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扫大院的,此号仅有银魂相关,子博如下:
刺客信条:@被刺客招生办摸了
鬼泣:@DMC24小时观察组
塞尔达传说:@隆隆牧场新鲜出品
杂货:@史莱姆的杂货堆

【土银】窥眠

土银深夜60分
关键字:安睡

看人睡觉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合上眼皮,失去了主观意识的控制,眼珠比往常更加躁动,别说是正前方,就连侧面,上下都要彻彻底底瞧个仔细。这样怎么能算是睡着了呢?然而对于人来说睡觉就是这么没道理又轻而易举的事情。有的人在什么地方都能睡着,旷野、神社、树林、战壕……因人而异。人不仅睡,还做梦,或是光怪陆离,或是油盐柴米。睡得安稳便做安稳的梦,谁得不安稳便做不安稳的梦,梦醒了还要拿“梦与现实是反的”来做幌子糊弄自己。听起来是句废话,但确实是这个道理。

比如说现在这位,平日微蹙的英眉几乎要连成一线,手紧握成拳放在身前,,额角渗出丝丝冷汗,渐渐打湿了头发,沾湿了枕头。一口牙齿紧紧咬合,好似在撕扯猎物的猛犬,不过现在他所能撕扯的也只有略带寒意的空气。

他睡得并不安稳,这点显而易见。从他的职业来考虑应该会是一个充斥着鲜血和残肢的梦,但若是从他的身世经历来判断,梦里的残肢又该换做滚落地面的干涸眼珠。可悲的家伙,生来就注定要走荆棘密布的道路。却好死不赖,赶在人生最重要的阶段与一群混蛋结下了刻骨铭心的羁绊。

但羁绊无法进入助人好梦。他俯下身去,伸手轻轻地碰触那张被汗水打湿的脸庞,一瞬间那人放松了下来,放过了那口可怜的牙齿,捏出一手冷汗的拳头也渐渐松开,干涸的唇终于合在一起。睡着的人终于睡得安稳,原因不明,兴许是梦见了什么好事。他也终于含着笑,一仰头倒下去睡着了。

——————————

“哟十四早上好,昨晚睡得怎么样?听阿铁说你这几天一直没睡好。”

“做了个糟糕的梦。”他淡然一笑,“我梦见他还活着。”

FIN.

评论 ( 9 )
热度 ( 19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