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大院的而已

【土银】摸鱼

————
土银深夜60分
关键词:开车
只有真·开车

》》》


“去哪?”
条子从车窗里探出头,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制服和车的款式,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某步司机。土方知道自己应该多说几个字,比如加一个主语“万事屋”,然后把两个字扩充到“要到什么地方去”,感觉就不会那么生硬。所以推着小绵羊的主语嘴角抽搐了一下,第一反应是去摸摸这人脑门:“你没发烧吧?”他问。
叼着香烟的嘴角一抽,青筋暴起,再这么下去总有一天面部肌肉会不听使唤。“我是问你推着辆电动车要去哪。”烟灰轻轻抖下去,一些落在车窗缝里,另一些卷进大街上的尘土。
红眸扫了圈警车,没装警灯,精神状态还好,看起来只是日常巡逻,也难怪有闲心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这不又坏了,找源外老爹修修。”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没在撒谎,他停下脚步拧拧钥匙,一点火也打不着。
“哦。”问话的条子回答简单粗暴,一个字都连带出一串“朕知道了”的意味。银时心里上火:“那你又在这里做什么?浪费纳税人的钱?”
“巡逻而已。”回答倒是跟之前一样干脆,土方靠在座椅上,两指夹住烟头往外抖灰,似乎又在说“你可以走了”。
浪费时间,懒得理人的银时推着小绵羊慢吞吞往前走,再拐一个弯就能到目的地。
过了大概两支烟的功夫,土方靠在驾驶座上发呆,突然听见有人敲玻璃,回头一看差点被银时的死鱼眼之视吓到。摇下玻璃窗,那人却喊他下车把驾驶座空出来。
“小绵羊送去修了一时半会拿不回来,反正你也不干活,车借我回去。”
“开什么玩笑!”土方一个没注意声音也高了八度,银时却满脸不在乎的样子摆了摆手:“放心吧我驾驶技术很好,毕竟驾照都重考很多遍了,每次都是优秀哦。”
“正是因为重考才更令人不安吧!”土方愤愤地点上第三根烟,拧钥匙打火。“去哪?”他问。
“啊?刚才不是说了去源外老爹那里修小绵羊。”银时错愕地抓抓头发,心想是自己说不清楚话还是对方耳朵有问题。
“反正现在还算清闲,不要误会了,只是怀疑你在回去的路上跟浪人接触或是卷进什么奇怪的事件而已,别给我们添麻烦。”说话的功夫土方才发现银时已经自己跑到副驾驶座坐下并系好了安全带,轻车熟路跟在自己家的车上一样。
“那就去常去的那家甜品店吧,拜托咯土方君。”银时拍了拍土方的肩,一手做枕头靠下去,看起来准备打个盹。突然很想踢人下车的条子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想起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倒是容易,就是收拾起来会比较麻烦而已。

后面有辆不存在的车的FIN.



评论 ( 7 )
热度 ( 20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