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大院的而已

【坂银】Slimecraft 10

10。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

经过坂本漫长的劝说和过渡时间,银时终于冷静了下来。毕竟地狱之门只是找不到了并没有消失,好好寻找的话一定……
一定能找到个头啊!地狱的地图是无限刷的谁不知道,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猴年马月才能找着?想到这就来气,一生气智商就下降,以至于坂本趁虚而入地提出去地狱遗迹内部逛逛的时候银时想也没想就跟着去了。
地狱的照明全靠外部的岩浆,但岩浆的亮度毕竟有限,地狱遗迹的里面完全照不到光。所幸坂本带足了火把,两只史莱姆就贴着地狱砖组成的墙走一截在右边插一个火把,一来照明,二来可以防止迷路,回去的时候跟着在左边的火把走就可以到进来的地方,在这种时候谁也不想添出新乱子。
遗迹里也有不少怪物,到处都是的僵尸猪人,主世界有的骷髅,有些意外的是他们发现了红色身上带火的史莱姆。但这些怪物都只是与他们擦肩而过,没做出任何特别的行为。
说实话,有点无聊。
地狱遗迹里有的特殊物品就是宝物箱,搜刮了几个箱子以后两只史莱姆已经收获了金锭、马鞍和马披的战甲若干。还有些苹果,两个家伙也不管自己的设定当场就吃,发出跟Steve吃东西一样咔哧咔哧的声音。
“咔哧咔哧,咔哧咔哧”
“喂,苹果我们不是吃完了吗怎么还有这种声音——”银时吃完了自己那份转头去看坂本,瞬间呆在了原地惊恐地望着坂本上方。
“怎么了金时,你要是要的话我这份——金时?”坂本纳闷地看着银时僵住的惊恐表情,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哈哈大笑起来:“想吓到我吗,哈哈不过很可惜金时我可是——”说着坂本望向银时看的方向,只见火光照不到的黑暗里隐约浮现出许许多多的灰色轮廓,咔哧咔哧的声音仍在耳边回响。
“哈——哇啊啊啊!”
几分钟的完全黑暗后,两只史莱姆终于找回了一点光明,然而这点光明却是在他们的下面被发现的,1x1大小的一栏岩浆发出微弱的光芒,照亮了他们,也照亮了一点围在周围的东西。
“金时金时,我们中头彩了,这是凋零骷髅啊它们的头可以——”
“与其考虑怎么拿别人的头不如考虑一下怎么保住你自己的头吧!”银时拼命晃动身躯,却发现他们被拴绳吊在了栅栏上,这场面似曾相识。
“——话说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这样啊哈哈哈!”坂本看了看下面不时冒出火星的岩浆,声音突然打起颤来。
“你们这些家伙要干什么!”
凋零骷髅们秩序井然地让出一条道,一只通体雪白的大蜘蛛缓缓地爬进来,奇怪的是它却只有两只眼睛,借着微弱的火光如宝石般的灰眼睛映出银白色史莱姆憎恶的面容。
“区区低等生物,竟敢用这样恶略的态度对待上天的使者。”蜘蛛轻蔑道,“若不是刚才听说你们有制造那位大人的办法,我胧现在已经让你们葬身于此了。”
什么鬼这家伙中二晚期吗,跟某个在头上绑绷带的逗比骷髅有的一拼啊。银时在心里嘀咕着愣是没有说出来,手上的武器也估计是被缴走了,坂本的箱子也不见了,没有比眼下更糟糕的情况……
也许更糟,因为刚才的晃动坂本这个啥都晕的家伙居然连拴绳都晕,一个没撑住低头就是一堆马赛克喷涌而出,瞬间浇熄了下面的岩浆。
什么鬼原来呕吐物能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吗!银时也来不及吐槽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突然的黑暗也着实吓了凋零骷髅们一跳,银时趁黑利用拴绳的弹性荡向一个离得近的凋零骷髅把人家撞得七荤八素,顺便夺取剑将拴绳砍断。两个凝胶物体立即掉在地上发出啪唧的响声。
糟糕!银时立即把有些扁了的坂本推到墙边自己顺势滚开,刚巧避过胧发射出的毒液。
“太天真了,以为这样的程度就可以解决我们吗。”黑暗里胧会发亮的眼睛自地面移上屋顶,“在这黑暗中处于不利地位的只是你们——”
“对不起你刚才在说什么?"银时的声音在胧旁边悄然响起,"别以为只有你们节肢动物会爬墙啊!”
