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扫大院的,此号仅有银魂相关,子博如下:
刺客信条:@被刺客招生办摸了
鬼泣:@DMC24小时观察组
塞尔达传说:@隆隆牧场新鲜出品
杂货:@史莱姆的杂货堆

【土银】每年阴历和阳历的日子都不会差的太多

14年的土诞,拖到了现在,风格迥异,欢乐向,食用感谢

土方先生生日快乐!!


1。

今早新八才刚刚走到万事屋门口,就看到了一个熟人。

 

“土方先生,有什么事吗?”新八小心翼翼地问道。因为他看见土方正背对着门,烟放进了嘴里又拿出来,蛋黄酱拿在了手里又放了回去,有次差点就要把蛋黄酱挤在香烟上吃掉了。这种状态明显是出了什么事。

 

“……是新八啊,没什么。”土方尴尬地把烟和蛋黄酱收起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那就进去说吧,话说,你究竟在这里站了多久……”新八面带阴影看着土方脚下的木质地面,颜色与周围很不协调,现在虽然是五月份,但也不至于会出汗出到这个地步。

 

新八打开门,毫不意外地没有人醒着。

 

“你们一直都这么懒吗?”土方漠然地看看沙发上呼噜打得正响的银时,“穷成这样真是活该。”

 

新八摇摇头,径自进屋开始收拾乱七八糟的包装袋和jump,顺便把神乐睡的壁橱打开,却没在里面找到人。

 

“阿银,神乐酱怎么不在,还有定春?”新八拼力试图叫醒银时,从摇到打到踢,总算才把人弄醒。

 

“啊……啊神乐……就是,就是那个,去那里了……”

 

“又跟公主玩去了吧我知道了。”新八正准备继续去收拾,突然被一巴掌打趴在地。

 

新八捂着头气愤地抬起头,只见银时浑身蔓延着一股低气压。

 

“阿八这是适合你角色设定的叫人起床的方式吗我现在可是宿醉头痛啊给我回门口去再重新叫一遍——”银时一转头看见土方站在门口,“我是眼花了吗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是委托啊委托,好不容易有工作你就要这样把机会浪费了吗!”新八从地上爬起来,“总之先坐下谈……”

……

新八把另一张沙发迅速收拾出来,一直被晾着的土方终于能坐下来了。

 

“就是上次的事,这次更麻烦了……”(银:喂怎么就开始进入回放了我这个主角还没好好亮过相啊有没有人听我说话啊喂——)

 

2。

“虽然说放孩子自由飞翔是父母应做的事,可老爸我绝对不同意哦不同意,在乌烟瘴气的集会里认识来历不明的家伙,一起玩一起疯最后被带坏老爸我绝对不会同意。喂十四,去帮我多拿几个弹夹……”

 

“拿什么,这跟前两次不是一样了吗!合着你这么大费周章就是要我们来破坏你女儿参加联谊会?”土方袖手怒吼道,身后站着近藤和总悟。“而且比起上次,别说交往连认都不认识吧,别说八字没一撇连笔都还没有拿起来啊!”

 

“认识就晚了,为女儿未雨绸缪就是爸爸的工作!”松平大叔架起一把狙击枪,对着瞄准镜看了一会又换成了机关枪。“不行啊人太多果然还是换成机关枪冲进去算了。”(土:怎么能这么随便话说你的冲锋枪是从哪里的四次元口袋掏出来的?)

 

“我才不想干这种事!回去了,近藤老大,总悟……”

 

“你在叫谁近藤老大,猩猩13重出江湖!”

 

“总悟13因为看上去很好玩复出了。”

 

两人换上与上次一摸一样的装扮,站在松平大叔身旁。

 

“谁管你们啊,不过是从暗杀改成了明杀,随手换了把枪性质根本就没有改变啊!”

 

“我们上!”“哦!”(土:给我听人说话!)

 

“不好只能赶快去阻止他们了。”土方摸索着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伪装一下,却只摸出一副墨镜……话说为什么是墨镜?

 

正当包间里的少男少女们愉快交谈时,突然有三个持枪的墨镜男破门而入——哦不,准确的说是三个头戴纸袋外面罩着墨镜的人。

 

“少废话快去给我找能遮脸的东西,我可不想让我女儿认出我来。”

 

“我们没有丝袜啊……总悟你在干什么?”

 

“炸鸡,要吃吗?”

