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的扫大院的

【土银】摸鱼


土银深夜60分
关键词:最后

》》》

有人说结束是开始。

是不是开始不知道,总之他知道自己每一次都发誓说这是最后一次,却一再食言:最后一次争论冰箱里存货的去留,最后一次容忍对方用令人作呕的臭脸鄙视自己的最爱,最后一次在长时间高强度的加班后拉开那扇不会对他上锁的房门,最后一次将自己堵上性命与尊严守护的东西委托于彼此。

每次都说了是最后一次,却总是说话不算数,别说对方,连自己都有些厌烦了自己。按他的设定来说本就不是那种老好人类型的角色,甚至与老好人相反,职业唱黑脸,不管多嘴硬的浪人过不了三分钟都会哭着求饶交代一切,这样才配得上“鬼”的称号。可对方是“夜叉”,大家半斤八两谁也不比谁差。

可自从那一次之后,就再也没见那家伙自称过“白夜叉”。绝对是故意的,倨傲的姿态摆明了就是挑衅。说不惊讶都是假的,可也就到此为止了,之后笑笑,为敌手的命运感到惋惜。可现在想来又更是一瞬间的释然,仿佛存在心底的疙瘩终于解开,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两人的思考方式是那么的相似,毕竟都走过布满荆棘的道路。

那仿佛是他们最后一次如此接近对方。之后就像是幻痛,曾经刻骨铭心的震撼消散于帷幕落下的瞬间。可大概也只需有那么一次就足够了,有些人也许一辈子都不会经历这样的感受。所以留下酒的时候他没有犹豫,也没有心疼,人在最后一次的时候总是无所畏惧。如果自己还能回得来,那就继续像以前那样,千百次地发誓,千百次地食言,然后周而复始。将每一次当作最后一次,直到最后的最后,受到出尔反尔应得的惩罚,终于让誓言成为了真实,那时候才反而觉得,死生无憾。于是今天也像往常一样打开了冰箱,又一个“最后”的誓言便诞生了。可总是忙着发誓的他却忽略了一点:

那个人从未拒绝。

FIN.


评论
热度 ( 14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