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大院的而已

【土银】知道

文/害目
土银深夜60分
关键词:晚归

车停在街边,双手交叉放松地搁在方向盘上,身体微微后倾,嘴角轻捻住一根点燃的香烟。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这盯梢中的条子一时半会儿都不会有动静。偶尔眼珠一转,潦草地扫过街上行色匆匆的路人甲乙丙丁,这视线对任何人都是平等的,决计不会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停留更久。

然而特例出现了。银灰色的小绵羊载着头戴银灰色头盔的人停留在不远处的便利店门口,戴银灰色头盔的银发家伙匆匆忙忙奔进便利店,随即掖着新一期的jump和一纸袋看不清是什么的货品,跟来时一样奔出店门,驱车而去。

这个过程盯梢的条子看得一清二楚,也大概猜出了那纸袋子里的成分。又过了十五分钟,他这才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忙音响过两次,电话被接听了。

“喂?你还真会挑时候我刚回来。”

“今晚我晚点回来。”

“知道了还特意报告,跟猩猩说过了吗。”

他面露尴尬:“近藤老大已经默许了。”

“知道了。”

电话被不耐烦地挂断,他放下手机,继续进行无聊却不能逃班的盯梢工作。嘴上说着晚点回,其实能不能回他自己都拿不准。警察能不能休息要看浪人的心情,心情一好袭击个官府炸个飞船,心情不好就照你家屯所牌匾上泼粪,拦都拦不住。这不都盯了三天了,对象就跟死了似的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他开始有些后悔,后悔着自己每一天都打电话回去说会晚回去,结果总是食言。但一想到按照那个家伙的秉性,即使提前告知他也不会有什么改变,该吃喝吃喝,该睡就睡。甚至算计好了他因为工作劳累肯定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倒头睡,结果在算计落空的时候就打毫无准备的遭遇战,更加劳累不说,还一点没有所谓的情趣和浪漫。

情趣?浪漫?他冷笑一声,让那些东西都见鬼去,又不是乙女向恋爱游戏,连爱都没说过,一切就似乎顺理成章地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反正今天的算盘也跟之前一样会落空,不如——

他猝然捏紧了眉心,这攘夷浪人今天怎么不同往日,扮演了一回求之不得的“及时雨”?之前只是接到线索说有浪人在这一片区频繁活动,现在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狐狸尾巴走进了便利店,看他的样子像是在找jump,貌似最后的一本jump正巧被那家伙买走了。浪人似乎十分生气,而人一生气智商基本就可以约等于零,连被人跟踪都未能察觉。

于是今天他终于如约回去了——所谓的如约,同他原本所说的一摸一样:晚点儿,确实晚了点儿。女孩儿和狗狗平和的鼾声从壁橱里发出来,除了皎洁的月光,当真没有一点儿其余的光源。

白天才见过的人早已睡了,整个人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颗毛团,却几乎没打呼噜。他刚蹲下身,就听见迷迷糊糊带着鼻音的声音在嘟囔:

“……饿了厨房有晚饭留的粥……洗澡水还有热的……被子都铺好了……今天新八刚晒过……”

没等他答话,这一切却跟梦话似的哧溜一下溜走了。银白色的毛球鼾声依旧,在安静的环境下显得格外嘈杂。

所以不论多晚回来都不要紧。他躺进松软且带着被修饰为太阳味其实是烤螨虫香气的被子里,如释重负地合上眼睛。

因为他知道。

FIN.

评论 ( 6 )
热度 ( 28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