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的扫大院的

【瞎银】论一对北极圈拉郎cp如何学习成为热门

“连伏地魔和林黛玉都火了。”黑眼镜一边捧着手机刷微博一边问,“我说真的。什么时候我们也能火?”
“伏地魔?林黛玉?那是什么鬼……玩意儿。”
银时一边挖鼻孔一边将视线从jump的右边移到左边,“话说把你手拿开,要勒死我吗!”
“我勒不死您,放心好了。”黑眼镜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这次倒是不勒,直接两只手捧着手机放在银时面前。“你瞧,同样都是小说人物,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银时要用刚挖了鼻孔的手指去碰手机屏幕,黑眼镜眼疾手快给他塞了张餐巾纸,把手机撤回来。
“话说你先给我解释一下,伏地魔我知道,就那个没鼻子的秃头。林黛玉是干什么的?”
黑眼镜推推墨镜,一副学者的派头。“你这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红楼梦》的大名在我们那边人尽皆知。你只要知道是一部古代小说的女性人物就够了。不过人家是才女,我们比不了。”说着黑眼镜夸张地叹了口气,拍了拍银时的肩。
“你不也不会魔法?在拐弯抹角嫌弃别人的时候还是先擦干净墨镜照照自己吧。”漫画翻过一页,“想知道差距在哪的话就看看评论,比对一下自己差在哪不就行了。你是刨坑刨多了脑子里进土了么。”
“那让我来读一下,看看我们究竟谁脑子进土。”黑眼镜抬起手机,翻阅着评论区有板有眼地念起来。
“首先,拉郎的两个人各自要来自有名的作品。”黑眼镜停顿一下,“《哈利·波特》——当代风靡世界的流行小说,《红楼梦》——中国古代小说作品的巅峰。没毛病,门当户对。”
“神他妈门当户对。”银时学着黑眼镜的口吻说,“是不是还要说'中西结合、药到病除'之类的。”
“中西结合人家没错,可我们……”黑眼镜比了比银时和自己之间的距离,突然夸张地叹了口气。“下一个。”
“银魂且不说,你们的人气已经开始往下掉了吧。当然我知道你们有在很努力了,牛头最后交给国家了吗?”
黑眼镜抽了抽嘴角:“难得你愿意了解我的世界观了,但那些完全都不是一回事儿。下一个——圈子的开山之作是因为一位太太打赌输了随便抽了两个人写同人文?”
“别想了,我们俩是被那个人脑抽抽出来的。”脑海里蹦出《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忘在哪里了》的旋律,银时突然感到一阵恶寒。“我们俩能写什么?来自远方为你干什么,刨坑么。”
“我们能别提刨坑了么。”黑眼镜有些头痛,“朽木不可雕……粪土之墙不可杇……”
“你说什么?”
“自己查,为师怎么可能什么都教你。”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成我师傅了。”银时坐起身来活动着胳膊,“那就来自远方为你吃青椒炒饭?还是唱青椒炒饭歌?”
“我们是一堆青椒炒饭——好了没。你有没有什么特别出名的事件或者名言,就像黛玉葬花那种。”
银时低下头思考了一会,看着还蛮认真:“我的剑所能到达的地方,都是我的——”
“打住。”黑眼镜比了个“停止”的手势,“这个会被查表,历史问题能不碰就别碰。”
“那就来自远方为你吃巧克力芭菲,或者草莓牛奶?”银时嘀咕着,突然灵光一现。“冰箱里是不是还有焦糖布丁?”
“你能在我们讨论完之后吃个够。”黑眼镜又把注意力集中在手机上,“还有大量的剪刀手,据我所知我们只有一个作品。”
“而且不火。”银时说话的同时配合着挖鼻孔,黑眼镜笑了笑,心想如果万事屋家的眼镜在一定会吐槽说“不要糟蹋人家的心血”之类的。“说到底不都是因为有勤奋的人吗,画画图写写文章剪剪视频,人气很快就能上去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黑眼镜微笑着捻了捻下巴,“不过我们这边基本已经是年更了。”
“而且在这个时候写这种吐槽热门的文章,肯定会被甲乙丙丁说什么'真不要脸'、'蹭我们家热度'之类的话吧。而且那个人都多久不看盗墓笔记了,写的你这家伙一点性格特色都没有。”
“话说会不会因为——林黛玉是女的?”黑眼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以前总听大徒儿抱怨说现在的人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成天喜欢把他跟哑巴凑在一块儿。不过不管怎么说,大多数人还是吃异性恋的。怎么样?行的话明儿我就叫徒儿们叫你师娘,迈出热门第一步。”
“行个头啊!话说你活下来的徒弟只有一个吧哪来的复数!”银时抬手就把jump往黑眼镜脑袋上敲,后者反身一扭,从沙发上顺利脱身。
“苏万你知道,还有那个秃头也是我徒弟,就被你说很像隔壁埼玉老师的那个。不过实在不行,干脆——”黑眼镜两手作握方向盘状,转头面向银时。“先生准备去哪里?”他咧起嘴角。
“这不是又回到原点了吗!”银时抬脚就是一个飞踢,瞎子条件反射一手撑着沙发想来一个漂亮的闪避。不知怎么的沙发一个不稳向后翻倒,两人同时摔了个人仰马翻,动弹不得。
“我现在倒是挺希望会魔法的。”黑眼镜趴在地上脸朝下,看不见表情。银时举起没被压到的手,以示赞成。

FIN.

评论 ( 11 )
热度 ( 14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