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的扫大院的

黑瞎子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下)



最后四个人决定用石头剪子布定胜负。
四个人各占据一个方位,凝神定气,摩拳擦掌,深呼吸,吸气,吐气,预备,三,二,一——
“叫地主”
“三分!”
“抢地主!”
“给我等等!”
银时慌忙把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铜锣二胡等给赶走,转回身来气急败坏地看着蹲在地上各自手拿一副扑克牌的三个人,“为什么说好的石头剪子布就变成斗地主了啊!为什么你个条子居然跟通缉犯一起聚众赌博啊!”
黑瞎子扬了扬头,对土方说:“这叫入乡随俗,干得不错大兄弟。”说着出了一对九。
“谁是你大兄弟。”土方咬着香烟,顺手丢了一对尖。
苏万丢了一对二,得意地看着两个“农民”:“我就剩两张牌了。
“炸弹!”
“哈哈哈大小王!”
斗地主的三个人丝毫没注意他们的身后某个曾经的战场神话正在蓄力,直到爆发的临界值黑瞎子才连忙站起身招呼大家事不宜迟,应该快些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苏万斗地主赢了,自然不用再去开那封信,最后银时、土方和黑瞎子三个人来石头剪子布决定谁去开从猩猩屁股里崩出来的信。
三个人各占据一个方位,凝神定气,摩拳擦掌,深呼吸,吸气,吐气,预备,三,二,一——
“出石头!”
银时大喊一声,却发现三个人都出的是布。
“喂喂我不是说了吗出石头,你们这是干什么?”
黑瞎子无辜地说:“我老家管这个叫石头。”
“那个梗小神乐早就玩过了!”银时转向土方,“你又是为什么?”
土方直截了当:“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就是不想按照你说的话来做。”
“那我现在拜托你好好活着你会不会快点去死啊?”银时死鱼眼都快翻成了白眼,今天一天估计就把自己这辈子会发的脾气都发完了。
“行了行了有古话说得好,和为贵。”黑瞎子俯身捡起信,“与其让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来推进一下剧情。”
拆开了信,里面的竟然只有一张传单,看起来是某场露天音乐会的宣传。
“地点……华东师范大学闵行校区?”苏万凑近了念道。
黑瞎子扶额笑笑:“没想到最后还是要去闵行。写那首歌的人也被邀请了,我们还是到现场去看看,直接把他抓住,弄清楚整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说着他拿出时空机器,巴望着银时他们。“拜托你们谁一会儿我念完咒语的时候说个话啥的,不然没法生效。”
“快点念别废话!”
被催促的黑瞎子反而笑了笑,将时间机器举过头顶,猛吸了一口气张大了嘴:
“啊—五环——”
“为什么明明去的是上海却唱北京——”
……的市歌啊。
所有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看天色现在应该是夜晚,身后是高大的图书馆,面前是密密麻麻的人群拥挤着坐在台阶上,周围还源源不断有人汇聚过来。有经过的人纳闷地看了他们一眼,就匆匆往前走了。
“现在我们应该是在那什么音乐会了吧。”银时想走到围栏旁往下看,却无奈前面人实在是太满不好往前挤。黑瞎子把苏万扛上肩让他打探一下前方的情形。
“前面正在唱张士超,我看见那个指挥了!”
黑瞎子催促苏万快点下来别压坏了他,随即拽着大家往下面走。
“既然目标近在眼前,不上白不上,你们从侧面抄过去把围在周围的人弄开,然后我冲进去一举拿下。”
“等等等等为什么是你,想一个人抢功吗!”
“我要尽快回去救近藤老大没有功夫陪你们在这里耗着!”
黑瞎子放开不愿意配合的两个家伙,举着手好像投降似的,却突然扬起一个胸有成竹的微笑。
“你们现在能说出我们都听得懂的话是因为我们都是一个次元的人物,但是那个指挥不是,你们自信自己抓住了他,就能让他绝对能听懂你们的话吗?”
银时和土方立即黑了脸。
“所以还有什么问题吗?”
两个人突然一个回转同时将黑瞎子踹下了台阶:“那就快点去把人抓住啊啊啊啊!!!”
“看起来没有问题。”黑瞎子在半空迅速将自己转到适合活动的角度,中途撑着一个人的肩膀,借力再次翻起,一个漂亮的空翻落在了舞台前的空地上。还未等有人叫好,黑瞎子已经冲上指挥台一把制住了指挥金承志。
“抱歉了多有得罪,你知道钥匙在哪里吗?”
“钥匙,什么钥匙!”金承志下意识地挣扎着,台上是他的合唱团团员,台下是今天慕名而来的观众,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这样抓住,任谁都会惊慌失措。可他斗不过黑瞎子的力气,挣扎一番后突然恍然大悟。
“你们都被骗了,我根本没有钥匙!有人设了一个陷阱把所有的线索都指向我,然后你们来找我的过程就是为了满足那个人取乐的需求,你们都被那个人耍得团团转!”
黑瞎子一愣:“那个人是谁?”
“我不知道!”金承志大喊,“刚才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上来后突然有个声音在我脑子里说话要我说这些给你听!”
黑瞎子慢慢松开了金承志,身后远远地传来苏万的声音:“所有的线索都在那首歌里!”
台上的团员们仍在坚持唱着:
【华师大的姑娘真的那么可爱吗
华师大的姑娘真的那么可爱吗
华师大的姑娘真的那么可爱吗……】
“华师大的姑娘!”
黑瞎子猛地抬起头——

FIN.


评论 ( 1 )
热度 ( 6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