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大院的而已

回家的途中也要小心奇怪的家伙③

3。
碍于刚刚才跟条子撕破脸,带着一个黑瞎子的银时只能走小路。他懒得跟这人叙旧,只是一个劲儿地闷头向前一句话都不说。黑瞎子也不搭话,就静静地看这家伙装逼,看他能掩藏这份燥动到什么时候。

“有人说过你很像一块狗皮膏药吗,扒上去撕都撕不下的那种。”

好的,三秒不到。黑瞎子看了眼表,幸亏手表没什么问题,而且他过来后就把时间改成了这个世界的。

“比起狗皮膏药我个人更喜欢云南白药,用起来方便。”他打了个诨,“我们要去哪?”

“找人给你修好那破玩意儿,然后你快点滚回去。”

银时头也不回在前面走,黑瞎子就在后面边笑得痞气边跟着。绕过几条街,路上免不了会碰见银时的熟人,他就只是跟往常一样随便打个招呼,继续往前。黑瞎子也学着银时的样子给别人打招呼,回应他的要么是诧异要么是看傻子一般关怀的眼神。

走过热闹的街区就是安静异常的背街,源外老爹家就在不远处。乍一看黑瞎子还以为银时领他去了废品回收站,原本住人还挺宽敞的空间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零件工具和废铁。即使背景音里源外老爹大吼大嚷说那不是废铁,即使银时扣鼻屎和将机器放在了源外老爹手上用的是同一只手。

“银之字,你这东西从哪里来的?”源外老爹就着灯光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这只浑然天成的卵形机器,“而且是做什么用的?”

“穿越时空。”

银时冷着脸说出这几个字,果不其然源外老爹听后哈哈大笑起来,佝偻着腰从废铁堆里刨出一只脑袋大的破烂摄像机。“你说这东西跟它是一个作用?”

“不信就算了臭老头话说按照时空悖论来说这东西不是应该消失吗怎么还在你这儿!”银时额角的青筋一突一突直跳,飞起一脚将源外老爹手上的摄像机踹出去摔了个粉碎,随即指着门口破口大骂:“总之不管你做滑翔机出来也好抽屉也好能把这家伙送走就行!”

银时指的时候黑瞎子正在跟源外老爹的机器人三郎玩“石头剪子布谁输了谁就要被倒茶在脑袋上”的游戏,黑瞎子意外地获得了所有的胜利。听到银时大声吵闹,便潦草地把原本要泼在三郎头顶的茶一口气喝了了事,结果被烫得直吐舌头。

“这小子是谁?”源外老爹上下打量着黑瞎子,被打量的人一边吹舌头一边跟他打招呼,“你不是这条街上的人吧。”

“我的确不是,这不是想着该怎么离开吗,就找您来了。”黑瞎子搓了搓手掌,“怎么称呼,源外老爹是吧?”

源外老爹一脸“这小子没病吧”的表情望了银时一眼,后者耸了耸肩,“他脑子里缺点儿零件,话说那东西你到底修不修的出来啊江户第一的机械师?”

原本源外老爹不打算揽这破差事,然而听银时这么一说,好胜心又被激了起来,要出口的拒绝不知怎的成了接受。想后悔时却看见黑瞎子笑得一脸灿烂抬起一只手张开五指,不说话都知道这人是要“give me five”,而银时半翻着白眼来回应。源外老爹灵光一闪,意识到事情并不单纯。

“那就拜托你咯老爹。”银时头都不回地出了门,黑瞎子便急忙跟上去出了源外老爹的家。

走出几步,银时意识到有些不对,一回头,却见那个嬉皮笑脸的熊瞎子仍然在后面跟着,笑容越看越欠揍。

“你笑个头啊好恶心!该不会被那只棕色的毛球传染了什么外星球的传染病吧。”

黑瞎子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嘴角,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想尽力放松,却发现嘴角总是会不自觉翘起,根本不听指挥。“兴许是由于你们这边的二次元设定会放大一个人的特质之类的,没想到我有生之年也能体会一次做二次元人物。”说着黑瞎子还摇了摇脑袋,恰巧瞄见脚边有一枚硬币,便矮身去捡。

一只白色的东西与他的手同时落在了那枚硬币上。黑瞎子一抬头,两颗无神的眼珠与无限延展的纯白刺得他眼睛发痛,只一愣神的功夫硬币就被那不明物体捡走了,逃跑时扬起一路的土灰。

“看来你沿袭的是长谷川先生的设定啊二次元的黑瞎子先生。”银时径自往前走,“折腾半天累死我了,回去再好好休息一下……”哪知刚走出去几步,脚下的土地突然剧烈地震荡起来,两人重心不稳矮下身保持平衡。远处直指苍穹的宇宙终端站冒出滚滚浓烟直冲云霄,想看不见都不行。

“这难道是……”黑瞎子摸了摸上翘的嘴角,“传说中的恐怖袭击?”

