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大院的而已

【土银】We don't talk anymore?


*土银异能组情人节企划

》》》

如果规定收假时间的人现在出现在这条路上,拖着行李箱的土方走在回宿舍楼的路上愤愤地想,那他现在就把别在背包侧面的练习用竹剑摘下来狠狠敲那个人的脑袋,保证敲得他满脑袋包还能保持平衡走路别摔倒。
其实开学对于土方来说也没那么难以忍受。相较于老家那种小地方,东京作为现代大都市自然有更多吸引力。沉重的箱子里拖的大多数是假期借回去看的书,由此可知学霸土方也不是由于惧怕学习困难而憎恶开学——
首先让规定二月十四日情人节报道的那个人出来切腹一百次谢罪啊!其次就是那个天然卷……那个天然卷,土方下意识咬咬牙,凶狠的表情吓到了路过的两个女孩,他只好立即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跟人家说抱歉。
话说回来,不知道回去后该怎么办。放假前他们闹崩了,谁也记不清楚是为了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能被记住的只有结果。最后考完试土方就急匆匆收完行李回了老家,剩下银时一个人窝在学校里度过整个春假。
整个假期两人都没有主动联系过对方,就像一首红过的歌唱的那样,不过现在曾经的感情也随着歌曲的过气逐渐消退,剩下一个模模糊糊的印象摆在那里。如果可以的话土方一点也不想回到那间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宿舍,他开始拖慢了脚步,妄想着有新的舍友住进去,谁都行,只要能让那家伙别再同自己说话就好。
然而那是不可能的,谁都知道这学校的宿舍一间只住两个人,也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土方同学和坂田同学生活习惯特别怪诞,互相不对付却能奇迹般地忍受对方。一开始还有人调停,后来干脆放任自流,让他们两个人自生自灭去。
正好,谁也不会插手来管他们之间那点破事。绕过有猫出没的小花园时土方在心里头琢磨着。一只半大的黑白相间的猫跑过来挡在土方面前,绕来绕去蹭他的裤腿。土方蹲下揉了揉,发觉这眼熟的小猫似乎不仅没瘦,还胖了一点。
再往前就是宿舍楼了,土方干脆在小花园里坐下来。这只半大的小猫就喜欢瞅准人坐下来的机会跳到人的大腿上窝着,这次也不例外。反正裤子穿了几天,土方也就随它去,坐在长椅上一边用食指轻敲猫咪一边发呆。看不见芳一,那猫每次见银时来都会现身。
一对情侣走过去,两对情侣走过去……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情侣特别多,后来土方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情人节,是一个他觉得该切腹谢罪的人安排的报道的日子。这里面指不定有很多其他学校的送自己的男朋友女朋友来报道。想到这土方赶紧站起来,小猫一个没注意掉下去落在砖地上茫然地望着四周。
再不快点回去收拾就来不及报道了。报道程序虽简单,也不能晚于学校规定的时间。正低头想着面前突然挡上一个人,土方抬头刚想说话,却一个字卡在嗓子眼里半天出不来。
活生生的天然卷穿着外出的衣服,手里提一袋猫粮,毫无生气的死鱼眼就这么看着他。“噢,好久不见土方君。”他随意打了个招呼,低下身去给走过来讨食的小猫抖猫粮。大概是因为这小猫才没有消瘦下去。
“一个春假而已。”土方抬手掩住嘴角来掩饰刚才的失措。银时在他刚才坐过的地方坐下来看小猫吃食,他就站在旁边靠着行李箱。
“这小家伙没人管,芳一那家伙顾不过来,我就代管了,反正宿舍里猫粮多吃不完。”银时开始说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自言自语,脖子处没有围围巾,说话的时候都吐着白气。
“于是你就借花献佛?”土方摸摸自己的围巾,停下动作时暗自吃了一惊——刚才差点下意识就要将围巾解下来。“宿舍收拾过了吗?”他别开头转移话题。
“有我在能有多乱,土方君是瞧不起人吗?”银时反问,将最后一点猫粮放在手心里捧给小猫吃,刺刺的小舌头在指间舔来舔去。他反手摸摸小猫的头,趁机把黏腻的触感都抹在小猫的毛上。银时满意地拍拍手起身:“发什么呆,走了。”
“走?去哪。”土方有点出神。宿舍里有一袋很好的幼猫猫粮,原本这袋猫粮属于一个同班的女生寝室,可是后来喂猫的差事莫名其妙就跑到了他们俩的手上,也许对于银时来说是因为长得像结野主播的女孩无法拒绝,而对于土方来说根本就是想甩包袱给别人自己落个清静。
两人往宿舍的方向走,银时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一颗草莓糖,正要剥包装纸。土方从包里掏出一根土制的棒棒糖:“吃这个,老家的人塞的,我不喜欢。”望着棒棒糖的银时愣了一秒,接过来连句谢也没说拆开就往嘴里放。
