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的扫大院的

【银魂】【盗墓】《银他妈第负2话 这些家伙都是从哪个次元来的神经病》

不惜转载就是要说!强推!!这个文笔又好又有病的墓墓没有人要我就带走!


苦夏症:



#一发完此话#




银他妈第负2话  




这些家伙都是从哪个次元来的神经病




蜷在驾驶座上的苏万抱着怀里的游戏机睡得正香,听见锣声的他不禁皱起眉头,嘴里嚷嚷了两句“别烦”,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黑眼镜直接把敲锣的木棒往苏万脑袋上磕了一下,大喊道:“考试结束,收卷!”
“我靠,试卷我他妈还没做完呢。”苏万猛地惊醒过来,飞快弹起身坐直,额头一下撞到了车窗玻璃上发出声闷响,他倏地反应过来自己不在考场,于是惊愕地转过头环视四周。
看见黑瞎子师傅时苏万揉了揉额头,尴尬地小声咕哝:“搞得我还以为在高考考场里……”
“你睡太死了,要学会调节自我,不能把有些事情看太重,高考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黑眼镜耸耸肩,把锣塞到了座位底下,轻吹了个口哨:“现在咱们开始兜风吧。”
“我们要往哪里走?”土方拿着蛋黄路问道,他听见了发动机震动的声音。
“先逃离战场。”
话音刚落,四人感到身处的卡车竟然开始猛烈地震颤晃动起来,发出咔啦啦的声响,仿佛整个在往外拼命地生长。
“这是怎么回事?”土方惊愕地看着车子的内部许多东西开始进行不断地分裂重组,听见金属与金属敲击碰撞发出的叮叮声,整个人都坐不稳的他不得不抱住了一块坐垫。
这辆老土得掉渣的卡车绝对不像它的外表看起来那样平淡无奇。只见它的外壳开始缩紧、重组,整个车身甚至开始立起来。土方觉得场景怎么看怎么熟悉,难道这车他妈还是擎天柱他二次元的亲戚?
不,或者按照原著的尿性,另外一种更大的可能是……
“逃亡前得把这辆破车子改装改装。”黑眼镜说这话时他单手吊在车子的后视镜上,后视镜还正在不断地沿着线路往上升,在其他人的狼狈里显得非常从容,“你们找到坚固的地方支撑住,再过半分钟就好了。”
然后一脸镇定自若的他被头顶上方掉下来的银时砸个正着。
整个车子里好像翻了过来,车厢中除了吊着扶摇而上的黑眼镜和银时所有人都跟着猛地摔下。
黑眼镜突然一脚就把衣服领子挂在后视镜上的银时踹了下去。银时感觉自己的头狠狠地磕在了座位下面,那里突然打开一个大洞,他猝不及防跟着滚了进去。这是个狭长的通道,他面朝下极速摔在了地上。
“喂……老子要咒那个墨镜混蛋喝一箱机油啊。”银时捂着一脸血,打量着自己所处的空间,这里类似一个控制室。
面前的屏幕上模糊了几下,突然出现了一张黑眼镜的脸,他说道:“你们都到相应的驾驶舱了吗?”
说着屏幕上的窗口突然分裂成了五块,分别出现了几张不同的脸。摔的鼻青脸肿的土方说道:“喂喂,这里他妈是哪里啊?驾驶舱是啥?”
苏万解释道:“这是白色恶魔机体。
本机就是在因缘际会之下由阿姆罗·雷驾驶而在GUNDAM历史上留下赫赫之名的初代高达。作为V计划里 RX-78系列的二号机,也是GUNDAM史上 第一次MS战的参与者,并在一年战争中后期创造了奇迹般的战果,被吉恩军驾驶员称为'白色恶魔';然而本机得以称为最强的最大原因,本机在阿·巴瓦·库攻略战中与夏亚所驾驶的 MSN-02吉恩号交战时双双被毁。
目前我方看到的即为通过一辆破老爷车修复改造的仿真品。欲查看更多信息请点击此处展开全文……”
银时抄起洞爷湖就往显示屏上砸:“你小子快给我闭嘴啊!他妈不要照着百科上的东西读,你当阿银我是没有看过高达的人吗?喂,你们绝对是带了外挂这种东西进入我们世界的生物吧!”
“天然卷你冷静一点。”黑眼镜严肃地说,“虽然说是捏他,但眼下更重要的是要逃离这些催租的可怕人类。”
银时停下木刀问:“你想说是靠这台高达?”
“对,操纵它在江户上空的屋顶上跳走。不过让它完全流畅地启动需要五个驾驶员共同配合。”
土方说:“然而我们现在只有四个人。还有,你认为我们会互相合作吗?”
“为什么不呢。”黑眼镜道,“我现在想告诉你们,在这个机体外的江户,应该大部分都被感染了。”
他往操纵台上点了几下,公共屏幕上弹跳出一个信息框:“R型病毒体,由天人携带而外来的病毒。易感人群是有讨取债务心理的地球居民,此种病毒由催债星天人携带进入地球,目前尚无抗体。”
一阵沉默。
苏万说:“要想救江户这座城市的话,你们绝对要先逃出去。”
“这些人今天突然的疯狂催债,就是因为这个病毒?”
“对。”
“好像是因为某人自己交错了房租吧。”土方说。
“那么还差一个驾驶员。”
苏万打开了地图,看着上面的指针:“师傅,他目前离这边还有500米远。”
“谁?”银时问。
“我们的第五个驾驶员。”黑眼镜说。
苏万补充:“3分钟内他应该就到了。”
远方传来一声轰隆巨响——什么东西突然爆炸开来。远处的房屋因为失去支撑缓缓倒塌了下去,倒成一摊废墟。黑烟里有一个身影朝这边走了过来。
那是个东方面孔的男人,手里拿着几根雷管。他在近处停了下来,把头上的假发摘下来,朝这里的方向挥了挥手。
“是暗号。”黑眼镜说道,按了几个键,机体做出了同样挥手的动作示意,同时说道,“苏万,打开通道把我们先放出去吧。”
几声机械的响动,三个人立刻滑出了机体。他们出来的一瞬间就感到四周弥漫着烟熏味,四周翻腾起滚滚黑烟。
他们呛得咳了一会儿,就听见黑眼镜说道:“来得太慢了。”
“我已经努力突破小花的手下了。”一个声音回答。
“介绍一下,这是我倒数第二弱鸡的一个徒弟,也作为——”
“等等,莫非你是……”银时打断了黑眼镜说的话,他看着那个走上前的男人,震惊地说道。
“你就是隔壁Young Jump那个一击男里面的埼玉老师吗!”
“……你大爷的,我他娘能掐死你吗。”
把手里的假发带回头上的吴邪说道。
【TBC】 