 

“你从哪里弄的……诶这不就有了吗!”

 

于是就出现了三个头戴○德基外卖袋的杀手闯入的情景。(新:你们到底对○德基有什么执念!)

 

“哟各位中午好,不用紧张,我们不会伤到大家的——你们就只要乖乖站着给我去死就好了。”

“我说你们不要——”土方以最快速度终于赶上了他们,一进门就看见松平大叔要扣扳机。土方没有多想就冲了上去试图阻止。

但土方失败了,为了躲开打向他的子弹绊了一跤,临摔倒前慌忙之下扯掉了松平大叔的袋子……

“可恶啊没打中。”总悟吹了吹枪口小声嘀咕着,露出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

 

3。

“……松平大叔被他女儿认出来了,结果——”

 

“有完没完啊,都多少字了还没切入正题,限你三十个字把剩下的说清楚!”银时愤怒地拍着桌子,“要不是为了钱包谁会理会你这种家伙的委托,我昨天可是喝酒宿醉了今天很不舒服啊!”

 

“我说你不要得寸进尺,再说你说的事不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吗!而且我不是来委托的是来索赔的!还不都是你们上次给我出的馊主意,你们要负责善后善后懂吗!”

 

“善后屋这里就有!”银时随手拿起木刀朝天花板一捅,一个紫色的身影掉了下来,又被毫不犹豫地扔出门外。

 

“那种善后根本不需要你听我把剩下的说完!”(新:你们的对话早就超三十个字了吧)

 

4。

松平大叔为了找离家出走的女儿(报复),把土方单独派了出去。

 

“听好了十四你个臭小子,要是找不到栗子叔叔我就用狙击枪崩了你然后再扫射尸体听懂了吗,我数123你还不出发就完了,1……(砰——)”

 

“2和3呢!”

 

“少废话,男人只要记住1就能活下去了。”

 

说是让他去找人,实际上根本无从下手,土方怎么知道这个年龄的小女孩离家出走会去什么地方做些什么。他更多是比较在意上次扮蛋黄酱星皇子唬住了栗子,但现在自己这样见了面要怎么说。

 

低着头想着走着,等土方再次抬头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走到了鱼龙混杂的贫民区。街上的人都用很不友好的眼光看着他。

 

土方干脆不动声色地慢慢走着,也不理会周围人尖锐的目光。走着,走着……

 

一声刺耳的尖叫刺痛耳膜。

 

听到有尖叫声就算本人不想管但作为警察也不能不管(新:完全暴露了这个人的内心真实想法),土方加快步伐转向声音来源处走去。

 

桥段可以再狗血一点吗!首先不说死胡同里被浪人包围的女孩,而女孩就是要找的目标。事情要不要这么巧,这里是江户又不是罗马而且也不是休假的日子!

 

砍完就跑,土方原本是这么打算的。一段早就看烦了的“反派死于话多”的桥段之后几个浪人毫不例外地一一躺平,要说英雄救美这场面对于小记者来说已经帅爆了。但就是收刀的时候栗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土方面前,刚好堵住他除了爬墙外唯一的出路。

 

“真是太感谢您了的咩,要不是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的咩。”栗子鞠躬道,根本没看见自己面前这个人脸色有多难看。

 

土方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说话要暴露看脸也要暴露,横竖都是一暴露难道坦白?蛋黄酱星皇子其实是真选组副长,不不不这种话怎么说的出来……

 

“您,您是蛋黄13大人咩?”(土:能不能等别人的心理活动进行完再推进剧情!)

 

“太好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的咩!”(土:一点都没在意啊,一般人不是早该看出不对了吗)

 

“其实吧,我……”

 

“可是您现在再回来地球,不是呆太久会死吗?”

 

土方哀叹着自己怎么忘了那个恶心的设定,“嘛……蛋黄酱星研究了新技术,现在我可以在地球自由活动了。”

 

“这样吗,真是太好了咩!我,我原来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拼命想忘掉,却陷入了更深的思念。我常常在想,您如果是个普通人该有多好。可是,可是……可是我是真的……很喜欢您咩……”(土:喂喂事情已经向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你好歹看清楚场合啊旁边屋子里有人在憋笑我都听见了再笑我一会就来砍了你们混蛋!)

