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扫大院的,此号仅有银魂相关,子博如下:
刺客信条:@被刺客招生办摸了
鬼泣:@DMC24小时观察组
塞尔达传说:@隆隆牧场新鲜出品
杂货:@史莱姆的杂货堆

【坂银】Slimecraft 番外3

番外3。听说下雨天巧克力与史莱姆更配

下雨天,下雨天,又是下雨天,也不知道在这个下雨除了改变视觉和听觉效果其他什么卵用都没有的mc世界下这么久雨有什么用!银时已经懒得自己去确认,只需要把那只还在呼呼大睡的棕色毛球推上矿车运向洞穴外,等矿车回来时看见膨胀了好几倍以至于卡在矿车里出不来的一坨,就可以确认今天那雨依旧没有停。
下雨虽然对大家都没有什么影响,但碍于一些生物怕水的设定大家都决定缩在地下洞穴里度过这湿漉漉的日子。地下早已被大家改造得像模像样,甚至在一处有岩浆流淌的地方开挖了一座大厅供大家举行集体活动。只是刚建成时坂本脑子抽筋给这间大厅全部铺上羊毛地毯,结果岩浆的火星溅出来点燃了羊毛,差点把大家的努力付之一炬。
此时所有快援队的mc生物们都汇聚在这座大厅吃喝玩乐,在加载许多mod以后他们能做出许多以前做不出的东西,坂本也轻松不少,至少现在不是只有他一个能生产复杂的工具了。
银时正靠在一堆权且当做是沙发的羊毛上看书,要换做以前这书肯定都没有什么好看的,但不知道是不是什么mod的作用,所有他拿到的书都会变成一本叫少年JUMP的漫画杂志,每过七天都会变一个样子。这正好合了他的胃口,反正闲着也没什么事,可以看漫画好好消遣闲暇的时间。
“轰隆轰隆”的矿车声响起,银时便知道是今早发送出去的“天气探测仪”坂本辰马号回来了。但为什么远远地看那矿车的块头那么大?等到矿车终于驶到了近前一看,原来那上面不只有坂本,还有桂和高杉。
“好久不见了银时,看我们带来了什么!”桂把放在坂本身上的置物箱推下来,“一定是你意想不到的东西,不用太惊讶哦——”
“什么啊不就是可可豆吗。”银时已经把箱子打开了,“有这么多你是把整个热带雨林都烧了么。”
“都是我用弓箭射下来的,假发只是把东西收到一起而已。”高杉举了举弓箭,生怕别人把他忘了似的特地加重了“我”字的语气。桂舔了舔爪子理理自己头上的毛,姿态高雅地回一句“不是假发是桂。”
“那么假发,你拿这么多可可豆来干什么,制作猫屎可可吗?那种事情你一个就该办得到了吧。”
“不是猫屎可可是巧克力!”桂郑重其事地拿出一本书,“我们在雨林里偶然发现了这本书,里面记载了制作一种名叫巧克力的食物的办法。除了可可豆外我们还需要白糖和牛奶,以及——”
“喂就没有人救救我吗,久违的番外篇到现在我都还没有个正脸啊!这待遇比在oped里露脸还不如哇啊啊啊!!!”
坂本的大嗓门一喊起来整个大厅都在震,塞他的矿车跟要释放灾难的潘多拉魔盒似的剧烈摇动。终于矿车不堪震动,噗地一声变成了可以收纳的状态,坂本啪唧一下摔在地上,瞬间安静。
“反正你们的意思就是来跟我们借那些雨林里没有的东西吧,好好我知道了。”银时跳上坂本,一蹦一跳地帮他把水分挤出去。“喂快起来,不然就把你扔进岩浆里保证蒸干你体内的每一滴水份。”
“金时!”坂本费劲地扭动自己以防银时一整个踩在他脸上,“说到底为什么只有我吸了水以后会膨胀,我要抗议!”
“抗议之前先记住别人的名字,就算想用口音习惯来当借口这里可是篇文谁知道你的口音是个什么腔调!”银时瞅准时机一下踩中了坂本的脸,棕色的史莱姆立即哀嚎着缩成一团。
