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扫大院的,此号仅有银魂相关,子博如下:
刺客信条:@被刺客招生办摸了
鬼泣:@DMC24小时观察组
塞尔达传说:@隆隆牧场新鲜出品
杂货:@史莱姆的杂货堆

【坂银】Slimecraft 番外1

番外1。春节回家的日子就别刷网站了多陪陪家人吧


广阔无垠的草原上,羊儿们正在悠闲地吃草,然而天真无邪的羊儿们并不知道,一场灾难即将降临在它们头上……
“哈哈今天可是除夕啊,大家一定要好好热闹一下哈哈哈哈……”
坂本站在黑曜石搭建的门上发出得意的笑声,但根本没人理他,所有人都在忙着建栅栏支火炉,还有人把一群群绵羊赶进刚搭好的栅栏里。
“你要是闲得慌就去帮我把小麦收割掉!”突然出现在坂本后面的银时一脚把坂本踹下去,“这里我会帮你站着的就全部拜托你了。”
“哈哈金时,随便把责任全部推卸给别人是不对的——”坂本正要爬起来,又被新过来的一群羊撞倒横尸于羊蹄之下。
“是你啊,抱歉没看到。”赶着羊的陆奥用她条形的手扶了扶斗笠。
坂本把像张纸似的自己从地上扒起来,“陆奥!这些白色的方块是怎么回事!”
“你连羊都不认识白生活在草原那么久了。”陆奥用瞬移把羊群们搬进栅栏合上门,“它们可是新年的主角,也是今天庆祝活动的道具。”
“说到底新年这个设定不过是因为受了三次元家伙们的影响吧,这里可是mc,除了白天黑夜根本没有时间观念的世界。”银时从黑曜石上跳下来,借坂本当垫子缓冲了一下。
“嗯,不过大家设计的游戏有点麻烦。”陆奥拿出两件工具来,分别是羊毛剪和剑。“虽然我们已经突破了自己的设定可以使用火炉和工具台制造食物,但还是无法使用这些Steve的工具。所以这次的余兴活动就由你们两个来好了。”说着陆奥把工具发给坂本和银时一人一套。
看着手中的工具,银时突然怒从中起:“连你刚才都说漏了只是个余兴节目吧,想借此让我们收集羊的产品不如把这家伙关进栅栏让羊全部追着他跑,把羊累死不就好了。”
“哈哈不错的主意金时,但是还没等羊累死我就会先累死啦哈哈哈哈。”坂本把工具都收起来,想拍拍银时。“既然是难得的新年就一起玩玩吧,权当是庆祝我们第一阶段伟大冒险的圆满结束——”
“你还有第二阶段的计划吗!”银时生气地跳开坂本所能及的位置,“话说回来你连我们去海底神殿挖到的金子都还没给我吧欺诈师先生。”
“哈哈……陆奥游戏是什么!”坂本一溜烟跑到了黑曜石上大声喊起来。
【第一轮:咔嚓卡嚓的剪刀与哧碌哧碌羊毛令人心跳的冬日回忆之剪羊毛大作战!!】(银:这傻逼名字谁取的而且这对羊来说根本不是心跳的冬季回忆只是肉跳的回忆啊!)
【游戏规则:被关进了栅栏面对一百零一只羊的坂本和银时在规定时间内比赛剪羊毛和收集羊毛,共有一百只白羊和一只黑羊,黑羊毛可折算为五个白羊毛,总数相当于有一百零五个羊毛。】
“三场比赛中赢的次数多的一方将得到一处我们最近开发的矿洞的独享权。那么,比赛开始!”
随陆奥一声令下,两只被矿洞诱惑得眼冒金光的史莱姆开始在草地上干劲满满地追逐起羊来,闻到了危险气味的羊群纷纷惊慌地四散奔逃。
银时在羊群间来回穿梭跳跃,不一会就剪下了一大堆羊毛。但坂本也不甘示弱,虽然一直发出嘈杂的笑声但剪刀的动作一点不慢,羊毛像雪花一样往下掉。
坂本身手跟他不相上下,这点银时早看出来了,而且那家伙一直号称自己是和平主义者借故逃避战斗,然而真干起来的时候又格外认真。
全力以赴的两只史莱姆很快就剪光了白色的羊,银时一看自己的背包里有五十个白羊毛,这就意味着谁拿下了黑羊,谁就是这局的胜利者!
事不宜迟,银时跳下羊背,直直向黑羊冲过去,另一边坂本也冲下来,两边几乎同时到达黑羊旁边。