土方叹了口气,虽说早就习惯这样的相处模式了,但每次一实际经历起来还是有几分火大。直接说“你就不知道感恩吗”也没有用,能得到的只有说他是一个小心眼的嘲讽。
走到宿舍楼前,银时停下脚步往门卫室偏了偏头:“先把你的行李放在老太婆那里,我们直接去报道,不然那秃子又要啰哩啰嗦了。”站在门口跟同学们打招呼的楼管登势婆婆眼神一凛,眼珠似乎都变细了几分:“臭天然卷走的时候又没有关灯吧,下次再让我看见你们宿舍乱七八糟就全栋楼通报批评……”
土方头痛地抓抓头发,顶着登势婆婆的痛骂把行李箱和背包放进门卫室里,婆婆骂起人向来采取连坐制度,就算土方总是把自己那半边收拾得干干净净却总是被银时连累。
“我真的有收拾,大概在老太婆看起来那根本就算不上收拾了吧,一天到晚比老妈还啰嗦。”银时嘀咕着,掏出手机翻起相册里面的照片。“听说那秃子的女儿想来我们大学读书,但愿能让她老爸和她老哥安分一点,别老来找我们的麻烦。”
土方点点头,却又摇了摇头:“还没到升学考,你怎么知道她能不能来。”
“我只是希望秃子那父子俩能别来找我们的麻烦而已——”银时仍旧盯着手机屏幕,下楼梯时也没抬头看一眼。起先土方没注意,直到最后一阶时银时没抬脚,他眼疾手快立即把人给拉住才没被绊倒。
“走路的时候认真走路,有什么话一会再说!”
银时抬起头,突然捂着嘴弯着眼角笑起来。土方心烦地问他笑什么,银时却摇了摇头,说没什么,顺带极不走心地表示一下感谢。
也许呆会见到秃子应该跟他提一下换宿舍的事,土方很认真地想,但每次都会被拒绝,因为根本没有人愿意跟他们任何一个人住在一起,不是受不了饮食习惯就是协调不了生活习惯。
“话说土方君回来的话就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你都不知道这几天东京有多冷。”走进学院办公楼的时候银时搓搓手,“空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风一会冷一会热,就跟楼下那些野猫的态度一样。”
这么说起来土方倒想起来了。冬天很多时候半夜的时候被子里总会长出个人来把他吓一跳,结果得到的回答只有一句无赖的“太冷”。用对方的话说,以前冷的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土方当然明白他说的“以前”和“大家”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忍不住将人一整个丢回他原本的床上,结果人感冒生病了,他还必须负责照顾,后来嫌麻烦就干脆再也没有丢过。
“……再过一阵子教学楼那边的樱花就要开了,弄点酒和点心之类的一起去赏花吧,这次绝对不要拜托新八的姐姐做便当。”
“也可以叫上近藤老大和总悟一起去。”土方补充道。学院办公楼里有不少人,老师和学生们都在忙着做开学的准备工作。到办公室门口时银时探了个头,见秃子不在便晃进去打卡报道,土方紧随其后。今天最重要的事就算完成了。
结果想搬宿舍的事到最后也没说出口。回宿舍的路上土方看了眼手机里的LINE,聊天记录停留在放假前他们吵崩的一刻。直到走回宿舍,路上都是无关痛痒的对话。除了上楼的时候又被登势婆婆拦住一顿臭骂,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银时面对臭骂依旧面无表情地挖着鼻孔:“婆婆你就放了我们吧,趁着情人节赶快找个眼瞎的老头子或者拿个火把上街造福社会不是都蛮好的吗,你看那边——”
“情人节关你们两个什么事,不要转移话题臭天然卷!”登势婆婆抽了口烟来缓缓,“明天卫生检查,再不过关就做好打扫整栋楼一个月的准备吧!”说着,似乎连婆婆自己都觉得外面太冷,转身回门卫室里去了。银时抓抓头发:“不就是打扫卫生吗,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催房租的。”
从门卫室里拿了行李出来,上楼、拿钥匙开门、开灯。土方惊讶地发现银时那边的床十分凌乱,什么东西都堆在床上,他那边却特别整洁,跟他走之前一模一样。结果银时的下一个动作就把他的怒气槽又升了起来:他直接坐在土方的床上,随手拿遥控器打开了空调。
“没办法,冬季潮湿我就把衣服全部拿出来了,又没有地方放,结果发现土方君的被子比我的舒服就干脆……”
土方脸一黑,蹲下来开始收拾自己的箱子,银时坐在床上玩手机,突然一堆东西噼里啪啦地砸在他头上,掉得到处都是。
“老家亲戚给的点心,也就只有你喜欢吃这些甜得发腻的东西了,给我怀着感激之情吃。”土方长出一口气合上箱子,窗外正值夕阳西下。“晚饭吃什么?”他问。
银时正准备撕开一袋草莓大福,听到对方问的时候住了手,看起来十分认真地考虑了一番。“去学校外面吃寿喜锅吧。”他笑了笑说,“我一个人吃不完。”

FIN.

评论 ( 4 )
热度 ( 33 )
  1. 千机不可泄露樱花冻史莱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土银异能组
    情人节企划①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