带节肢杀手和亡灵杀手附魔功效的钻石剑劈下,受到成倍伤害的胧连忙避开,却还是被银时刺到了一只眼睛。
“迅捷药水真的是很了不起的东西,那个白痴Steve不会用拿来给我们刚刚好。”银时迅速跳下趁胜追击,“那边那个恢复了就赶快过来帮忙!”
“知道啦别催啊金时!”坂本将刚刚喝过的回复药水玻璃瓶丢掉,喝下另一瓶迅捷药水拿出自己的枪。“刚好还没试过这东西的性能,就由我来大展身手吧!”话音未落坂本便跳起向一只凋零骷髅扣下了扳机。
“砰!”
枪口爆出的不是子弹而是彩旗和纸屑,银时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刀怒吼为什么要相信那个没有脑子的家伙!
“哈哈抱歉拿错了,这是准备在回去的庆祝会上用的——”
“谁管你啊!”
众人默契地吐槽过后继续大战,被卷入胧和银时战斗的凋零骷髅顷刻间倒在原地化为了尘烟,留下一堆经验值和战利品。被无视在一旁的坂本捡起地上散落的骷髅头,突然有了主意。
而在另一边,胧和银时已经从遗迹内部打到了外面,两边都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战斗陷入僵持。
“没想到区区一只下等生物,竟能将我逼至这番境地。”胧抖擞精神重整阵势,“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你的药水加成应该坚持不了多久——”说着胧突然吐出一口毒液,银时闪避,谁成想胧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用毒液把我逼到预定的位置下手吗!银时咬牙用剑抵挡,被气力震飞出去打在一堆灵魂沙上,剑也飞出去掉在一旁。
“到此为止了。”胧冷酷的声音逐渐逼近,银时却突然轻笑了一声。
“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什么!”银时在胧将要逼近的时候向上一跳,一翻,躲过蛛腿攻击的同时贴在身体上靠沙堆借力反弹,胧冲过来的力量全部被史莱姆的弹性转化成了弹力把他反弹出去。
不对!胧尽力一看那刚才飞出去的钻石剑竟然剑柄插在沙里,尖利的剑刃正对着他,原来刚才并不是剑被震出去,而是银时故意设置的陷阱。
“给我去地狱——哦不,你们已经在地狱了。”银时坏笑着用胧借力把自己弹开,只见那只白色的蜘蛛加快了速度一头插在闪耀着蓝光的剑上,动弹不得。
银时如释重负地坐下来,这才发现刚才受到的压力太大,身体的不适感十分明显,这要换算在Steve身上估计就是伤血比较严重的状况。原地坐着休息了一会,现场也没有别的凋零骷髅来打扰,难道都被消灭了?银时感觉恢复地差不多了站起来,终于看到坂本远远地跑来。
“哈哈,金时,快跑!”
然而坂本一个还好,他身后竟然有一个长着三个脑袋的巨大灰色物体在空中飞着追赶他,即使加了迅捷药水也只能勉强保持不被追上。
“那是什么鬼东西啊!你白痴吗偏挑在这种时候——”顾不上吐槽银时赶紧接下坂本丢过来的迅捷药水喝下一起跑,“话说你的枪呢,对付这种东西应该用远程才对吧!”
“哈哈你提醒我了金时!”坂本一个急刹车以最快速度掏出黑色的枪对准怪物扣下扳机,“这次绝对不会错了!”
的确这次没错,枪里喷出的子弹准确无误击中了天上的怪物,被击中后怪物都会有点迟钝,银时就抓住这个机会跳砍。二人通力合作一阵疯狂攻击,那怪物终于掉了下来。
“话说不对啊普通的凋零应该被打了不会掉下来啊,难道是我弄错了哈哈!”
“笑个屁啊现在不赶快解决这家伙——”银时正要乘胜追击,却突然感觉到一阵异样感。
糟糕,中毒了!
坂本赶紧跑过来顶住瘫软下去的银时,从箱子里翻出牛奶给他喝下。那凋零也抓住这个机会重新立了起来。
“真是厉害的孩子啊,现在终于能给我说话的机会了吗。”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普通的凋零应该不会说话吧。”坂本神色冷静,枪却在不住地颤抖。
“应该跟你们一样,我是个bug,也并不知道自己是谁,不过既然我出生在这宛如虚无的世界里。“凋零突然弯起它白条状的眼睛。”就叫我虚吧,请多关照。“

TBC.

(这真的还是mc的方块世界吗!(捶地

评论
热度 ( 5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