“坂本你让开,这只黑羊我要定了。”银时跳起来劈下一剪,坂本却伸出剪子一挡:“抱歉哈哈金时,只有这个不能让给你哈哈——”
见自己被挡住,银时不想跟坂本纠缠,他变换角度踩在坂本身上跳过他,对着黑羊落下一剪——
眼看着剪子就要碰到黑羊了,坂本却突然从下面冲出来把黑羊撞飞,自己挨了银时一剪子。
“哈哈金时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哈哈哈……哈……”坂本自以为聪明地哈哈大笑,却突然觉得自己身上有点不对劲。
“啊啊啊啊金时你还我的毛啊!”银时看到光溜得像个汤圆的坂本被吓得到处乱滚,拿出剪好的羊毛把自己包成一个白色的大方块,从缝隙里露出墨镜窥视着外面。
“第一局,旦那胜!”见银时剪下了坂本的毛,陆奥毫不犹豫地判银时胜利。
“原来对史莱姆使用羊毛剪还能剪毛啊。”银时捡起坂本掉落的毛丢到他的缝隙上,“穿上吧我又不要你的,这么卷的毛做床都硌得慌。”
“哈哈哈金时我就知道你会——诶你们别拿我的羊毛啊我还没穿上!!”坂本被从羊毛外套里抖出来,手忙脚乱地套上自己的毛终于恢复了原样。
“那么在用你们剪的羊毛做床期间,我们开始下一轮比赛——”(银:还真要拿去做床用啊你们的年终奖难道就是被子吗!)
【第二轮:毁掉一切,挥舞的剑与淋漓的鲜血,破坏破坏直到世界毁灭之砍羊肉大作战!!】(银:喂怎么上一秒还好好的温馨画面立即就变的那么血腥中二气十足啊!)
【游戏规则:被关进栅栏面对五十一只羊的坂本和银时在规定时间内杀羊,取得羊肉数多的一方胜利。】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上一秒还在轻轻松松地剪羊毛怎么这一轮就要屠羊了?你们有床还不够还要吃羊肉吗,这是适合春节放送里给人看的东西吗!”银时挥舞着剑抗议,坂本也跳出来。
“是啊陆奥,我可是和平主义者你们就这么希望我的双手沾满鲜血吗!”(银:你要有手才行啊)
陆奥转向靠在栅栏外的两个人:“不关我的事,游戏是他们设计的,有什么意见找他们。”
“他们是谁啊——假发,高杉?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银时惊讶地看向站在栅栏外的桂和高杉问道。
桂一本正经地说:“听说有免费的羊肉煲吃我就来了。”
高杉更直接:“听说可以随便射杀羊我就来了。”说着还在拿手里的弓箭瞄准。
如果是他们两个设计的游戏,那么那些长得离谱的怪异名字就可以理解了。
“算了杀就杀吧,一年也就那么一回。”银时拍拍失落的坂本,“你要是真的过意不去就弃权吧,我会替你收获胜利的矿洞的。”
“……等等我的设定是拿不了剑这个规则明显不公平!”
银时想都没想就抢过坂本的剑一把插进了他后面,然后自顾自地冲进羊群开始“骑羊与砍杀”,哦不,没有“骑羊”,光是“砍杀”。
“第二轮,旦那胜!”陆奥举手宣布,“已经没有比第三轮的必要了,羊肉煲也做好了,大家开吃吧。”
“陆奥!第三轮可是我的创意啊怎么可以忽略掉!”好不容易把剑从自己后面拔出来的坂本一蹦一跳地表示抗议。
“反正也是什么摧残羊的生理和心理的脑残游戏吧,我们已经没有羊可以折腾了。”银时看看热闹不再的栅栏和吃得热火朝天的mc奇异生物们,打算也去抢一碗热腾腾的食物。
“金时就陪我玩一局吧就一局,不然的话那个东西我们也取不回来了,就那么摆在荒郊野外的真的不好,会折价的啊——”坂本跳不动了就跑过来拉住银时,在地上滚了一圈又一圈。
被弄得不耐烦的银时把坂本甩开。“烦死了反正天还亮就陪你玩玩算了,就玩一局啊,害我赶不上吃的你就去给我挖黑曜石来吃,徒手!”听到银时的话大家也聚拢过来,有些不明真相的群众表示很想看看坂本的创意。
“话说回来这个游戏是什么?”
