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大院的而已

#土银#标题被吃了

没眼看了,纯粹为了傻白甜而傻白甜,白色情人节贺文,你们不认识我不认识我
同级大学生设定
文中提到的是紫叶李,花语是:向上,幸福,积极

———————————

阴霾下寒风中的星期天,自然是要在宿舍里窝着度过——
但是土方不得不出去,家乡的嫂嫂给寄来了土特产,昨天外出回来得晚就没去拿,今天早上醒来却发现同宿舍的那只银白色卷毛害了感冒,折腾了半天才算把人安顿好。往外一看天还是黑的,似乎这一天从早晨起来就没怎么亮过。
“我出去一会,你有什么要带的吗?”
银时正躺在床上吃削好的苹果,听土方这么一说,便毫不客气地报了快递的名字。土方皱眉,银时说的地方跟他要去的方向恰好相反,跑一圈要绕大半个校园。
“太远了,那种东西你自己去拿。”
“你让一个病号那么远去拿快递还有人性吗,阿银我昨天也不知道是陪哪个家伙跑到城市的另一边去办事结果着了凉感,冒,了啊。”
结果被特地加上了重音,看来这家伙是打算赖到底了。土方毫不犹豫地反击说同样都是出门办事的为什么他就没事,却被银时说因为你就是个不会感冒的白痴。一怒之下土方上前猛地把自己的双手塞进银时的领子里,不出所料把在缩在被子里病怏怏的一只冰得几乎要弹起来。
“疼疼疼!把你的爪子拿出去混账!”顾不上冷银时连忙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把土方的手扯出领子。人一感冒发烧就对冷的东西特别敏感,刚才土方那双手虽然不算很冰冷但是也比他的体温要低上一些,伸进来别说是冷了,被碰触的地方都疼得瘆人。“救命啊有人虐待病号啦有没有人管喂——”
“知道自己是病号就闭上嘴安静呆着,不然明天我不帮你去开假条!”
听土方这么一说银时便泄了气,万一无端旷课,被负责人登势婆婆抓到非要脱层皮不可。权衡利弊过后整个人便蔫下去,被子蒙过嘴,却又被土方拉了下来掖在下巴下,说是不利于呼吸。
“知道了知道了土方君跟个老妈子一样,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还会照顾人?”
“那是因为你根本目中无人。”打点好一切土方没打算继续废话下去,再晚的话快递都要下班了,便匆忙抓了自行车钥匙和手机奔出门去。
土方的路线是先去距离宿舍较近的收取点拿家乡寄来的土特产,然后再绕到离得较远的地方去拿银时的包裹。然而万万没想到婶婶会给他包了那么多东西,费劲地固定在自行车上后连车都不好上。但愿那家伙的东西别太过分,在心里默默抱怨的土方骑着车绕过一栋建筑,忽地刹住了自行车。
不知什么时候那片树林已经开花了,粉白的花朵划分出浅灰色天空与深棕色树干的界限。其间隐匿着些许深红色的小叶不容易被人察觉,只有走得近了,方才看出这些叶子的自豪感全然不逊色于这繁花。只怨今日天公不作美,若是万里无云,夕阳彩霞之下见此情形,管叫人醉心其中难以自拔。
只可惜土方不懂得赏花,他只是条件反射性地叹服生命力的美好。想起前阵子经过时这里还一无所有,那时信誓旦旦要来赏花的某只卷毛现在却害了病窝在被子里,想来也是既可笑又可惜。土方干脆拿出手机,对着一树林的粉花按下了快门,效果不尽人意,但对于他这种没什么摄影天分的家伙来说已经是极限了,至少他还记得拍一张。拍好后他收起手机搓了搓冻得通红的手,继续向前。
路上一边走,土方一边在纳闷那家伙包裹里会是什么。银时没有账号,平时买东西都跟他凑伙,有次甚至来了一个收件人一栏大大方方写着“土方十四郎”大名的结野主播的手办,搞得土方解释了好久才让别人知道那不是他买的。既然没有账号,那家伙又没有什么亲人——
后座的包裹似乎突然变得沉重起来,刚刚自己还在抱怨家乡寄来的包裹太大太沉,然而那个家伙连个会给他寄沉重包裹的亲人都没有。
拼命在记忆里搜寻线索的土方在到达目的地拿到东西时无意瞟了眼发件方一栏,又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突然明白了一切。
土方刚驶到宿舍楼下,却发现本该躺在被子里的某人正穿着大衣坐在路边的长椅上,面前有一只没了双耳的野猫,他拿出一些食物放在地上,野猫便毫不犹豫地吃了起来。
“我还以为你要耽搁更久一点。”在土方打招呼前银时却先抬起了头,脸色因发烧显得更加苍白,“东西取了吗,是什么?”
“原来你也不知道吗。”土方将车停稳,注意到银时的视线在他自行车后座的包裹上多停留了一眼,口罩下的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弧度。
“真不错啊家里人给寄了那么大的包裹,一定有很多吃的吧记得分我点儿。”
银时的嗓音因为感冒有些沙哑,听起来全然没有往日那股讽刺的意味,只剩下满满的落寞。
“至少这份包裹是给你的,上面写着你的名字。”
“那就麻烦土方君帮我拆一下吧,太冷了不想自己动手。”银时袖着双手,冷不丁打了个喷嚏,然而还是不愿伸手出来拿纸擦擦干净,只拼命抽动着鼻腔把鼻涕都吸回去。
土方也不犹豫,拿钥匙用锋利的那边割开胶带,拆开盒子。银时却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合上了眼睛,似乎不愿面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
——头顶蓦地一阵冰凉,银时拼命摇头挣脱冰凉的触感,睁开眼,却只看见一整盒全新的松露巧克力和土方那双烟青色的眼睛。
“居然是巧克力,没想到土方君会买这个。”银时也不管手的疼痛,拿起盒子左右端详着,“不过一般白色情人节不是应该送白巧克力什么的吗?”
“那种东西不过是一团油罢了,况且我怎么会买这种甜的发腻的东西,不过是前几天刚好看见打折——”
“又刚好在收件人那栏写了我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银时很喜欢看土方吃瘪的样子,尤其喜欢那嘴硬找借口被揭穿时尴尬的表情。
“既然写着阿银我的名字,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好冷好冷……”银时把盒子夹在腋下咕哝着站起身,“出来时我刚好没带钥匙,正愁该怎么办的时候土方君就出现了。
“说到底你到底出来干嘛的。”
“……冰敷用完了正好出来降个温。”
“你那是什么烂理由。”说着土方撩起刘海直接将额头贴在银时的额头上,两人身高相仿,贴上之后连呼吸都近在咫尺,幸好周围没有什么人,现在一侧脸便能碰触到——
“你不怕我传染给你?”银时突然向后退了两步,趁着土方愣神的时候,却又突然凑近了脸,隔着口罩轻轻触了下被寒风刮得冰冷的脸颊。
野猫吃完地上的食物,在原地转了两转,一闪身钻进路边的草丛不见了。街道上空无一人,不知从哪来的粉白色花瓣落了满地,似乎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FIN.

评论 ( 3 )
热度 ( 34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