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大院的而已

【土银】晨昏线

土银深夜60分

关键词【互换灵魂】

时间线成谜,不知所云

》》》

银时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来适应现在的状况,几秒种后他完全习惯了一切,毫无形象地打个哈欠站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出门查看外面的情景。没等他推门山崎就匆匆忙忙走了进来,几乎与他撞个满怀。平时看见副长就战战兢兢的监察立即原地立正,绷直了身子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动物——银时觉得分明是他吓到自己还差不多。

山崎看着清醒不过来、死命用手揉眼睛的银时,小心翼翼地试探:“副,副长,已经没事了吗?”

银时纳闷了一秒钟,似乎脑子里没模模糊糊有那么个印象,自己跟那个人灵魂互换了,至于原因——忘了,就像之前的记忆都跟着JUMP进了可燃垃圾堆一样。只留着一个孤独的信念,同海上孤岛一般既孤单又饱含绝望和希望的混合。这个念头告诉他不要暴露自己是坂田银时,其实就算不刻意装,以真选组的傻瓜们的智商也不可能识破。他模仿着那个人的口气,问山崎找他有什么事,对方立即放下手里的文件,一溜烟跑出去了。

看了眼桌上的文件,乱糟糟的一堆纸旁偏偏办公用具是整齐的,笔都与桌沿保持平行,盖章和印泥好好地收在盒子里。烟灰缸里一尘不染,银时摸了摸裤子口袋,什么都没摸出来,又找到外套,这才从口袋里搜出一包只剩下两三根的干瘪烟盒。抖出来一根,弯弯曲曲又皱巴巴的,像弄湿后又被烘干了似的。银时不喜欢烟味,很呛人,他随手把烟盒揣回口袋,将外套套上打算出去看看。

外面的天气很好,这样的天气十分适合一家人举家出门郊游,眼光温暖,迎面吹来的文风十分凉爽。银时突然怀疑起江户以前是否有过这样的好天气,或者说他太宅所以才一直感受不到?临走时他从会客室摸了颗棒棒糖,不知道臭男人窝里谁出的主意,但现在银时觉得这决定不算太糟,糖是草莓牛奶味的,虽然廉价却意外地可口。不张嘴板起脸还能冒充一下香烟,就像最近那张海报的蛋卷一样。

银时想直接去万事屋,不知道他的身体情况怎么样了。走过局长室,感官敏锐的猩猩局长立马就发现了他,那个抖S的小鬼就在一旁用佩刀听歌看电视——银时的眼睛里似乎总贴着标签,而且完全不在意被打标签者的看法——近藤招呼他坐下一起喝新发的茶叶泡的茶,总悟的衣服有些鼓,形状正好适合一个装毒药的瓶子。

就跟那家伙的日常一样。抽不开身的银时觉得自己被比诅咒还可怕的傻瓜们缠上了,不知道他们是否每一天都会保持着这样的热情。直到下午一些的时候,山崎突然进来报告说在歌舞伎町发现了桂的踪影,请副长立即带领队士们前往捉拿。

一直无所事事还要忍耐白痴的银时几乎忘记了这人还是个警察,跟老头似的站起来伸个懒腰,拿上刀就可以出发。现在的他不是桂的朋友,但至少可以装作失手的样子,但愿他们还没有被“恶即斩”之类的东西冲昏脑子。担心是多余的——至少在屋顶上追捕桂的时候被滚落的炸弹逼得用翻滚闪避然后掉进自己家的天花板这种事绝不可能在正剧发生,银时怀疑当初那对红蓝药丸兄弟根本就没有把万事屋的屋顶修好。

从一片灰尘和碎屑中抬起头,银时看见自己的身体仰躺在那张办公桌后的椅子上,一动不动,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后面的混乱。他用刀把自己支起来,摇摇晃晃地走过去拍住自己的肩,突然僵在原地。

“喂土方君,租期到了。”银时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说这样的话,从来都是楼下的登势婆婆扯着一张满是褶子的老脸吼他。“这样不好吧,堂堂的副长大人借东西不还。”

没有反应,银时几乎想用木刀敲他的脑袋,但那样会让他自己的脑袋上留下两个大包。他现在有些不知所措了,或者不大愿意承认的是:同样经历了事故灵魂被撞出去,身体完好无损,有一个灵魂却没有回来。

“喂,想要回你的身体就快点醒过来。不然我就让你没有回去的身体了。”

银时对着空气喊,刻意增大了音量,只听见平时那个听到就令人恼火的声音对着具空壳像个疯子一样大吵大嚷。突然他冷静了下来,像平时那样从口袋烟盒里抽出所剩无几的香烟,一下点燃。一双红色的眸子亮起来,黑制服的人咚的一声倒下去。

穿白底云纹和服的人从椅子上站起来——土方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来适应现在的状况。

FIN.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