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的扫大院的

摸鱼


他们又打了一个在旁人看来小题大做的赌:第二天会降温还是升温。银时坚持说结野主播的预报是准的,第二天绝对会比今天暖和上不少;土方则相信自己的感觉,气温绝不可能像那个不靠谱的天气预报姐姐预测的那样升得那么快。

结果土方输了,一败涂地。顶着正午的太阳,气温足升了十多度,周遭的空气都仿佛在一晚脱胎换骨,墙头草一般倒向炎夏的阵营。

银时得意地大笑,甚至抱着肚子蹲下来,在土方看来就是教科书式的小人得志。原本说要去吃草莓芭菲,结果家庭餐厅还没有来得及更换菜单,想吃也没有。

土方正想说天助我也,可看银时一脸不爽地插着腰抖着腿壁咚餐厅的玻璃墙也不是事儿。便折中了一下,在某处M记买了第二份半价的甜筒,两个都塞给了那个一看见甜食就将苦瓜脸一扫而空的天然卷。

于是就变成了两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各占一个头,一个慢悠悠地品味冰爽与香甜的结合,另一个慢悠悠地品味尼古丁和焦油的搭配。要评估有关健康的问题的话,那还真是半斤八两。

谁也不说话,就那么慢悠悠的,只有偷懒才不会亵渎难得的休闲时光。

“夏天了啊。”

银时舔腻了冰淇淋,呆呆地望着天,不由自主地发了句感慨。

“是啊,夏天了。”

土方抽完了香烟,丢地上一脚踩灭,不由自主地接了个话茬。

“可以吃更多的芭菲,而且不用担心会太冷。”

“你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个吗?我只希望上头能把队服改得凉快些。”

……

又是沉默。

“夏天了啊,某个混蛋的生日要到了。”

“是啊,夏天——谁是混蛋你这家伙!”

面对一言不合就喜欢发火没点长进的副长先生,银时只是干脆地将剩下的脆筒全部吃得干干净净,伸了个懒腰靠在长椅上。任由那人一肚子火没处撒,懒懒地闭上眼睛。

齿舌间残留着微凉的甜腻,安静的午后,两个人坐在清晨会被做早操的人占领的小广场,没什么人,大概都不想在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出门。

“喂醒醒,回去睡。”

“……好。”

迷迷糊糊地答应一声,便揉着眼睛站起身跟着前面那个黑色的背影走了。

“喂土方君。”

“干什么?”

他不由得笑弯了眼角,因为背对着所以不会被看见。

“我们来打个赌——明天是下雨还是晴天?”

FIN.

评论
热度 ( 23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