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扫大院的,此号仅有银魂相关,子博如下:
刺客信条:@被刺客招生办摸了
鬼泣:@DMC24小时观察组
塞尔达传说:@隆隆牧场新鲜出品
杂货:@史莱姆的杂货堆

【土银】看门狗paro


*由于脑补过度作者被送入ICU病房急救,更新从日更转为不定期
*我说过这是一堆散碎的故事

3.
今天我们暂且把猩猩跟踪狂的事放到一边,来说说每天晚上都会发生在两人家里的一场战争。
从这场战争开始以来土方已经睡三个星期的沙发了,虽然当初买的时候挑得好沙发很舒服,但谁也不想一直睡沙发。前提是他要在这场战争中胜出。
这套房子有两个卧房,一间已经被塞满了服务器和荧幕,另一间用来睡觉。偏偏用来睡觉那间的门被安上了特殊的门锁,没有钥匙孔也没有密码盘,连个数据线插孔都没有,密不透风。
“唯一能打开的办法就是用密钥了,不过那种东西要土方君自己去找。”银时躺在沙发上划拉手机屏幕,“整个房子里面的电子产品都有可能有哦,不过即使找到了也必须要破解,怎么样,比寻找xx简单多了吧。”
“你当自己是那个穿白色罩袍的怪物吗,要戴个蓝色蝴蝶结混淆视听吗!”
“反正伊丽莎白也好维多利亚也好,土方君加油咯。”
每天累死累活工作回家,回到家看到的既不是老婆在地上装死也不是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而是比工作的时候见到的麻烦得多的门锁和密钥。密钥独立于“gtOS”系统,也跟市面上随处可见的商业防盗产品没有一点相似之处,完全由代号为“Toubu0”的天然卷黑客自主研发,而且还找了一流的机械师制作实物并安装——谁能想到街角修小绵羊的矮个子老爹会是全江户第一的机械师啊!
土方一脑袋青筋地敲键盘,这三个多星期都在家里做排查,每天进行一点点,毫无收获,甚至想黑入银行的ATM机搞恶作剧发泄。
但那种蠢事根本就不符合他的人物设定,土方摇摇头,喝一口已经凉了的咖啡来振作精神。
至于机房里面的服务器,土方不是没有动过脑筋,但无奈自己干了那么久却充其量只能用手机黑进去操控一下监控系统什么的,这种技能只在银时偷摸用监控摄像头满足个人私心的时候才能派上用场——毕竟监控系统的中心在警察局的网络安全部,换言之,这算是监守自盗了。
检查完几件甭管联网不联网的家用电器后已经很晚了,今天又没有什么收获。土方不服输也坚决不要任何提示,被银时吐槽脑子一根筋、怪不得头发也笔直得不行。和衣躺下,用手机把客厅里的灯光全部关闭,土方这才想起来明天是轮休日,正好去找上司近藤考证一下跟踪狂的事。
手机在手里震了一下,在寂静里尤其突兀。土方咬咬牙拿起来凑在眼前一看,原来是内线消息,用白色大狗做的头像在顶端闪啊闪的,仿佛不看就会被一口吞掉脑袋。
“别忘了锁门,沙发舒服不?”
舒服你大爷。土方拖着疲惫的身体爬起来去查看门锁,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他在黑暗里摸到大门,掏出手机开始破解。
身后传来咔哒一声,土方突然很想一巴掌拍死自己——就像街角修小绵羊的机械师老爹一样,谁能到一扇门的密钥居然藏在另一扇门上!
“居然弄开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一进门银时正懒懒地躺着看漫画,土方也懒得说话,一头就往枕头里扎。
“哇啊!”
土方探手往枕头下一摸,抓出一辆遥控小车时半张脸铺满了阴影。
“为什么床上会有遥控车!”
“啊……”银时视线都没动,悠悠地翻过一页。“之前晚上饿了的时候就用小车去厨房拿吃的,大概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吧。”
“混账你绝对是在耍我吧!”
被揪着领子的银时表情依然没有什么变化:“那你要做什么呢副长大人,逮捕我这个无辜市民?你还记得我们打赌的时候赌了什么么。”
“记得。”
灯光骤然熄灭。墙上的钟早已过了午夜,提前缩小范围至十米以内,不会影响到别人,除了——
“喂喂至于吗,怕我跑了还用个大停电,这不是什么都没法用了么。”
面前的人不说话,也看不清表情,只感觉唇被咬住,呼吸有点困难。黑暗中他叹了口气,摸索着揉乱那头手感不同的直发,像慰劳一条恪尽职守的看门狗那样。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