 

土方看着眼前面露红晕的栗子完全想不出该怎么办了,这个女孩说白了就是个X型血,虽然平时看着蛮温柔可爱的但要一说起话来根本就容不下别人插嘴。

 

“你要是乖乖跟我回去,反正本来也是你爸拜托我来找你的。”土方无奈地说道,若是把松平大叔搬出来说不定能让她死心。

 

“真的吗,可以和我交往吗?太好了,我好高兴的咩!”(土:给我听人说话!)

 

于是任务是完美地完成了,但土方陷入了无尽的沮丧中。

 

“为什么,为什么我身边都是些不听人说话的家伙!”

 

“因为你也是个不听人说话的家伙。”总悟如是说,“这话貌似以前也听谁说过……”

 

5。

“不是挺好的嘛,又是上司的女儿,你算是高攀了。不如干脆趁此机会把她泡了吧。”银时随意地挖着鼻孔,正要随手抹掉时发现神乐没在,干脆改抹在新八头上。

 

“那样的话我会先被松平大叔乱枪打死!”土方怒道,“而且约会的日子就是今天了,我可不想看见松平大叔带着近藤老大和总悟来爆我的头!”

 

银时挠挠头:“真是麻烦啊,连otaku和蛋黄酱都吓不走的女人可比有些战斗力破表的罗伯特绝壁难搞多了——”

 

“啊啦,阿银你在说什么呢?”

 

新八惊讶地叫了一声“姐姐”,一边看着倒下头部不断流血的银时,“我们是在谈委托的事务,没有在说别的什么……”

 

阿妙笑了笑,笑得新八和土方一身冷汗。“新酱,能陪我去逛街吗,有很多东西要买。”

 

然后,然后土方就看着一脸“我早就听不下去了感谢姐姐”相的新八以正当理由被带走了,只剩下银时和土方面面相觑。

 

万事屋终于进入了最为尴尬的双足鼎立时代。

 

“我想到了,既然你再恶心她都能忍耐,让女人甩你的计策不奏效,那就只能这样!”银时突然从地上弹起来,瞬间满血复活。

 

“你怎么就复活了——话说我的爱好哪里恶心,那是因为妖刀!”

 

“……你若是有一个比她好得多的女朋友,她一定就会放弃。”(银:假发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我根本不准备说这个啊!)

 

“不是假发是桂,银时,像你这样不了解女性内心的人是无法指导别人恋爱的。”桂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沙发上喝起了茶,旁边还坐着伊丽莎白姿势和他一模一样。

 

“说的好像你很了解一样,况且以你的标准来选的话完全就是在给源外老爷子介绍老伴吧!”银时一个飞踢把桂踹下沙发又占领了高地。

 

土方愣愣地和桂对视了两秒,然后拔刀而起。

 

“桂!”

 

“切躲着真选组到了这里还是没躲过!”桂说着带着伊丽莎白破窗而出,木窗壮烈牺牲。

 

桂前脚才走总悟后脚就扛着火箭炮冲进来。

 

“桂!”

 

“已经走了。”二人同时出声,“不要学我说话你个混蛋!”

 

“这样啊……”总悟说着,扛着火箭炮环顾四周时“不小心”朝土方一记炮击,地上瞬间多了一个大洞。

 

“混蛋有本事不要跑!”

 

“听不到听不到,今天松田大叔又有命令了要射杀约栗子的家伙……”总悟捂着耳朵,自言自语地出门去,剩下两个面色极其难看的人。

 

土方一把抓住作逃跑状的银时,拽着往门口走。“我不管你们现在有几个人有哪个人,时间快到了限你在路上给我把办法想出来,不然我就逮捕你!”

 

“混蛋你那是求人的态度吗,求人办事要给我跪下啊跪下!”

 

土方在楼梯口停住脚步:“跪下?”

 

然后银时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6。

“喂喂有没有搞错,为什么我非要来陪你这种家伙参加约会,我可不是事事都管的老妈啊——话说为什么我要是老妈?”银时无力地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眼睛只在扫过大屏幕上的结野主播时稍微有了点神。

 

土方的心情也很烦躁:“你以为我想带你来吗,要不是当初你们几个家伙自己找上门来……倒是你给我想出点办法来没有。”

 

“我接着刚才被假发打断的说——既然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讨厌你,不如让你甩她的好了,发挥S的精神,打骂她剥削她压榨她——”

 

“在那之前我就先被松平大叔榨扁了!”

