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大院的而已

【土银】无关风月

*短完


时至夏季就会忘了冬日的寒冷,反之亦然。

银时已经不太记得土方的样子,模模糊糊只剩下一个大概的印象:一群穿着黑色制服趾高气扬的政府走狗突然咬了自己的主子揭竿而起,而被用“土方”这个名字称呼的男人恰好是这伙叛徒的二把手——说到叛徒,其实他并没有资格指责土方,因为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站在同一道战线上。

酒他也不曾喝过——倒不如说是没有时间,一场接一场的战斗,就算是当红的明星排档期也不似他这样紧凑,一路高歌猛进地突入了传说中的最终章。照这个势头来看,这酒唯一的归宿大概就是庆贺完结,到时候全部启封好好地把那只不负责任屈从于责编淫威的猩猩灌成一滩烂泥。酒醉之后再想些邪门的点子,莫名其妙地拉回日常,大伙一起没心没肺地搞笑下去,多好。

——可惜不大合适,现在的作品既要有令人目不暇接的视觉效果又要有饱满的内涵。然而所谓的内涵——例如真选组的良心都已经彻底被蛋黄酱这类狗粮级别的生化武器腐蚀了,做出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可能。比起日常和战斗,银时大概更喜欢没有出场的时候以及出场能不受伤又可以耍帅的时候,因为那样看起来才像个主人公。不像某个人,长着一副主角的样子,目前却只是个戏份无限接近于零的被遗忘者。

所以他并没有那么多不舍,毕竟那都是剧情安排好的。屋檐下打伞坐着等那人出来——没考虑过潮湿的台阶坐完后会弄脏衣服。定食屋约饭——没考虑过他当时其实并不是很饿。交换食物——没考虑过与狗粮不熟的肠胃会义正严辞地拒绝。

全部看起来可以让有些家伙疯狂一辈子玩弄一辈子的情形,都不过是某只猩猩略施小计精心编排的剧本。从前也都是,甚至有的并不出自猩猩之手——那样的剧本就更谈不上高明的所在,却依旧被抢夺被剖析,用以成为支撑自己所谓阵营的论据。那个家伙也是,只是按照精心编排的剧本演出,就被崇敬,被热爱,甚至脑残……人身攻击的话我们不谈,毕竟深沉的爱就是浸入骨髓的疯狂。

他们的一切互动,一切交流,都不过是精心的编排或者更糟,不幸的随性。

他会按照剧本走在规定的路线上,至于内心的想法,剧本并没有规定。

他会按照剧本接下那个人摒弃尊严的委托,至于内心的想法,剧本没有规定。

他会按照剧本在战斗时将后背交给那个人,至于内心的想法,剧本没有规定。

坂田银时如何看待土方十四郎,这属于内心的想法,剧本没有规定。

于是他期待,他坚定,他信任,无关风月,他爱着他。

FIN.

评论 ( 7 )
热度 ( 27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