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大院的而已

摸鱼

我就想挑战一下自主规则这种事,tag不打了,懂者自然懂

》》》

只是一时兴起。
一声闷响大概也淹没在汹涌的浪涛中。手四处摸索着探寻与自身相似的温度,一旦探得就绝不撒手。感受到刺激似的,呼吸也缀上了秤砣,带着焦灼的气息喷在面颊上。
“混……混账……”
后半截话硬生生被舌顶回去卡在喉咙里,大概就是心跳加速的原因。嘴里沙沙发麻,吞了响尾蛇一般——大脑被蛇吞下去了,里头一片空白。
探寻到同类的手却抓住了黑暗,近乎疯狂地扒拉着,将黑暗褪去,显出晨曦似的脊梁来。红的眼,青的星,闪着光晃悠悠的,从苍穹顶直坠到地平线的后面去。星描摹着山川河流的轮廓,摸索着,摩挲着,轻轻地,耕耘宝贵的土地似的,星要把每一处都刻在眼里,星注视着那只眼。
喧嚣与静寂只有一纸之隔。
指察觉到了异样——异样的温度,那里的土地如被岩浆四分五裂,曲折不平似手背上凸起的条条静脉,触感之下涌动着的是源源不断的生命。忍不住触摸着、按压着、摩挲着——玩弄着富有生气的家伙,感受它的反抗,它的倔强,它的不安。反抗且不反抗,下意识迎合着,哭出泪来,沾湿了正好奇生命之顽强的指。
指的好奇心是不能被立即满足的,它立即出发,带着星星点点的泪,逐渐愈发黑暗了。虽然之前也是暗的,但还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指也不见了,遭遇不测似的牺牲,被黑暗吞噬。更多的探险家被吸引,都是一样的下场。若要找一位记录员的话,大概去了三位,才终于没有再出现牺牲者。
可探险家们是顽强的,黑暗中也仍要挣扎,触到了边界,惊讶于原来黑暗深处的真相竟然是柔软的。眼催着星,亘古的残梦就要从黑暗中慢慢苏醒。青色的星眷恋着大地,终还是只留下一道浅浅的轨迹。
影终于撞在黑暗里,却不被接受,便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尝试,除了黑暗影并没有地方可去,它只能融在影里。说不上为什么,大概就是遵从名为“生存”的本能的驱使。响尾蛇颤动尾部,群山回响,几近淹没在汹涌的浪涛中。
只是一时兴起。

FIN.

评论 ( 3 )
热度 ( 2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