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大院的而已

摸鱼

*土银深夜60分
关键词:坏小子
*即兴短打

》》》

收养这小子之前土方就应该想到,这个叫做银时的小鸦天狗迟早会给他带来麻烦。

比如收拾卫生,以前只需要用滚粘将衣服上的毛发清理干净,因为是自己的毛,土方很有耐心。至于银时的羽毛就有那么一点棘手,滚粘的纸用得更快,而且有些羽毛是硬的,只能用手捡。不清理的话就会看见黑色九尾狐的尾巴里混着点点白色鸦羽,脏乱效果成倍叠加。臭小子又贪图舒适,晚上总要用他的尾巴当床上三件套,不管怎么踹走最后都是一大一小扭打在一块儿,干脆随他去,大不了捡羽毛,除了修行妖怪大都没什么事干。

除了用尾巴当被子枕头,能证明银时作为一个小孩品行不端的事情还有挺多。他喜欢扔掉土方的蛋黄酱储备然后坐在枝头上一边看他焦头烂额地找一边喝自己葫芦里的草莓牛奶解闷。土方不会干倒他草莓牛奶的事,因为土方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修行多年身心成熟的妖怪,不值得跟小屁孩一般见识。但每次打架的时候他都会忘了这件事,同时忘记自己会法术。

小鸦崽子急了还抱住他的尾巴啃,尾巴太多管不过来。土方咬着牙揪住小鸦天狗银白色的翅膀,一边敲那颗似乎被爆米花机爆过的头一边想应该让这小子下辈子做九尾狐,试一试被啃尾巴还有人在里面睡觉的滋味,更可气的是睡也就算了,不安分的时候随手一揪。过几日其他人都惊叹土方修行勤奋,其实只是偶尔能休息的时候睡得正香被臭小子一个手抖揪掉了尾巴毛。

这些事在常人眼里不算什么,因为常人没有九条尾巴也没有收养一只性格懒散恶劣的小鸦天狗。土方开始认真思考怎么把银时丢掉的时候总会想起来这家伙已经没有了归宿。没有人教育于是就这样长大,难怪要长歪。问他为什么总要睡尾巴里,就算是盛夏夜热得蝉叫个不停也从来不缺席。小卷毛却抱着自己那只金灿灿的葫芦,视线偏向别处。

“因为土方君的尾巴很舒服啊,你不知道鸦天狗的翅膀总硌着,平躺睡觉有多难受……”

于是他又自顾自说些或许好听实际上在挖苦和抱怨的话。也许他是怕自己跑了呢,土方揉揉太阳穴摇着头,单纯想揪尾巴毛这个理由对他来说也许更靠谱一点。

FIN.

评论
热度 ( 29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