 

“有什么关系,像这种男人性质和家里的不良少年是一样的。或者要不这样吧这样。”银时捻着下巴笑道,“这种年纪的小女孩肯定都喜欢新鲜事物啦,像是成天混夜总会的老爸和住在纸箱里的废柴大叔肯定讨厌得不得了。你嘛,就表现得老气一点乡巴佬一点,争取成为土方十四冒吧。这就是名为【土方先生是个废柴大叔】的作战计划!”

 

“我说你怎么说这么一段话表情这么丰富,我没看错的话现在万事屋只有你一个在这里吧!”

 

“没办法啊阿八和小神乐都不在,吐槽和装傻的任务就只能由阿银一人来了。而且这只是篇缺乏创意的破小说,我怎么说都没关系的。”

 

“很有关系好吗!你想半天就想出这种主意真是对得起【万事不干屋】的称号。”

 

“喂你这家伙根本没资格说万事屋的不好!比起整天拿刀砍人的流氓警察当然是收取米面帮找回失踪宠物和帮老奶奶买菜的万事屋对民众更有好处。给我向伟大的万事屋事业道歉马上!”

 

“你给我适可而止,我才说了十几个字你就抢了几十个字,就算是小说段落也太长了吧!”

 

两人额角的青筋数目都已达上限了,二人很快吵成一团,引得街上无数人注目。

 

两人的吵闹被一声招呼镇住了:“蛋黄13大人——”

 

土方手忙脚乱地把银时按到一边去。

 

“总而言之给我把她拒绝了但不能伤到她明白么!”

 

“做不到绝对做不到,对于女孩来说恋爱受伤的经验才是成长的证明啊!”

“够了实在不行你就给我盯着叔他们,有一颗子弹打中我的杯子我就逮捕你!”

“喂不要太过分啊,你这个无神经的混蛋要对懵懂的女孩做什么,是个大人就给我负起责任来……”

 

……

 

以上属于眼神交替中的心里对话。

 

“蛋黄13大人,您在干什么呢?”  栗子稍稍弯着腰,抬起头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土方。土方迅速把状态调整回来,一边应承着,一边使劲朝银时躲的电线杆丢“你小子给我靠谱一点”的眼神。

 

背对土方的银时当然看不到那些眼神,就算看到了也会自动无视。他靠在电线杆上看着天,突然听见后面的草丛里有声音。

 

“那个就是了吧,一个小女孩而已,没多大困难。”

 

“那她旁边那个是谁,她男朋友?”

 

“那个人,不是真选组的鬼之副长土方十四郎吗!我们上次要杀他没成功,都怪那个银色卷发!”

 

“可恶怎么又是他,可我们机会不多,现在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只要混到人群里要接近他们还不简单吗,我们的目标只是那个女孩。”

 

“是大哥,我等八留虎兄弟,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银时靠着电线杆抱手等那三个人离开后才动身。

 

“话说不对啊,他们说的银色卷发……”银时挠挠头,“算了,管他呢。”

 

其实说是约会,就是两个人在街上闲逛。土方庆幸于他们没有去人少的地方,像这样人多的地方松平大叔也不好瞄准。总而言之,暂告安全。

 

土方走着走着,突然看见银时站在不远处一家店门口,朝他这边瞟了一眼,然后进了店门。

 

叫我进去吗。土方这么想着,对栗子说道:“那个,我们去那里看看吧。”

 

栗子当然是一脸欢喜地说“好的咩”,可土方的脸在看到店门时就不太好了。

 

去哪里不好要去游戏店啊,这家伙到底有多喜欢打钢珠?土方在心里咆哮着,真是忘了那家伙是个连工作时都在想办法偷懒的废柴大叔了。不过……

 

土方转念一想,说不定是个机会。

 

“我们,去打小钢珠吧。”土方生硬地开口道,同时语气不自觉地加上了一点otaku的感觉。

 

栗子好奇地打量着游戏店,又隔着玻璃望了望里面一排一排邋遢的大叔。“为什么蛋黄13大人会喜欢来这里的咩?”她问道。

 

有门!土方暗喜,没有女孩能忍受得了大叔的一切,现在应该添油加醋——

 

“我倒是经常来呢,手气好的时候,看着小钢珠止不住地颤动,连自己都觉得整个人兴奋起来了。”土方说道,语气依旧otaku。

 

栗子低下了头,土方抱着手,不由得嘴角上扬。

 

“那就让我们一起去大赚一笔的咩!”

