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扫大院的,此号仅有银魂相关,子博如下:
刺客信条:@被刺客招生办摸了
鬼泣:@DMC24小时观察组
塞尔达传说:@隆隆牧场新鲜出品
杂货:@史莱姆的杂货堆

【土银】Warm


BGM:Foreverlive - warm
Take me to church番外
听说俄罗斯颁布了禁止同性恋在公共场合秀恩爱的法律,这样的背景之下依然(顶风作案

坐在长椅上的人猛地打了一个喷嚏,立即自顾自紧了紧厚实的手织围巾。套着手套的双手合在唇前呵出一口白气,瞬时连玻璃般通透的眼眸都铺上了一层朦胧。待白雾散去,眼前便多了一抹令人愉悦的粉红。

“给,你要的草莓巴菲外带,搞不懂你这么冷的天还要吃这些玩意。”完成交接后土方便坐在一旁的长椅上长舒一口气,“甜品店的人一直在笑还反复向我确认。”

“估计是在想‘这么冷的天居然有人脑袋冻出毛病了居然来买冰淇淋太可怜了啧啧‘之类的吧,然后一定要用春天般温暖的人文关怀好好对待这位客人。”

“你说谁脑袋有毛病!话说不管怎么看都是你的脑袋更容易冻出毛病吧!”说着土方伸手抓了抓银时的头发,“下雪还不带帽子,活该卷毛上冻的都是冰棱子。”

被土方一摸脑袋银时就浑身不自在,连忙抬起手在脑袋上胡乱抹了几下:“你个黑短直根本不懂天然卷的痛,每次摘下来后都要顺半天麻烦死了,干脆不戴,省事。”

“你这是因噎废食。”土方知道自己不管怎么劝说这固执的家伙都不会屈服,干脆取下自己的帽子硬套在银时的脑袋上。起初受到了些许反抗,发尖的水珠都沾在手套上冷得彻骨。然而真正戴好之后,银时倒老实了许多,冻得发白的脸色似有了轻微的好转,眼睑轻拢,眸中氤氲的便尽是暖意。

“回头毛要是乱了的话就拜托你咯土方君。”银时仰起头咯咯笑了起来,笑得土方不知哪来一股火气,又说要把帽子拿回来。打闹之余,不小心碰翻了放在一旁的草莓芭菲。虽说天气寒冷不容易融化,可这跟雪一混,不管怎么说都不可能吃得成。

“喂喂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可惜了我的草莓芭菲。”银时惋惜地扫了眼下场悲惨的芭菲,起身用脚拨拉着雪将事故现场草草掩埋。土方却完全不在意,甚至不心疼那点钱似的,一个劲催促他赶快回家。

雪下的有点大,照这个进度来看明天雪就会堆到人出门都困难。两个人并排走着,留下两排深浅不一的脚印。一个步子整齐,一个步伐零散,规整与自由,严谨与不羁,两个截然相反的人就这么并肩走着,手自然垂下,时不时指尖擦过,却始终没有绕在一起。

“话说最近颁布了很烦人的法律。”

“禁止同性恋在公共场合做出亲密的举动,听说是为了防止对未成年人造成影响。”

一片雪花沾湿了睫毛,银时连忙抬手去抹,等再睁开眼时土方已经走出了一截,正站在前面不远处,微微侧身,身穿全黑的大衣外套,腰板挺得笔直,一只手始终停在腰侧,一副随时要拔枪的样子。

多少年都改不了的不是习惯,是毛病,得治。银时叹口气微微上前,刚才就是这只总是保持在戒备状态的手,害他不管怎么“不小心”都拉不到。

“反正也不影响。”

走近时土方冷不丁冒了这么一句,搞得银时摸不着头脑:“什么不影响?”
土方抬起手指了指银时的头、身,连脚都没落下。

“你这家伙全身都是我的东西,还想怎么样?”

银时一愣,赶紧把自己打量了个遍:帽子是土方刚给他的,还有大衣、裤子和鞋,今早上睡得太迷糊没注意随手就抓过来穿了,因为两人身材相仿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但围巾是我织的。”银时抗议。

“你送我的。”

“难怪这么暖和。”

土方也没料到银时会来这么一手,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吐槽。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用目光描摹眼前这人的模样,在这破天气里依旧嚷着要吃芭菲的白痴的傻样。

“这应该不算犯法吧。”他看了看四周,空无一人,别说是带坏小孩,连个目击证人都没有。

银时闻言勾起了嘴角:“都辞职了还那么谨慎。”

无需蓄谋已久,仅仅是心血来潮。茫茫白雪天地间,一片雪花偶然撞进了属于两人的世界。

FIN.

评论
热度 ( 31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