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大院的而已

【土银】盂兰盆节的夜行已经很辛苦了所以不要再撒豆子了

土银深夜60分
关键词:鬼节
画风诡异,ooc属于我

突然传来的响动激得银时一个激灵,他几乎要睡过去,现在又清醒了。抬手搓了两把脸将汗黏的刘海撩起来,倔强的卷毛又一股脑儿地糊下来,银时挪了挪屁股的位置,原来土地坐起来并不怎么舒服。

没带钥匙本身就是最大的flag,跑回去也开不了门,更不用说拿到备用钥匙或有人帮忙开门。听说今天是盂兰盆节?所有人会穿上浴衣在太鼓声中起舞?但有没有人说过今天也叫“鬼节”?原本和新八及神乐去祭典的银时以为自己眼花,看见好几个飘过去的影子,叫新八和神乐看他们却只说只看见亮亮的小光点,兴许是烧烤摊炭火里的火星飘出来了——没人理会银时神情紧张地念叨“小心火烛”,神乐已经跑去一个看摊的人很面熟的地方玩起了打靶。

银时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独自跑来了祭典的外沿地带,离最热闹的地方仅一线之隔,却安静异常。对了,刚才的响动,银时眯着眼懒洋洋地抬起头,一根像是禅杖的东西直直戳在他面前,一瞬间银时差点要条件反射拔刀,摸到腰间才发现今天出门什么都没带,总不能用腰封勒死对方。对方却一身黑衣,垂在身前的白色绒球尤其显眼。银时拼命揉了揉眼睛尽力睁大,这人身后的……是翅膀?还是带羽毛的那种?今晚已经看够替身的银时已经麻木了,就算现在在他面前的是鸦天狗——

“还活着吗,万事屋?”

鸦天狗没来,幕府的走狗倒是有一条。银时张开口发出没有意义的元音,终于看了个清楚。好了,谁能来解释一下幕府走狗也就算了,为什么穿了身鸦天狗的装束?鸦天狗又不是狗。

“不劳费心,被您吓活了。”见是熟人银时就放松下来,头一点一点,几乎要挨上地面,感觉肩膀被人按住了向后推,一个冰凉的东西贴住了他的脖子,银时只觉得凉快。“等等土方君,这什么东西?”

“你自己睁开眼看。”听到一如既往跟命令似的口气,银时忍不住就想用嘲讽来回应。站起来时身后的重量害他差点起不来,试探性往后一探,毛茸茸的触感一直从指尖痒到脚踝。现在银时彻底清醒了,自己骗自己说都不过是节日道具的小把戏,摸到从尾椎骨延伸出来的尾巴根时他才反应了过来。

“土方君你弄的什么鬼玩意儿!你妈妈没有教育过你不要随便拿陌生人的东西吗?”

“那你就可以在陌生人面前睡觉吗?”

一瞬间银时突然有一丝挫败感,今天的条子居然智商上线学会了反讽。他指了指脖子上的勾玉项链:“那这是什么?”

接下来的几分钟内土方用几千字向银时解释了在祭典捡到一副葫芦和一副勾玉项链,准备将它们送还失主的时候意外因为佩戴葫芦变身成鸦天狗、实际上是被寄宿在葫芦里的鸦天狗灵附身,现在必须帮忙给鸦天狗灵的朋友找个人附身然后一起去参加百鬼夜行的事。银时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躲都来不及,现在还必须加入到里头去,他今天已经看够那些稀奇古怪的替身了。

禅杖发出清脆的响声,土方的手似乎在颤抖,银时因此有些得意,却也没用,他的尾巴抖起来更明显——话说为什么鸦天狗的朋友会是九尾狐,狐朋狗友么?

“现在其他人应该看不见我们,但能碰到,所以走路要小心。”说着土方展开那双夜色一般的翅膀径自飞上天空,站在原地的银时心里突然涌起除妖的冲动。九尾狐的灵似乎也在回应他的心情,身旁窜出一团蓝色的小火球迅速击中了还不太能熟练掌握鸦天狗身体构造的土方,稳准狠。土方只能跟他一起步行了。

现在银时满意了,兴许是九尾狐的灵在起作用,现在看见异于常人的东西对于他来说都算不上什么。心情一好脚下就生风,两人按照灵的吩咐很快找到了百鬼夜行的地点——正是刚才银时跟新八和神乐分开的地方,也是土方捡到妖怪们遗落物品的地方。熙熙攘攘的祭典街道上悬着数不清的小灯笼,同星一样闪烁,每一个小光点都对应着一个参加夜行的鬼怪。再往前走上一截就是大广场,步伐突然慢下来,银时听到脑子里有个声音在警告他一会要记得避开那些豆子。

“不就是豆子吗?”银时弹开一粒鼻屎的同时一颗小小的豆正巧落在他脚上,跟踩了捕兽夹似的,跳起来的银时成功用脑袋撞到了土方的脸。没想到小小的一颗豆子威力竟然有那么大。广场的人还在撒,神社和寺庙的人也就算了,小孩子也跟着瞎掺合,路上的鬼怪纷纷使出浑身解数来避让,豆子是碰不到了,被自己人误伤的却不在少数。盂兰盆节大家都不容易,银时揉着刚才不小心中招的胳膊,就别在人家必经之路上撒豆子了呗?

可必须把夜行走完,如果不走完,九尾狐的灵轻轻叹息,鬼门一关,就要在人间做上一年的孤魂野鬼。大概就像人身处异乡,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的感觉。
银时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鬼怪没有那么可怕,它们只是想回家。拥挤的夜行队伍里有只手握上他的,有些冰,兴许是被妖怪附身的缘故。搔搔依旧卷翘的银发,银时猜测着这跟自己一样怕鬼的人是怎么顶住了独自一人见鬼的压力,直到找到他。

银时喊着累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问土方知不知道新八和神乐在哪,没了九条尾巴走路都仿佛能飘。土方点了根烟,说不知道,鸦天狗不喜欢烟味儿,他忍了挺长一阵。 至于被问到为什么会想到找他,土方认真地说正好看见了就想拉他下水,遭银时一个大大的白眼。也许可以曲解下言外之意,那就是我连做鬼都要拉着你一起。

FIN.

评论 ( 1 )
热度 ( 33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