 

栗子的话让土方险些整个人砸在地面上:“啊?”

 

“虽然是这样都是大叔的店,但只要能让蛋黄13大人开心,我都能忍受!”栗子看着土方认真地说道,“所以,请让我和您一起的咩!”

 

土方都快翻白眼了,刚才要是没看错的话现在坐在里面把着一台机器的银时正在看着他这边并捂着嘴偷笑。还不都是你的馊主意!土方在心里这样呐喊。

 

“怎么了蛋黄13大人,我们不进去吗?”栗子听不到土方内心的声音,自顾自拉着土方进了游戏店,于是就这样“被向往”打了小钢珠。

 

“啊啊,看起来容易其实真的很难的咩。”出来时栗子一脸兴奋,“以前还觉得这样的游戏很无聊,没想到会这么有趣的咩。”

 

比起像充满电一样的栗子,土方整个人就像漏电了一样——尾随在后方的银时也是如此。

街上的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貌似越来越多了……准确来说不是越来越多,而是都往一个方向靠拢。

 

“诶,哪里在干什么。蛋黄13大人我们去看看咩?”栗子指着人群聚集的地方,激动地喊着。

 

土方根本没有兴趣也没有力气,只觉得自己现在比初中考完一千米还累——好吧虽然现在跑个一百公里也不是问题。对于精神高度自律的他来说,布满懒惰气息的废柴聚集游戏店简直就是地狱。

 

“完全不能想象那家伙能在那种地方坐一天……”土方想着,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栗子拉到了围观人群的前排。

 

被围观的是三个人——我们姑且叫他们“人”吧——三人打扮怪异,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抬着一把狙击枪。一个人头戴绿色的头套,头顶还有一个白色的盘子,像极了河童;一个人头戴鹰的面罩,眼睛上却盖着熟悉感强烈的红色眼罩;最后一个就更夸张了,他的整个头部都包着白色面巾和黑纱,非常严实,只露出眼睛,下半身却只有一条白色的兜裆布。

“可恶十四他们到哪里去了。喂猩猩你去找个人问问。”

 

“河童大叔,我现在是猩猩修女13。可恶啊这袍子太短了——”

 

“我管你是修女还是猩猩,要不就让这小子……喂喂这小子怎么会在大街上睡着了呢?”

 

“我现在是白鹰总悟13。”

 

“我说你们啊,到哪里找的这么劣质的伪装头套,叔叔我想眨个眼都很困难诶。就是眨眼的功夫就把人跟丢了,我现在只想一边哭一边朝人多的地方扫射啊——”说着还抬起了枪,吓得围观人们立即乱作一团。

 

“你们给我适可而止!”一个严厉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三人,同时也镇住了在场所有陷入慌乱的人。

 

土方默默地拉着栗子离开,他才不想说自己认识那些家伙,更不想说刚才看见那个家伙穿着平常的衣服,却在头上戴了个不知从哪里来的星星头套,突然出现并对着近藤老大他们吆五喝六。

 

“○川的妖怪们都给我滚回去啊!话说除了那个黄色的,其他的你们一个都不配套啊!”

 

与此同时,不知在世界的哪个角落的madao,全藏和高杉不约而同地打了一个大喷嚏。

 

躲开松平大叔率领的13杀手组合,土方觉得自己不是在漏电,而是刚承受过十万伏特的电压。刚才那件事后银时也不见了,被松平大叔抓了?土方根本不愿想象。敢去劝松平大叔的架,就算是那家伙也不能保证全身而退吧。

 

“蛋黄13大人,我们去吃饭的咩。”栗子完全没有把刚才发生的事放在心上,这让土方稍有些心安。但他没有忘记要甩掉栗子还不能伤害她的任务。土方想着,带栗子去了那家经常出现的家庭餐厅。

 

土方和栗子才坐下,就过来了一个服务生。

 

“您好请问要点些什么?”

 

土方正在低头放刀,听到声音的一瞬间他反射性地抬头看去,刚准备毫无形象地大笑却在看到脸后完全笑不出来了。

 

“你要变装好歹先把头套拆了行吗!”土方在心里大声吐槽着,用凶狠的眼神毫不掩饰地指着对方。

 

“你小子就知足吧,知不知道把村长他们甩开废了多大功夫(土:叫村长了!你都叫村长了那你的吉他到哪儿去了!)。快点给我扮演好一个废柴大叔的角色,madao understand?”

