖下去,一些落在车窗缝里,另一些卷进大街上的尘土。
红眸扫了圈警车,没装警灯,精神状态还好,看起来只是日常巡逻,也难怪有闲心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土银】关键词:到此为止

土银深夜60分

关键词:到此为止

————

“啪嗒”一声铿锵有力,土方抬起头,对面那颗毛茸茸的银白色脑袋在桌面上不知道滚着哪里的空气键盘。

“到此为止吧,再学下去脑子绝对会砰的一声爆炸的,会变成葱绿头发和青绿色头发的。*”语气懒懒散散,全无战意。“真佩服土方君啊,如果这座大学折叠了你肯定会被分去第一扇区——啊对了第三扇区只有营养液没有甜食,果然还是不希望学校折叠。**”

土方放下书按揉两眼之间,本来书就看得头大,现在又加上一个天然卷不着边际的喋喋不休,感觉脑仁生生地疼。

“不想看就不要在这里影响我,是你说觉得有个人陪着复习会更有动力一点我才撤了在图书馆预定好的位置,现在又在这里啰啰...

【土银】关键词:好久不见

*白鲸与饲养员梗部分(非最终稿)
*土银深夜60分(然而三十分都没用)
*关键词:好久不见(唯一符合的只有关键词)

》》》

饲养员再次见到白鲸是很久以后的事。那时候他再也不用一个人整天守着冷清的研究所,热闹的监测室里挤满来自世界各地热爱那种巨型海洋哺乳动物的学者。
闲暇之余年轻人们都争着请饲养员讲述他与白鲸的故事。饲养员总是爱抽着烟讲——上了年纪也不改这个习惯——告诉他们那家伙最讨厌他抽烟,所以他只能躲在玻璃墙后面一面看掀起的水花,一面吞云吐雾露出得意的表情;告诉他们那家伙有多么神奇,虽顽劣却意外地喜欢小孩子,将不慎落水的孩童从水中救起;告诉他们那家伙最喜欢看日落,吃饭都不会耽搁,总要面向火烧云的天空发...

【土银】晨昏线

土银深夜60分

关键词【互换灵魂】

时间线成谜,不知所云

》》》

银时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来适应现在的状况,几秒种后他完全习惯了一切,毫无形象地打个哈欠站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出门查看外面的情景。没等他推门山崎就匆匆忙忙走了进来,几乎与他撞个满怀。平时看见副长就战战兢兢的监察立即原地立正,绷直了身子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动物——银时觉得分明是他吓到自己还差不多。

山崎看着清醒不过来、死命用手揉眼睛的银时,小心翼翼地试探:“副,副长,已经没事了吗?”

银时纳闷了一秒钟,似乎脑子里没模模糊糊有那么个印象,自己跟那个人灵魂互换了,至于原因——忘了,就像之前的记忆都跟着JUMP进了可燃垃圾堆一样。只留着...

【土银】盂兰盆节的夜行已经很辛苦了所以不要再撒豆子了

土银深夜60分
关键词:鬼节
画风诡异,ooc属于我

突然传来的响动激得银时一个激灵,他几乎要睡过去,现在又清醒了。抬手搓了两把脸将汗黏的刘海撩起来,倔强的卷毛又一股脑儿地糊下来,银时挪了挪屁股的位置,原来土地坐起来并不怎么舒服。

没带钥匙本身就是最大的flag,跑回去也开不了门,更不用说拿到备用钥匙或有人帮忙开门。听说今天是盂兰盆节?所有人会穿上浴衣在太鼓声中起舞?但有没有人说过今天也叫“鬼节”?原本和新八及神乐去祭典的银时以为自己眼花,看见好几个飘过去的影子,叫新八和神乐看他们却只说只看见亮亮的小光点,兴许是烧烤摊炭火里的火星飘出来了——没人理会银时神情紧张地念叨“小心火烛”,神乐已经跑去一个看摊...

【土银】主题词:手脚冰凉

短小

》》》

每当入冬以后,尤其下雨下雪的时候,土方就会单独点一个小炉子放在银时旁边,被抱怨说多花一份电费,他就说又不要你出,银时便点头称是。

一到入冬就手脚冰凉的毛病老年人容易犯,小孩子容易犯,体质偏寒偏弱的人也容易犯,但这三类人银时一个都挨不上边。偏偏到了十月下旬、一转眼满街人都穿上了冬衣四处窝在家里猫冬的时候,万事屋老板的手就别提有多冷,手套都不管用。

脚就别说了,有次回来,他刚钻进被炉就把一双冰块似的脚往土方腿上踹,刺得土方差点儿没掀了被炉。那还是隔着衣服,如果直接往皮肤上搁的话土方可能会想抄家伙砍人。结果就是他毅然决然离开被炉温暖的怀抱,跑去烧了盆热水。将当事人的鬼哭狼嚎当耳...

【土银】在 之前

土银深夜60分
关键词:阴雨绵绵
短小
许久没摸甚感愧疚
以上

》》》

秋天已快到尾声,江户的雨却下个不停,似乎是什么台风的缘故。名字起得挺好听,拉什么娜什么的。人能对台风做的事就是监测监测走向、从早就选好的名字堆里捡一个安上、预警一下,然后看这浩大的风雨有没有造成过分的人身财产损失,如果有还特别严重的话,唯一能做的就是换一个难听的名字,跟小孩子打架输了就给人起绰号一样。

绵绵阴雨闹得人提不起精神,院里的松已经被洗得几近透明,阴晦落在针叶上,树干的深色一如廊下人手下烟灰缸里受了潮的烟屁股。这种天里连抽根烟都变得格外费事,土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时令,其实现在还是梅雨季节?不可能,前阵子才刚给一团卷毛过了...

【土银】关键词:期待

关键词:期待
土银深夜60分

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兴奋的,说白了只是一通突兀的电话,而电话里的人说要晚上一起去吃饭。去平时经常不期而遇的居酒屋,面对着被蒸腾的热气熏得油亮的的老板微笑的面容,点上两盘美味的下酒菜,要两壶烫好的清酒,夹杂着酒醉的胡言乱语,恍惚听见屋檐下风铃在夏末的夜风里哀叹着夏季的离去。

银时离开了终于在努力多年后顺利安上空调的万事屋,一脚踩进了歌舞伎町的热闹与喧嚣。心情不错地哼起小曲,盘算着点哪些小菜合适,要不要往酒里兑草莓牛奶……不是也许是肯定会被嫌弃。一会儿该记得跟老板说一声不要把蛋黄酱拿出来,不管那家伙说什么,就推说没有。

又或者自己会迟于那个人,掀开门帘发现那抹熟悉的背影轮廓因灯...

【土银】摸鱼


土银深夜60分
关键词:最后

》》》

有人说结束是开始。

是不是开始不知道,总之他知道自己每一次都发誓说这是最后一次,却一再食言:最后一次争论冰箱里存货的去留,最后一次容忍对方用令人作呕的臭脸鄙视自己的最爱,最后一次在长时间高强度的加班后拉开那扇不会对他上锁的房门,最后一次将自己堵上性命与尊严守护的东西委托于彼此。

每次都说了是最后一次,却总是说话不算数,别说对方,连自己都有些厌烦了自己。按他的设定来说本就不是那种老好人类型的角色,甚至与老好人相反,职业唱黑脸,不管多嘴硬的浪人过不了三分钟都会哭着求饶交代一切,这样才配得上“鬼”的称号。可对方是“夜叉”,大家半斤八两谁也不比谁差。

可自从那一次之后,就再也...

1 / 2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