 [3年Z组的黑眼镜先生]
黑眼镜脑勺后扎了个小辫子,嘴里叼着香烟站在讲台前似笑非笑地望着学生们。
角落里的银时看着老师这幅吊儿郎当的样子终于忍无可忍了,他腾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叫道:“喂喂我说你小子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凭什么不仅占了动画正剧线连这个捏他的部分也要掺和进来!你丫到底有多闲着没事干啊!”
“这当然不能怪我,银时同学请你先坐下来,以及上课请记得不要抽烟。”黑眼镜叼着香烟淡定地回答。
“都说了这不是烟,这是棒棒糖啊。”银时把巨大的草莓牛奶味糖拔了出来又塞回了嘴里,“只是因为吸得太厉害所以冒烟了而已。话说老师你不也是在抽中华烟。”
他说完指了指讲台上那包开着的红色包装小盒。
“这不是中华,这是黄鹤楼。”黑眼镜严肃道,“因为中华更贵,所以要把黄鹤楼的烟装在中华里抽起来显得档次高一些。”
“嘿,十四,这两个家伙在说什么呢?听这对话,原来终于要开始上经济课了吗!”近藤偷偷地凑近土方的座位小声问道。
“不,他们应该在吵架。”土方说着看了看银时,那家伙正摸着一头银色的卷发不甘示弱地以同样吊儿郎当之态盯着讲台上的黑眼镜,还往后一仰靠着椅背把双脚翘到了课桌上。
“银时同学,请端正好你的上课坐姿。”黑眼镜看着变本加厉的银时于是又加了一句道,“啊啊,那么哑巴不对现在是班长,过来帮下这个家伙的忙好吗?”
张起灵走下座位到银时身旁,他伸出奇长的发丘指,“咔啦”一声瞬间抽出了银时嘴里的棒棒糖,然后扔进了垃圾桶。
不愧是中国第一好班长,竟然能够从我嘴里抢出甜食。银时看着垃圾桶内的棒棒糖想着,感觉嘴唇上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流了下来,那种心情就仿佛看到有一坨猩猩粪在脚上一样。
“那老师,我有个问题想要问啊……”于是银时捂着一嘴四溅的血说道,“为什么这个无趣的凑字数的捏他要叫'3年Z组的黑眼镜先生',以前叫做'银——八先生'看起来就像是个恶搞一样,但是你叫'黑——眼镜先生'不仅看不出恶搞而且更像是妥妥抄袭了啊。念起来还死拗口死拗口,简直就像吃鸡蛋拌饭的时候觉得非常单调所以不小心咬到舌头好像这样能在一餐里加点肉一样。话说黑眼镜这个名字本身就很拗口吧,所以主角换成阿银我不是真的更好吗?”
“这依旧不是抄袭而是恶搞。”黑眼镜认真地回答,“难道你不觉得'3年Z组的黑——八先生”非常滑稽吗?”
“……听着好像很有道理。”
银时撑着下巴点头,没想到下一秒钟黑眼镜说出一句把他气得吐血的话:
“所以啊,不用脑子思考的银时同学,给我到走廊里罚站去!”
“喂承认了这个名字不要以为就能捏他老子的东西啊!你他妈不就是个冒牌货!”
于是,银时在上学的第一天,就被3年Z组的黑眼镜老师罚站了一节课外加收获三千字检讨。