“先别管这个家伙了,要白糖的话得去外面专门种甘蔗的沙地,至于牛奶可以去圈牛的地方采。”说着说着银时面露慵懒,“不想出去啊……”
“那我们自己去吧,告诉我们地方在哪就可以了。甘蔗的话没问题……高杉,你知道怎么采牛奶吗?”桂思考着看了看高杉,后者沉默片刻后抬起了手里的弓箭。
刚才还装死的坂本一个激灵跳起来:“等等等等啊要是让你们乱来的话我的牛都保不住了,那可都是重要的商品!”
“你不是说你吸水严重吗。”
坂本听银时这么一说突然得意地大笑起来,他不知从哪掏出一个头盔套在自己身上:“用这个当雨衣的话就不用担心了啊哈哈哈!”
“啊哈哈哈……”
坂本忽略了一个问题:下雨的时候水份不仅存在于天上。一出来他又在膨胀,一整个撑在头盔里感觉比穿小鞋好不了多少。银时除了戴头盔外本打算骑条狗出来,想着不仅不用沾水机动也会提高不少。可惜那狗老追着高杉跑,不是因为它想要急支糖浆而是因为它想啃骨头——于是换成了猪,顺便拉着一根拴了坂本的拴绳拖着身形沉重的他走。
四个人先来到牧场收集牛奶,一头头方形的奶牛在栅栏里悠闲地吃草,不知谁说了句“听说多喝牛奶可以长高”,银时坂本和桂几乎同时看向高杉,高杉也看着他们。
突然,这从来都面无表情的骷髅似乎露出了一个狡诈的笑容。
“是不是我的错觉……不对这不是错觉这骷髅在笑而且还笑得这么欠揍!设定细长了不起吗,圆滚滚才是当下流行的款式啊混蛋!”
坂本赶紧拉住要跳起来糊高杉一脸的银时,另一边一个没留神桂已经钻进了栅栏蹲在一头牛面前聚精会神地听着什么。
“……是吗,你的丈夫很早就去世了,你一头牛……还没有养小牛吗?”
“倒是你个人妻控又在搞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找寡妇就算了你一只猫跟牛攀什么感情——话说你们还语言相通吗!”银时挥出吊胡萝卜的钓竿把桂勾住,却没想到失去胡萝卜的诱惑那头猪突然向他们来时的方向跑去,银时反应快立即跳下猪背,但可怜坂本还拴在上面被拖得哇哇乱叫。
“喂辰马——”银时一看这猪跑得还挺快,棕色的一团已经看不见影子了,他急忙回头要喊人,却发现高杉正若无其事地用铁桶收集牛奶后自己偷偷喝掉,而桂已经跟母牛聊到今天仍在持续的这场雨了。
“算了拜托你们这些家伙也——”银时急忙出去准备朝猪带着坂本跑掉的方向追赶,恍惚间有什么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远远的似乎有两个高大的影子,他急忙缩在一块土后面查看情况。
然而走过来的只是被他们放置的铁傀儡,一棕一白完全就是山寨baymax的两只不紧不慢地一步步挪,跟老夫老妻散步似的。
什么老夫老妻,银时在心里暗暗恶心了一把,朝看好的方向奔去,不出意外的话翻过一个小土包就可以看见快援队的大本营。
银时走了没一会,两个身影出现在另一边不远处。
“自以为能逃出掌心的蝼蚁。”胧操着七条腿仔细察看,“他们应距此处不远。”
但可以飞的虚已经看见了快援队的驻地,洞口上方吞吐着阴暗的地狱之门在一丛青绿中十分显眼。
“大人,吾是否可以——”胧正要请示,突然眼神一凌,腿一弯一个弹跳,堪堪避开了一道刺眼的闪光。
但谁都能看出这闪光来者不善,胧原本待着地方已经多出了一个像是被苦力怕炸过的大坑。他抬起头看是谁袭击了他,却看到两只全身覆盖铠甲的……baymax?这地方怎么会有baymax又不是big minecraft hero 6的拍摄现场!
