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扫大院的,此号仅有银魂相关,子博如下:
刺客信条:@被刺客招生办摸了
鬼泣:@DMC24小时观察组
塞尔达传说:@隆隆牧场新鲜出品
杂货:@史莱姆的杂货堆

【土银】看门狗paro

大概会是几个细碎的故事

——

房间里亮着一盏节能灯,暖色的光铺在墙壁上,起起伏伏不大平整,一块块荧幕在墙纸上勾出黑色的阴影。键盘声啪嗒啪嗒地响,时不时混进一点陶瓷轻击玻璃的声音。
“果然还是这边的视野最好。”荧幕前的人点点头,将空空的玻璃杯放到一边。砰地一声巨响玻璃杯差点儿被手抖抖到地上,他向前弓起背。
“死天然卷你是不是又黑了人家甜食店的pos机?!”
银时慢条斯理将耳机从脑袋上摘下来,斜了门口的土方一眼:衣装整齐,还提着公文包,刚从工作单位回来。“啰嗦什么,我这次付账了。”
“可你用的是另一个顾客的账户!”
“嘛嘛土方君稍安勿躁。现在的科技也真是,听说在以前买东西像是丸子什么的都能赊账,过一年半载付都没问题。可自从有了在线支付以后连没带钱包这招都不好使了,非要掏手机——话说现在还有人不带手机上街吗……”
“不要给我转移话题!”土方刚走出去两步,却发现银时立即用快捷键将画面恢复成了桌面——一张色彩鲜艳的甜点照片。“在看什么,调出来。”
“我拒绝。”
土方眉头一拧:“你不要得寸进尺。”二话不说掏出手机就按,画面上立即弹出一个录像播放界面,画面中棕红发色的女人正坐在椅子上与人交谈。“又是那个结野主播的休息室录像?”
“而且是现场直播,看够了没?”银时捂着眼睛活像那张船长的表情包,每次被抓现行他都这副模样。“话说你今天怎么会来得这么早?”
“近藤老大临时有事就放我们提前下班了。”土方一边说一边才想起来解领带,“你怎么没戴眼镜,看得清吗?”
“今天注册了一个天朝的社交平台账号,上去发了一张自拍之后就总有人在下面刷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现在的小鬼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什么。评论区有人说为什么要带黑框,后来越想越生气就干脆把眼镜拿掉还去楼下买了一杯芭菲。”说着银时把手机举到土方面前,几乎要压坏对方的鼻子。
土方往后退一点拿过手机一看,评论区齐刷刷的都是几个字,什么“苟”啊“利”啊的,看了半天也看不懂。
“话说啊今天发现一个人挺有意思的。”银时将手机收回在上面点来点去,“我进监控器线路的时候有个人也在里面,我们都发现了对方而且还聊了一会,它的目标点是新八家。正义的土方君要不要考虑追踪一下这个人?”
“有这种事?你有拿到线索吗。”
银时点点头,转身往键盘上敲几下,“发你笔记本里了,自己找吧,别打扰我看直播。”
土方也懒得管银时,直接拉了张椅子坐下来,从公文包里掏出笔记本电脑开始追踪。好半天也没动静,银时感觉不对劲,转头发现周遭的气氛有些不对。碍于实在看不清楚土方的表情,银时只得把黑框眼镜又拿出来戴上,只见土方面色阴沉地坐在那,烟青色眼睛紧盯住屏幕发出的荧光。
“喂喂怎么了脸臭的跟鲱鱼罐头似的,找不到么?”
土方啪嗒一声合上笔记本电脑:“我知道为什么今天近藤老大放我们提前下班了。”
听了这话银时下意识扶扶眼镜,过了小半晌才从嘴里挤出两个音节。
“哈啊?”

FIN.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