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的扫大院的

【土银】关键词:期待

关键词:期待
土银深夜60分

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兴奋的,说白了只是一通突兀的电话,而电话里的人说要晚上一起去吃饭。去平时经常不期而遇的居酒屋,面对着被蒸腾的热气熏得油亮的的老板微笑的面容,点上两盘美味的下酒菜,要两壶烫好的清酒,夹杂着酒醉的胡言乱语,恍惚听见屋檐下风铃在夏末的夜风里哀叹着夏季的离去。

银时离开了终于在努力多年后顺利安上空调的万事屋,一脚踩进了歌舞伎町的热闹与喧嚣。心情不错地哼起小曲,盘算着点哪些小菜合适,要不要往酒里兑草莓牛奶……不是也许是肯定会被嫌弃。一会儿该记得跟老板说一声不要把蛋黄酱拿出来,不管那家伙说什么,就推说没有。

又或者自己会迟于那个人,掀开门帘发现那抹熟悉的背影轮廓因灯光变得柔和,平时穿梭于刀光剑影,浴血奋斗只为武士的尊严与崇敬之人,而此时此刻,这个背影只属于他。

充盈的满足感加深了期待。循街漫步,往日熟悉的街景竟也多出些许新意。遇见熟人,随意地招招手打一声招呼,人家笑着问老板要去喝酒吗,他打了两声哈哈糊弄过去,人家又说这么开心,准是碰上好事啦。

接到那通电话——可不就是碰上好事了吗。从来指望不上的家伙突然变得主动,虽然仍显羞涩,却也算得上大有进步,应当好好夸奖。他捻着下巴坏坏地笑着,琢磨着一会儿该怎么办才好。

——毕竟现在的歌舞伎町,现在的地球,与以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喝酒的过程就跟平时一样,与所期待的也并没有什么区别。午夜时分银时踏着皎洁的月光回到万事屋,守着夜间电影的神乐来给他开了门,连被扶进门时他的嘴角都是带着笑意的。

少女扇了扇浓郁的酒臭味,突然想起来问了声为什么银时突然就走了出去。他打了个酒嗝反问不是接到了电话吗。神乐看了一眼旧式的电话机,她的记忆里这台机子今天从未响过。

“那小银为什么突然一脸期待地出去了阿鲁?”

少女的问话让他猛然一怔,突然消融了嘴角的笑意,低声细语喃喃着情话一般张了张口,吐出几个带着酒气的字词。

“忘记了。”他轻轻地说。

FIN.


评论 ( 5 )
热度 ( 14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