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扫大院的,此号仅有银魂相关,子博如下:
刺客信条:@被刺客招生办摸了
鬼泣:@DMC24小时观察组
塞尔达传说:@隆隆牧场新鲜出品
杂货:@史莱姆的杂货堆

【坂银】Slimecraft 番外0

番外0。游戏之外是否有另一个世界

按下Esc键,选择退出并保存游戏,点击标题界面右上角的红叉,重见桌面后银时终于费劲地脱下头盔长出一口气。不知不觉时间就被游戏消磨得所剩无几,肚子也有点饿,舍友不在,连个喊带饭的都没有。
银时把视线移回电脑屏幕,不由得扶额。
“麻烦了啊……”

“大人气的像素点游戏minecraft终于推出了万众瞩目的新产品!通过这款感应头盔操纵,并可以三百六十度为玩家展示几近真实的mc世界……”
“看上去挺有趣的,可惜买不起。”联谊会上喝得醉醺醺的银时也记不清自己抓着谁在抱怨这些事情,只记得那天自己一个妹子都没约到,最后被人架回去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在桌子上发现了一个很大的包装箱,问舍友也没人知道是谁放的,只有一张“给金时”的字条,话说金时是谁啊他们宿舍里根本没人叫这个名字!
好奇心驱使下银时还是打开了包裹,里面竟然是一份正版的minecraft游戏盘和一套新款的感应头盔,除此之外没找到任何信件一类的可以说明的物件。
没有寄件人,什么都没有,谁知道这东西是谁的,而且这“给金时”的字条也让人觉得意义不明。但东西贵重乱扔总是不对的,银时便心安理得地把东西占了下来。
这是一切的开始。
安装好进入界面,一出生的画面差点把银时吓死。周围全是蓝色的水,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角色不像普通的Steve一样有呼吸条没了再扣血的设定,上来就在扣血!他连忙上浮,终于爬上一块土块大难不死。
有些愤慨的银时把视角换成第三人称,顿时呆了。他玩过那么久mc怎么从来没见过会有人生成史莱姆?还是银白色的圆边史莱姆,这bug简直突破天际了!更糟糕的是退出到标题界面无法删除存档,也不能更改任何游戏设定,这还能干什么!
抱着我最后忍它一次的想法银时重新进入游戏,逐渐发现他身为的史莱姆角色甚至可以说话,但没有人听得懂就是了。饥饿度的补充方法也从吃食物变成了吃矿石,更有趣的是因为连接了神经,吃矿石的时候嘴里会产生淡淡的甜味。
似乎还不错,银时好奇地在全新的世界里到处探索。终于发现一个糟糕的事实:他无法砍树。
砍不了树还玩个头!游戏似乎设定他不拿东西就不能对物品做出动作,砍不了树就做不出工具,做不出工具就挖不了矿,挖不了矿能吃啥!
这么想着的银时守在刚刚Steve死掉的地方咀嚼着矿石,心里暗下决定不管怎么说一定要走出去!

遇见坂本的时候银时差点一头砸在桌子上把头盔砸碎。
谁也没告诉他这游戏里居然有别人啊,莫非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接进了奇怪的服务器吗,会不会被追缴高额的维护费!
不知道答案也准备赖账的银时干脆顺着那个棕色毛球的意思走下去了。他看上去似乎很不在意的样子,只尽情地享受游戏的乐趣,而且他说的地方银时以前自己玩的时候也没有去过,便装作是对矿石感兴趣的样子答应了参与冒险。
谁知道这一走,快让他把肠子都悔青了。

每天银时上线的时候坂本也在线,后来他才知道原来这个设备有外挂设置,即使不在电脑旁边也可以戴便携的游戏眼镜随时在线。不由得再次感慨买得起这个游戏的土豪到底是脑子烧了还是进了水。
他们在游戏里相见,说话,像往常一样一个损人一个被损。他们走过mc世界的山川大海,经历一般的Steve都难以经历的冒险。而且因为都是bug,他们可以做很多Steve办不到的事。
渐渐的,银时开始有些好奇在屏幕的另一边,操纵那只聒噪的棕色史莱姆的到底是什么人物。
但不管游戏里有多热闹,摘下头盔后他的世界依旧安静得令人不寒而栗。
当游戏死宅就要有这种觉悟,他总是这么说。

