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的扫大院的

今天又捡起了【修学旅行的途中总能遇到奇怪的家伙】那篇文,发现有必要在进行到差不多一半的时候来捋一下思路。涉及剧透谨慎阅读。
作为目前看来是这个圈子第一篇成形的有完整世界观架构的同人文,后来我写瞎银基本也都会从中参考。包括两人的相处模式,对话情形,还有各自对彼此的见解。
故事其实很简单,讲述意外穿越到另一个世界(即盗墓笔记世界观)的银时巧遇受委托来日本的黑瞎子,二人意外发现银时回去的关键在于黑瞎子即将参加的拍卖会,于是俩人达成协议。却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银时回去的关键道具被某黑手党组织老大横刀夺爱,恰好老大也夺了黑瞎子的雇主想要的东西。于是迫不得已黑瞎子与银时以二人之力单挑黑手党组织,夺得了各自想要的东西。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这个故事的灵感来自于鬼才导演昆丁的经典电影《杀死比尔》,女主单挑黑手党一段看的人血脉贲张大呼过瘾。然而《杀死比尔》的主题是复仇,那那两个家伙是去干什么的?
不要因为他们是主角就觉得他们干的事情是对的,说白了,他们俩就是故意上门踢馆的。
通过这篇文我其实想构造一个脱离了自身世界观的坂田银时。在没有任何负担的另一个世界,是否会为了自己而挥剑战斗。但最后发现还是无法脱离,因为若他真的没有负担,那估计也不用琢磨着还回去了,说到底他依旧是牵挂着原本世界观里的大家,所以选择再次拿起沉重的铁刀战斗。
而至于黑瞎子的定位,我则个人设定他对于银时是一种很讽刺的态度。因为他认为像银时这样的人要是活在他的世界观里一定会过得很惨,于是他尽全力灌输银时人必须为自己而活,要惜命等意识,即使他自己并不实践。他无法传授银时身体上的使用技巧,一来是因为这人的战斗能力已经足够强大,二来因为他意识到这个人比他见过的任何人都不要命。黑瞎子的教学必须失败,他无法阻止银时用几乎自杀式袭击的办法去砍杀,他期待看见银时使用铁刀。他甚至觉得自己亏欠了银时,因为他让银时违反了自身的原则,不是为了守护而是为了夺取而战斗。
之前就说过他们的战斗并非义战,只是两个混蛋找死强抢黑手党东西还抢成功了的故事。但也就只有这两个混蛋,能抢完还如此心安理得(至少表面上是这样)。最后银时回到了江户,黑瞎子完成任务回国,然而故事还没有结束。黑瞎子发现银时所持有的机器有两部,于是——就有了《回家的途中也要小心奇怪的家伙》,后面才有了一系列的故事。
瞎银二人于对方绝无相互开导这一说,甚至应该还给对方添堵,毕竟世界观不同,应对生活的态度应当也不同。但至少有一点我觉得他们是相通的,那就是对于自己的毁灭,二人都觉得无足轻重。说不定等哪天都去了阴曹地府,还可以好好聊聊,搭个伴也好。

随便吐个槽,有这功夫一话都写完了= =

评论 ( 3 )
热度 ( 4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