【第三轮:奔向光明,用自己的手段取得下界认可之骑羊追逐赛!!】
【游戏规则:比赛双方各骑一头羊从起点出发,终点为放在远处的下界之心所在地,先取得下界之心回来的一方获得胜利,可以使用妨碍手段,但不能对对方的羊造成任何伤害否则出局。】
“怎么样,是对羊友好的竞赛吧哈哈——”坂本完全没在意银时以及一堆人鄙视的眼神,拿出两个马鞍丢给银时一个。
“在你眼中mc还有不能骑的动物吗。”银时无奈地接过马鞍,两个史莱姆各自从栅栏里牵出一头羊装备好。妨碍工具是可以秘密准备的,但不可以使用Steve的工具。
“拉莫,比晒开始!”
“假发那是我珍藏的糖果!”银时气得立即就想冲下去扁桂一顿,但现在下去就算输了,他不想在这种弱智的游戏里输给坂本那个家伙。
“不是假发是桂”被淹没在羊蹄踏在草地上的声音里,一棕一白两只史莱姆迅速消失在大家的视线范围之外。
“话说那个下界之心究竟放了多远啊陆奥桑。”桂放下手里的盆看着陆奥。
陆奥依然冷静地望着光柱的方向:“不远,大概一个来回就天黑了吧。”
大家一听,不约而同地散了。
但坂本和银时还不知道他们的竞赛已经被群众们抛弃,只是一个劲地相互较劲。因为可以妨碍所以两人不停地用各种东西打对方:苹果、小麦、墨囊、线……银时心说你丫不是平时怪心疼的怎么这时候这么大方了。用木板打回去的同时一松手,一整块木板就稳稳当当地把坂本的墨镜打嵌进了脸里。
“哈哈金时接招!”坂本突然扔出什么东西,银时不屑地回头准备还击,却发现那东西直接进了他嘴里。
是矿石!银时暗叫不好,身体不受控制了,他掉下羊背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吓得坂本也立即跳下来上前查看状况。
“哈哈抱歉啊金时刚才我好像丢错东西了丢错……”坂本推起银时,看到他周围飘起源源不断的粉红色爱心,坂本立即明白自己刚才干了什么。“对不起啊金时我不是故意的!”
“……算你狠啊直接扔矿石……”银时全力想支起自己,却完全使不上力气。“不要以为这样我就输了混蛋……”
羊已经跑远了,天色也渐暗,但要是不满足的话银时就会一直保持这个状态。坂本知道对于银时来说这样回去还不如直接死在野外,翻了许久坂本终于从包里翻出仅剩的一块矿石递给银时:“你来吧。”
他身边也冒起了粉红色的爱心。
“没事金时一会儿就好了……”棕色史莱姆慢慢地靠上来,轻轻地摩挲起对方的皮肤。
“白痴啊你……”银白色的史莱姆脸上少见地泛起了绯红,一白一棕的两只毛球迅速依偎在一起。
天色渐晚。

“这都晚上了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以羊的速度还早着,我们先吃吧。”陆奥看看西边布满彩霞的天空,桂和高杉也带着纪念品走了,只剩下快援队的大家还在狂欢当中。
“烟火做好了,直接用火把点可以吗?”
“我们又不像Steve受那么多限制,点吧。”
灿烂的烟火隔得很远都能看到,在空中绽放的火花与下界之心发出的光芒遥相辉映。
“哈哈金时那就是我们第一阶段的成果看见了吗。”茂密的树叶里似乎有人在低声说话,悄悄的更像是耳语。
“那些家伙用什么东西点的烟火,这设定越来越乱了。”
“没关系啦哈哈,他们也都是很厉害的家伙,相信会有办法的。”
“……也是啊。”
“金时。”
“啊?”
“我……新的一年也要多多关照啦哈哈哈。”
“莫名其妙的家伙,那是当然。”
月光被方格叶子切碎撒在透明的的皮肤上,过了今晚便是新的一年。
“我们的冒险还没有结束。”
没错,这个世界里还有更多无限的可能性,只要你与我在一起。

END


评论
热度 ( 6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