“完全不会明白吧,也就只有你这样的无业游民才最擅长这些吧!废柴大叔madao什么的,其实你就是在捉弄我吧!”

 

“啰嗦,作战计划不容变更!你在用什么态度对救了你好几次的人说话,啊?”

 

“什么救了好几次根本就是你自己捏造出来的吧,我的头脑可不是你那顶着死鱼眼的鱼脑袋家伙能比的!”

 

……

 

一秒的眼神交换内二人已经在精神上吵了n个回合,幸好是精神交流所以正在专心看菜谱的栗子完全没有察觉二人身后燃着熊熊的火焰。

 

点好菜后,阿银拿着菜单离开了。土方终于得以松了一口气。

 

“蛋黄13大人,抱歉失陪一下的咩。”栗子说着,离开了座位。土方点了下头算是回应,坐在原位上杵着腮帮子看着窗外。

 

过去了一分钟,两分钟……十几分钟过去了,栗子还是没有回来,土方不禁有些焦虑。“不是因为关心,只是怕惹上什么麻烦……”土方自我安慰道,突然听到一声惊叫。

 

“糟糕!”土方差点把自己的头砸在桌子上,他拿起刀直奔声音来源,正巧服务生银时抬着餐盘出来,而栗子身后有一个陌生人正对她伸出手。

 

绑架?土方脑子里蹿出的第一个念头,他猛冲过去准备救下栗子,可在他之前,抬着盘子的银时突然绊了一跤,盘子一整个扣在了比较高的陌生人头上。

 

“可恶突然瞎叫唤什么吓我……”银时揉着脑袋,抬头看去,除了蹲下抱腿眼中含泪的栗子和一脸阴影的土方以及被蛋黄酱特大碗放倒的陌生大叔,什么都没有。(土:这已经不是什么都没有了吧这内容已经足够丰富了喂)

 

“蛋……蛋黄13大人!”栗子抬头看着土方,眼睛里泛着泪光,站起来一下扑在土方怀里。

 

这下轮到土方方寸大乱了,就在栗子扑进他怀里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清晰地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咔嗒”

 

是真的有子弹在上膛!土方一眼瞥到餐厅的隔墙后有三个闪光的枪口在瞄准自己。

 

“我们换家店吧……”土方推开栗子,径自拿了刀向门口走,栗子迟疑了一会儿,也跟了上去。

 

“喂拿我当透明的吗,不要自作主张转移战场听到没有这让我很难办诶!”银时咆哮着,瞟了眼扑街的陌生大叔。“话说这家伙是谁啊,浪费了我精心准备的特制泻药狗食。”没再深究下去也转身离开。

 

三个家伙还保持着抬枪的姿势。

 

……

 

……

 

……

 

“啊真没想到叔还能这么沉得住气,我就相信十四不是那种人哈哈。”

 

“闭嘴猩猩,大叔我确实是扣了扳机了,可为什么什么都没出来呢,什么都没有呢。”

 

“叔,你开保险了吗?”

 

松平大叔扣开了保险,默默地又扣了回去,然后站起身咳了咳,一手持枪一手挥了一下:“走了,臭小子们。”

 

“喂你根本就是没开吧!”

 

“闭嘴猩猩。”

 

砰地一声枪响,得亏近藤反应快,却依旧哭嚎着,被总悟待小孩子似的拉出了餐厅。

 

7。

“糟糕了喂,这绝对比上次还糟糕了喂……”

 

土方几乎要放弃思考。最终吃饭的问题还是在闹市区的快餐店解决的,○德基,纸袋上的红色老爷爷勾起了他糟糕的回忆。栗子也凑过来看,似乎想起了什么。

 

“蛋黄13大人在想什么呢?诶这个袋子,貌似在什么地方……”栗子摆弄着袋子,恍然大悟,“之前在跟朋友们的联谊上突然有人闯进来,戴的就是这个,不过后来又有一个戴墨镜的人出来阻止了为首的那个人的咩!”

 

土方紧张地汗流浃背,话说不愧是快进入夏天了天气那么热,过去穿制服还能勉强凑合过去,现在要是再穿还不如扒他一层皮——不对现在不是讨论天气的时候再不解释点什么就要暴露了——

 

“啊那个人,跟蛋黄13大人长得很像的咩——对了,话说蛋黄13大人,有喜欢的人吗?”