“别告诉我你从来没见过啊,要成为江户的一员你还早了一百年。而且如果发生了这种事件,只能说明那些黑制服的和白制服的幕府走狗差不多该做好切腹谢罪的觉悟了。”

远处传来警车的鸣笛声,听起来数量还不少。宇宙终端站地位重要遭受声势如此浩大的恐怖袭击不可能不引起注意。但不管怎么说,银时不觉得这会跟他扯上什么关系,直起身依旧该往哪去往哪去。后面有脚步声急急接近,一个灰蓝色的影子如飞驰的疾风朝他们飞奔而来。

“伊丽莎白哦哦哦哦!!!”

桂的急刹车甚至让人怀疑他的草鞋会不会因为摩擦力过大而着火,然而本人一点也不在乎地转头冲过来抓住银时的肩往死里摇:“银时!伊丽莎白它又不见了会不会在街上跟戴墨镜的大叔抢香肠被车撞到出车祸啊!”

一个标点符号也没有的语言完全诉说了桂心中的苦痛。明明只是平静而美好的一天,出门溜溜伊丽莎白吃吃荞麦面,在路边逗逗野猫然后回去看晚间的电视剧,一切本应该如此美好——然而第一项就出了纰漏。

“伊丽莎白?”黑瞎子用汉语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注意到桂看向他的奇怪目光,便露出友好的微笑伸出手来,“初次见面,叫我瞎子就成。”

“初次见面,我是桂。”桂几乎是条件反射地鞠了一躬恰好避开黑瞎子的手,觉得尴尬,又转而伸出手,可是这时候黑瞎子又学着桂的样子鞠了一躬又刚好错开……重复了几个回合,两个人干脆一边抓着对方的手一边鞠躬。在旁边全程目睹这一幕的银时白眼都快翻烂了,才终于等到两个人达成了共识。

“对不起眼镜先生,虽然很唐突但是请问你有见过我的宠物吗,它叫伊丽莎白。长相…大概是这样。”说着桂从袖中掏出一张纸,银时一看大呼说难怪伊丽莎白要失踪,肯定是让他那张破涂鸦吓的。

“如果你找这个生物的话它刚才朝那个方向去了。”黑瞎子指了指伊丽莎白消失的方向,“不过刚才那边传来了警笛声,不会有问题吧。”

“区区幕府的走狗岂是伊丽莎白的对手,只是……”桂突然拔出了刀来横在黑瞎子的脖子上,“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我们与警方不和?”

面对利刃黑瞎子面不改色,甚至还转过了头来正面与桂的眼神对峙。“与其在这里纠结我的身份,还不如快点去寻找你丢失的同伴。”黑瞎子朝银时歪了歪脑袋,“他要是被看见和你在一块儿的话一定会被条子怀疑吧,我说的有错吗。”

“嘛怀疑不至于,就是确实有点烦人。”旁边银时挠了挠脑袋,“话说假发,刚才宇宙终端站爆炸——”

“不是我做的。”桂斩钉截铁道,“我一上午都在追伊丽莎白,伊丽莎白可以作证!”

“谁问是不是你做的了,我才不管你怎么跟那个怪物不像怪物的东西怎么你追我赶玩追到就嘿嘿嘿的游戏,你自己小心点。”

“银时,这句话我原样奉还。”桂收起刀,望着银时向前踽踽独行的背影,突然面向黑瞎子。

“你貌似有些本事。那就拜托你了,不要让他卷进奇怪的事件中去。”语毕,桂便朝黑瞎子之前指过的方向奔出去,很快就没了影子。剩下黑瞎子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好半晌才在不远处银时不耐烦的催促声中回过神来。

“好家伙。”黑瞎子嘀咕着扶了下墨镜,“拜托谁不好,偏拜托给我这个奇怪的事件本身了。”

TBC.

评论 ( 8 )
热度 ( 5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