“今天尚不是时候。”虚降下来望着两只baymax幽幽道,“既已发现了他们的所在,日后总有机会。”
胧迟疑地望了眼那个巨坑,答应一声是后随虚一起,借由驻地洞口的后方攀上,由地狱之门离开了主世界。
另一边,银时正在快援队驻地的地下大厅里玩一个“抓住我就让你嘿嘿嘿”的游戏——呸什么破名字,他只是想抓住以后把那头猪和史莱姆一起炖了而已!
果不其然那头猪是被地下储存的胡萝卜吸引过来的,坂本已经被甩得七荤八素根本不知道自己解开拴绳,一路上还制造一泻千里的马赛克阻碍后面追赶的人。
“话说你们就不能来个人帮忙……你们还有心思搭锅煮巧克力吗这满是马赛克的地方你们也做得下去吗!”
可是没人听,陆奥正指挥着大家砌灶搭锅,灶里就地取材加上用铁通舀来的岩浆来加热。上面桂和高杉就放可可豆、牛奶和白糖,不一会就熬出了一锅简单的巧克力。
“差不多可以把火熄了,你们听见有人在叫吗?”桂用爪子在脸上抹了一把,问道。
高杉答“我什么也没有听到”,陆奥也这么说。
“话说银时,你的胡萝卜钓竿——”桂刚拿出那根钓竿挥舞了一下,那头猪突然方向一转,直冲上大锅一口咬掉了胡萝卜,一头猪带着一只史莱姆一头扎进了一大锅还没有凝固的巧克力。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所有人都惊呆了。过了足足几分钟才有人反应过来去救人,淹死在巧克力里这死法简直太丢人。
“唉,可惜了那一锅巧克力。”银时摘下头盔泄气地坐下来,脑子里恍惚觉得该有个噪杂声音一边笑,一边发出“我的命还没有巧克力重要吗”的感慨。
但是没有。大家都在分享巧克力,唯独少了一个棕色毛球的身影。银时去问陆奥见到你们老大了吗,陆奥只是语气平淡地说看见那个毛球一蹭一蹭地出去了。
出去了,那一定是去上面了。银时慢慢挪动着身子磨蹭到出了洞,又磨蹭到洞口的上面,果然在地狱之门前面对正西的地方有一个棕色的轮廓。银时没靠太近,只蹲在原地休息。
“今天真是辛苦,不过那猪也没好,已经被味觉奇怪一点的家伙们拿去做巧克力猪排了,闻起来还不错。”
见那一团没反应,银时以为这家伙在生闷气。毕竟若不是他把坂本拴在猪身上,也不会害坂本今天连台词和正脸都没几个。
“抱歉啦算我不对,浪费了你难得的出场机会,但最近你冒脸的机会也很多啊,看猩猩还给你真画了条龙。”
然而依旧没反应,银时几乎要怀疑自己在跟一块土块讲话,但在minecraft的世界里哪有这么圆的土块。
“你这家伙给我适可而止,坂本辰马是会因为这种小事就一蹶不振的家伙,你这样的话还算什么我认识的那个坂本辰马!银时说着说着声音小得几乎要听不见了,“……算什么我值得托付一切的家伙……”
“金时,你在干什么?”
坂本突然从后面冒出来吓了银时一跳,银时尴尬地转过身,又看了看刚才自己面对的东西。
“啊哈哈哈你看到这个了吗,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在自己弄出来的同时不让这层巧克力壳碎掉,跟我的外形是不是很像啊哈哈哈——”
“是啊,很像。”银时皮笑肉不笑地搓了搓嘴角,下一刻坂本的笑声就变成了持续不断的哀嚎回荡在雨后的草原。
雨已经停了,如同橘子味奶油饼干一般的方形太阳仿佛散发出一股香甜的气息。如果不是回荡不绝的惨叫声破坏气氛,这方格世界的景色应该会再好一些。
终于雨过天晴。

FIN.


评论
热度 ( 7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