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扫大院的,此号仅有银魂相关,子博如下:
刺客信条:@被刺客招生办摸了
鬼泣:@DMC24小时观察组
塞尔达传说:@隆隆牧场新鲜出品
杂货:@史莱姆的杂货堆

星期三没有什么更新

话说回来,星期三了。

坂田银时百无聊赖地将jump从脸上拖下来,一吸气全是油墨和草纸的气味儿。不大好闻,他皱了皱眉眉。

话说回来,今天是周三了。

但是万事屋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发生。什么也没有,没有戴着人类的眼镜问早安,没有团子头的大胃女用鸡蛋糟蹋白糯糯的米饭,没有白色的巨型犬抽动着湿乎乎的鼻子过来咬他的脑袋。

倒不是抖M之心觉醒了,而是实在无聊。不仅是万事屋,连四周都静悄悄的,老太婆和猫耳大妈呢?街坊邻居呢?一直以来吵吵嚷嚷的白痴们呢?屋顶上没有跟踪狂忍者,橱柜里没有蹭吃蹭喝的madao,当然更不会有失忆的将军。街上没有黑制服和白制服在巡逻,也没有带着奇异白色生物的家伙为了逃避追捕在街上暴走。既然这些都没有,那么飞船撞房子就是低概率事件,大街上的恶徒们就更是无限接近于零的不可能事件。

喂,星期三了。

人都到哪里去了?

银时不知道,他想找到一个知道的人,但现在这世界上似乎只剩下了他自己,而他不知道,所以他应该……不会知道。

语无伦次的一番论证只是想要证明坂田银时不可能知道现在这副状况的事实而已。

唉,怎么就星期三了。

银时不由得想起了去年的四月八日——一个星期三。那天他正在悠哉地睡懒觉,突然被嘈杂的闹钟惊醒,一怒之下一拳将闹钟砸飞了出去……

新一季的故事就这样在不明不白的状况下开始了,制作公司的标志也不明不白地从sunrise变成了BNP。风格基本承袭原本的银魂,只是作画时常令人不敢恭维。反正既不乏会发出“啊啊啊阿银好帅啊”的感慨的人,也有被作画崩坏惹得刚准备流眼泪就一口饭喷在屏幕上的人。但不管怎么说崩坏的部分都令人无法忍受,干脆让BNP破产……不行,破产的话银魂就真的要加入“有生之年系列”的大军了。

想想这次的的遗憾之处还蛮多的:源外老爹的鼻屎还没有挖完,红豆包监察的恋情也没有结果,猩猩们的战国时代课还没有讲完,三亿的彩票欠款最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乳头不知道能不能长好,莫名其妙从天上掉下来的香蕉也不知道是哪只猴子给的,爆炸头有没有好好交到朋友——应该交到了吧,勇者和魔王是否还像以前一样互相打来打去没个完,再不就是——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渐渐握紧了拳头。

该守护的依旧没能好好守住,亡灵在熊熊大火中站了起来。

——身披七彩羽翼。

笑不出来,为什么今天是星期三了呢。

对了,银时突然一拍脑袋,他怎么会忘记了呢。

一年已经过去了,星期三并没有什么更新。

大家都早已经离开,只有他一个人傻傻地杵在这儿百无聊赖。

这么想着,银时放下jump起身,万事屋荡起沉稳的足音。从办公桌到玄关并不算遥远,可这段距离他走了一年。

今天是个晴朗的好天气,同一年前的那天一样——至少同敲下这篇恶劣文字的那个家伙的家乡一样,而它现在身处异乡。

不会好受,不论开播还是结束都是一样地不舍。

坂田银时穿好长靴走出门,稀松平常的样子甚至让人以为他只是跟平时一样出门喝酒打小钢珠。然后他锁好门,头也不回的走下台阶,踏上无人的街道逐渐远走。

别看了,星期三没有什么更新,连一个人也没有。

四月六日的江户静悄悄的,一如去年的这个时候。

FIN.

害目于2016年4月6日晚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