 

砰!

 

所以说能不能等别人的心理活动进行完了再推进剧情!土方的脑袋几乎要把桌子砸穿,反正搞笑漫画也不会死人话说现在银魂还是搞笑漫画吗正剧老子都掉线多久了后面那个啃草莓甜筒的白痴的嘴炮什么时候打得完——笑毛啊混蛋你是主角还了不起了是吧信不信我血流斗法烧了你丫这只餐盘上的臭虫!

 

“大概认错人了吧。”土方糊弄道,“听你说来当时的情况应该很乱,可能看花了眼。”突然他感觉不对劲,回头又补了一句“什么”。

 

“没事……”栗子鼓着腮帮子嗟可乐,突然起身拽着土方,“蛋黄13大人外面好热闹的样子我们去看吧的咩!”说完人就往外跑,没有防备的土方愣是没站稳,可惜了最后一口盖着蛋黄酱的汉堡包。

 

不知道什么时候街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这次自然不是来围观○川的怪物们。被围观的是很正常的活动舞台,可是观众的成分有些不对劲……

话说什么时候汇集了这么多的流浪汉?!不明白状况的还以为这里成了第二个新八家的道场,没有夏威夷坚果还这么热闹,难道是——

 

“歌舞伎町第一次‘最强废柴’评选大赛马上就要开始啦,优胜者将会获得一整年份的夏威夷果特供!”

 

果然!

 

台底下满满当当站的都是衣衫褴褛的流浪汉,可谓是废柴大叔中的废柴,一边使劲掇手上的竹竿一边挥舞着拳头,大喊着“夏威夷果”的邪教口号——合着还是夏威夷果,歌舞伎町的流浪汉们该不会被夏威夷果背后灵附体了吧,强加了没有夏威夷果就开不动车的诅咒吗!

 

土方突然往前一个踉跄,回头一看银时正一手揣在怀里,故作深沉地咳了两声。

 

这家伙什么意思?土方转回去看闪亮的“最强废柴”的招牌,最强废柴……要是获得了最强废柴的称号,跟这些肮脏的废柴争夺所谓“荣誉”的身姿,一定会让年轻的女孩打心底里厌恶,然后,就可以让栗子主动离开——才怪啊!就算真的可以奏效,以土方十四郎的自尊心能放得下身段跟流浪汉抢夏威夷果,那歌舞伎町就要被陨石淹没!

 

“难道你真想跟她结婚过一辈子?”

 

“就算不想也根本赢不了!”土方愤怒地指着汹涌的废柴人海,“要论废柴程度的话这些家伙都是一户口本的宗师级别啊!”

 

“蛋黄13大人,您在跟谁说话的咩?”栗子的话把土方吓得一个立正,连忙说什么都没有,“话说我们干脆去那边看看吧。”

 

栗子远远望了一眼流浪汉们,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却很快重新笑了起来。“貌似很有趣的样子,我们快去吧蛋黄13大人!”

 

差点忘了这丫头就依着他的意思来着!两人正要上前,突然听见流浪汉里有人吆喝着,所有人停止了呼喊,纷纷向两边散开让出一条道路,道路的尽头,一个潦倒的人正缓缓朝这边走来——是长谷川先生!

 

“出现了!”银时在后方的强行解说突然上线,“传说中屹立于歌舞伎町废柴顶端的男人!(土:那不就是你吗!)甚至流浪汉们都觉得他的存在是一种禁忌担心被废柴之力传染,从来不会靠近他周围两米!(土:难道不是因为被孤立了吗!)面对这样跟魔王一般强大的存在,勇者哦不废柴方面只是菜鸟级别的土方君该如何面对,让我们拭目以待!(土:我可以现在让这个人闭嘴去见阎王吗!)

 

“纸……纸箱!”

 

“结果这个人挂念的根本就是别的东西啊!跟夏威夷果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啊!”土方的额角流下冷汗,一边后退一边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知道什么时候,栗子不见了,刚刚还在他的身边来着。

 

绑架——土方迅速反应过来,刚刚在餐厅就看见有可疑的陌生人要抓栗子,被银时用蛋黄酱盖饭放倒了一个,他们应该不止一个人,大意了!旁边天然卷还在喋喋不休,长谷川先生已经在众废柴的簇拥下缓缓登上神坛,准备接受夏威夷果的馈赠。他无意识地四下里看了看,突指着一个地方叫了起来。

 

“那……那个女孩!”

