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的扫大院的

摸鱼

土银深夜60分
关键词:赖床


想要肆无忌惮地赖床,融化在被窝温暖的拥抱里,温暖的……不对劲,被窝可没有坚实的触感和自体发热的功能,以及喷吐在后颈的温热气息。

结果想赖床的念头一扫而空,满心只想着天什么时候亮,什么时候亮了这家伙就要去上班,然后被子里就会空出来,就可以宽宽敞敞、舒舒服服地把身体摊开成大字,睡到新八喊早上好——也不起来。

天啊你快点亮吧……但是好困,撑不住,眼皮蜻蜓点水似的一张一合,好不容易攒足了力气撑开,却又蔫儿了下去。迷迷糊糊地,完全闭上了,继续做在甜食大陆上冒险的梦。

—————

天终于亮了,可惜想赖床,享受平躺着的、脚跟不用着地的轻松感,听说人躺着还能长高一些。话说这家伙怎么还没走啊——对了今天是放假来着,难怪来的时候穿的是便衣。

些许的挣扎使得后面的人动了动,胳膊环了上来。

合着你也打算赖床了是吧?不自在地挣扎了一下,没把胳膊挣下去,反倒抱紧实了。拜托啊天气也转暖了这么抱着不热吗,这样下去也不用赖了,直接起来洗澡吧,黏腻腻的感觉谁受得住——

忘了这家伙的队服是没有夏季款的。

就算你丫抗热,能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吗!本来在这方面就有缺陷还不思进取,活该让队士看见你的照片就在小便池里大便……早上想这些有点恶心啊,肚子还饿了,响起来好吵。

腹部突然传来异样的触感,猛地绷直了身子,身后传来迷迷糊糊的声音。

“饿了?”

……可以把你这家伙剁了当早餐吗。头顶有窸窸窣窣的声响,大概是在看钟。

“都这个点了?还好今天放假。”

身后空了出来——就算假期也不偷懒,鬼之副长大人真是值得学习的楷模。于是顺势一倒,就一个人占了两个人的位置。

“喂起来,你不是饿了吗。”

被踢了两脚,问题不大,装死还是可以糊弄过去的。但难受的是太阳光无情地闯进来,闭上眼只看见眼皮下的毛细血管。

不出声了,大概是放弃了吧。正要彻底安心下来的时候,却被推了推,被子里又变得拥挤,颈后是温热且平静的吐息。
又睡了?算了。眼睛一闭,这次貌似真的可以睡得很踏实……

ZZZ……

FIN.

评论
热度 ( 19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