这天银时正在玩游戏,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宿舍里没有别人只有他一个,便懒懒地应了声“来了”摘下头盔慢条斯理地站起来去开门。
“啊哈哈你好我是隔壁宿舍的,请问金时——”
银时差点以为自己还在游戏里,盯着面前的人看了半晌才喷出一句“是银时你脑子被虫蛀了吗”。
早该想到了,坂本辰马,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隐瞒,谁能想到那个噪音机毛球竟然真是学校里大名鼎鼎的坂本辰马。
“哈哈哈我还是第一次进金时宿舍,因为昨天看你的时候发现你的动作有些卡顿就想过来看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故障…”
昨天?昨天似乎是新年会,大家一起摧残可怜的绵羊,然后……
银时的脸瞬间黑了一半。
然后的骑羊大赛,坂本不小心给他喂了矿石,然后他的画面上全是小爱心,再然后——
设计这个机制的人一定是脑子有洞啊喂了矿石就发情什么鬼设定!
“不,我的没问题,今天运行得很流畅。”说着银时狠狠地关上门,也不管那个棕色毛球的任何反应。
回到游戏里,坂本依旧在线,他看见银时便高兴地冲上来。
“金时,我们去打墨影龙吧哈哈哈!”
还好,这家伙可以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犯傻,然后两只史莱姆继续他们神奇的冒险。
但之后呢,游戏终有结束的一天,那时候他们还能像在游戏里一样相处吗?
“我跟大少爷可处不来。”
头盔里银时低声说着,弯起了嘴角。

“起初我只是想随便找个人测试一下我自己改造的游戏。”坂本抬起咖啡的时候苦笑了一下,“结果没想到变成这样了。”
“我们只关心结果。”陆奥翻看着桌上的文件,“运行状况良好的话下个星期就可以推出了,自行设置人物的minecraft改版,应该可以吸引很多玩家。”
“哈哈那就都拜托你了陆奥。”坂本戴上随身的墨镜,这款墨镜也是一个游戏外挂的便携设备。“今天跟金时他们约了一起做巧克力。”
“你就打算这么一直在游戏里和他接触吗。”
坂本没有摘下墨镜,也没有打开开关。
“我虽然是个商人,但也知道有些东西是用多少钱都买不到的。”说完他就打开了开关开始神游,陆奥见没有什么说话的余地了,便收拾好文件起身出门。
在这个房间里,那个醉心于游戏的虚拟世界的人化身为棕色史莱姆欢笑着,在那里他不需要应付各种繁复的应酬,只需要把最本真的自己展示出来就好。
“谢谢你啊,金时。”

这天坂本正在宿舍里玩游戏。其他人要么约会要么打工要么去图书馆,只有他一个人面对方格子的世界嘿嘿地傻笑。
突然响起敲门声,他连忙边应着边手忙脚乱地把头盔撸下来去开门。没想到来人竟是银时。
“没想到你就住在隔壁啊。”银时抱着头盔和电脑走进来,全部放在坂本桌子的空位上。“还愣着干什么,假发不是说了今天我们要一起去暮色森林吗。”
坂本有些愣神地看着银时搬过把椅子在他的位子旁边坐下并戴上头盔,被喊了几下才反应过来。
“哈哈哈没想到金时会到我这里来,今天就让我们大干一场吧!”
“对了,陆奥都告诉我了。”银时冷不丁一桶冷水把坂本的一腔热血浇了个透心凉,“什么在联谊会上知道我想要这个啊,自告奋勇送我回来顺便放包裹啊,在游戏里做手脚啊,一起去各种冒险啊……小学生都比你直白啊欺诈师先生。”
“所以呢,以后就不用非要隔着这个东西说话了。”银时说着说着还是把头盔摘了下来,“我不是在这里的吗——”
话音未落,一双坚实的手臂从后面环绕上来,卷曲的头发蹭得人后颈发痒,却没想要将他像平时一样狠狠地打开。
“要迟到了。”
坂本终于松开了环抱大笑着戴上头盔,摇身一变两只奇特的史莱姆便一同进入了游戏世界。在那里有只属于他们的乐园,有可以随意倾诉的朋友,还有无数未知的冒险在等待着他们。
但最让他兴奋的,其实不止这些。
“终于可以在现实与你相遇……”
“你说什么?”银时凑过来问道。
“没什么哈哈哈——”坂本抖擞了一下滚圆的身体,“我们出发吧,金时!”
“我已经懒得纠正你了。”银白色的史莱姆翻了个白眼,但不管是在现实还是游戏,他们都露出了一样的笑容。
其实在游戏里还是游戏外都无所谓,只要有你就好了,不是吗?

FIN.

评论
热度 ( 16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