 

土方循着长谷川指的方向,果然看见两个人正拽着栗子往偏僻的地方躲。正要冲上前,却只见一道白色的影子窜过去——被银时抢先了。

 

可恶还不是因为你这家伙做什么强行解说扰乱了注意力,但是平时懒懒散散的家伙,果然只有在救人的时候才会本能地冲在第一个吗。不由分说,土方也立即追了上去。

 

8.

“救命……呜!”

 

“别磨蹭快点,虽然最近就算在光天化日之下拖走人也蛮容易的——”其中一个人催促着,突然僵住了身形。

 

“你听说的一定不是万事屋/真选组的巡查范围吧。”

 

银白色刀刃与深棕色木刀划破空气,同时将两个浪士击倒在地。听见你有人扑通倒地的声音,坐在地上的栗子也止住了哭喊,愣愣地抬头仰望着一黑一白的两个人——在吵架。

 

“混蛋谁让你抢我的风头了,就算不用你动手这两个小毛贼我立马就能拿下。”

 

“吹牛吧看你的反应速度连乌龟都比不上,等你赶到人都被绑走了,吃蛋黄酱吃那么多怎么还没得高血脂啊你。”

 

“你丫个糖尿病准患者有资格说我吗,话说把我珍藏版的蛋黄酱扔掉的家伙是你吧!”

 

“是又怎么样你那破狗粮占着冰箱搞得我草莓牛奶和布丁都不够放,趁早清出去眼不见为净,话说你不是也扔了我一袋红豆!”

 

“我还没说你的那些甜腻的破玩意,上次那袋红豆开了就没吃放冰箱里都坏了一股味我才扔了,你丫才应该去评那个什么‘最强废柴’奖!”

 

“什么叫破玩意你再插手我家的冰箱信不信我晚上抱着木刀睡!”

 

“来就来谁怕谁!”

 

……

 

且不说为什么睡觉的时候要带刀,栗子眼看着这两个人从冰箱吵到床铺,迷茫地瞪大了双眼。突然栗子站了起来,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我知道了,原来蛋黄13大人没有回复我的原因——”说着栗子看向银时,直勾勾的眼神看得他全身不自在。之后好像是看够了,栗子突然朝土方轻轻鞠了一躬,微笑道:“希望蛋黄13大人可以幸福。”

 

等等这状况不对,绝对不对,这孩子绝对误会了什么——虽然也不算误会但是,不不绝对是误会了什么。

 

“其实你们比自己想象的要在意对方的咩。”栗子又补了一句,微笑地看着两个人。而被看的两个之想以手掩面,现在该怎么办?难道直接牵手说“没错我们就是恋人关系谢谢你的祝福”然后走掉吗,还不如让陨石毁灭歌舞伎町算了。

 

“其实栗子。”土方指了指旁边小巷里正在围殴刚刚被拿下的八留虎兄弟二人的三个蒙面人,“你老爸一直在这里。”

 

“我知道的咩,上次的联谊,上上次在便利店,上上上次的约会,虽然是在一次生日会后才知道的——”栗子低下了头,“我很喜欢蛋黄13大人,只是希望我喜欢的人可以得到幸福。”

土方蓦地愣了一下,这台词貌似有些耳熟,很久以前,自己貌似也说过这样的话。幸福吗,跟这个会让人短命的天然卷一起?他忽然弯了嘴角,幸福就算了,维系着他们的充其量只是孽缘。缘是个奇怪的东西,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冥冥之中的定数,谁有能说得清呢?

 

“让我们恭喜本届的‘最强废柴’的得主——长谷川泰三先生!请问您有什么要说的吗?”

 

话筒被递到一脸茫然的长谷川先生面前,他将耷拉下去的脑袋换了个边,悠悠地对着话筒说:

 

“纸箱!”

 

“还在惦记你的纸箱啊啊啊啊啊!!!!!!”

 

从台下飞来的两道弧线击中长谷川先生,在他倒地之前恍惚听见了少女轻盈的笑声,以及看见了——将两把刀飞上来的轨迹组合起来,正是一个大写的爱心。

 

FIN.

 

 


评论 ( 3 )
热度 ( 27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