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的扫大院的

经常在胡同口歪脖子树下卖瓜的瞎子也不是每天都能遇见坂田师傅,听说那人曾经在自己的国家得罪了什么人,才跑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干起了嘀嘀打车。卖瓜的瞎子整天嘻嘻哈哈,却有老人说这人过去也不是什么好鸟。甭管他们过去干过什么、是什么样的人,不说瞎子的瓜比那些光鲜亮丽的水果店里包出来的都甜,也不说坂田师傅的车不管地图上有没有这地、只要地球上有就能过去。不用多打听什么,街坊只知道坂田师傅喜欢吃甜食像是糖葫芦一类的,而卖瓜的瞎子总会变着法的给他买,不知道光吃这一项坂田先生就欠了卖瓜瞎子多少——这条胡同的街坊没有朝阳区群众的热心,笑笑也就过去了。隔天下午正巧看见坂田先生的车停在瞎子的瓜摊旁,阴凉里头一人抱半块瓜稀里糊涂地啃。有位穿短褂的大爷走出园门来,一边笑着打声招呼,一边甩开抽陀螺的长鞭……

评论
热度 ( 4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