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的扫大院的

妖怪paro


逆妖怪paro
黑九尾狐土方&白鸦天狗银时
一个破设想,只有一个段

“小鬼,我不是说过你跑不了的吗。”
自然而然产生强大的威慑力,即使不动用法力也足可以把普通的家伙吓得屁滚尿流连连求饶。烟青色、仿佛蕴含着火焰的双眼,一头黑色的直发上伸出两只恶作剧似的狐耳,配合着神情倒意外有些严肃。从头至尾都是沉闷的黑色,头发、狐耳,狐尾——黑夜般的深邃在身后呈扇状展开,不多不少,正好九条。
这个家伙很危险。被威胁的小鬼咽了口唾沫,嘴角却情不自禁地翘了起来。他向后缩了一些,下意识用肩后的翅膀将自己包覆起来,兴许起不了什么作用,尚处于发育中的翅膀除了飞走逃命,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他却依旧笑着,生怕自己挑衅的意味没有传达到位。
银白色的翅羽,银白色的卷发,这小鬼的一切都跟常识中的鸦天狗背道而驰。黑色的九尾狐迟疑着,却正巧瞅见小鬼怀里紧紧抱着的淡黄色葫芦。
“喂小鬼,那个是酒壶吗?”九尾狐似乎忘记了初衷,揪尾巴毛仔细想想应该不是那么重要的的事——才怪啊,九尾狐长一条尾巴出来要多长时间有多辛苦这鸦天狗小鬼怎么能体会!一瞬间他又萌生了“至少把这小鬼的羽毛拔秃一边回去做个小枕头”之类的,虽然可能不够。
小鸦天狗松开了翅膀,他绛红色的死鱼眼稍微睁大了些,指着葫芦:“九尾狐大人该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这是酒壶啊,装酒的。”
有酒?黑九尾狐颔首,外表看上去只是个正常地在考虑酒的事情的成年妖怪,心里却想的是貌似很适合用来保存蛋黄酱。
“……不过他们说我还未成年,就干脆换做草莓牛奶了。”说着小鸦天狗拿下葫芦拧开了盖子,飘出一股香甜逼人的牛奶味。“要来一口吗?”
“不需要。”九尾狐黑了脸,“小鬼,你叫什么名字?”
鸦天狗从地上坐起来,顺势拍了拍衣服上的灰,银白的羽翼舒展开来,配着同色的发与红色的眼,竟有种说不出的奇异。
“叫谁小鬼,在问别人的名字前先好好介绍自己啊!”
九尾狐咬牙蹙眉,终于叹了口气。
“我是土方十四郎。”
“坂田银时。”小鸦天狗将葫芦重新封好,“揪你尾巴毛的事算我不对啦,不过长着那么一把又黑又直的毛就是你的不对了。”说着他上前迅速抓过一条土方的尾巴,在手里把玩,“作为赔礼我就给你当一阵子的侍从吧,记得管饭。”
“你丫根本就是来蹭饭的吧!”土方一把抄回自己的尾巴,心里却一个劲儿犯着嘀咕。“我听说鸦天狗都是群居的,为什么只有你一个?”
银时忽然僵住了嘴角,下意识抓了抓自己的银白色头发,什么也没有说。

TBC.

评论
热度 ( 18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