教室里黑眼镜接着说:“好,在阿银同学罚站的时间里,就来回答我们本期的读者来信。”
“话说居然真的会有读者来信吗,真的不是作者自己自问自答搞的吗……”新八腹诽。
“来自'不存在的星球的中二糖墨镜'同学说:黑眼镜老师你好,虽然说感觉这个世界的主角都换了,但是我还是很想问,能不能告诉我作者这样捏他猩猩的漫画真的不会被告上法庭吗?真的不会被真选组的警察叔叔们带走吗?”
黑眼镜对着信沉默了三秒钟,然后愉快地说道:“好,我们来看下一封。”
“喂!这个人的立场转变得也太快了!明明是第一次接读者来信就直接跳过了啊!简直比阿银还不要脸!不对,或者说这两人绝对完全不相上下。话说我也很好奇,作者这样恶搞真的不会被警察带走和猩猩绑在一个监狱吗?!真的不会吗?!”新八吼道。
“好,下面一封,来自“是星星不是猩猩”的同学问:你好,我是特意改名来信的漫画《银魂》作者空知英秋,我只想问啊……”
黑眼镜对着信沉默了三秒钟,愉快地说道:“好,我们来看下一封。”
“于是,下面一封是来自'不知道该叫什么'同学的信,他问我们:你好,我是特意改名的、小说《盗墓笔记》的作者南派三……好,我们来看下面一封。”
“下面是来自……《机动战士高达》全体动画制作组的来信,他们说……”
黑眼镜停了三秒钟,接着说道:“好,本期的'3年Z组的黑眼镜先生'到此结束。如果有的话,期待我们下期再见。” 




【TBC】


评论
热度 ( 6 )
  1. 樱花冻史莱姆苦夏症 转载了此文字
    不惜转载就是要说!强推!!这个文笔又好又有病的墓墓没有要我带走!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