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大院的而已

【坂银】Slimecraft 8


8。不熟悉的地方总让人觉得拘束

“由于上一话老大死了所以这个故事到此完结,谢谢大家——”
黑暗压抑的边框里一坨棕色的黏胶带着满身的青筋挤出来打断陆奥:“等等啊这不是没死吗陆奥你又趁我不注意擅自篡改剧情——诶我为什么要说又哈哈哈意义不明啊——”
“真正意义不明的是你个脑空无物的家伙啊!”银时举起木剑狠狠地砸向坂本,伴随巨大的震动黑色的背景板倒下露出原本的世界,前往地狱的黑曜石之门即使在白天也源源不断地散发出一股阴冷之气。“正好啊你这样的家伙下地狱不是正好么,可以直接省略死亡的步骤一次性变成亡灵了。”
然而看着银时及他身后散出的黑影坂本不为所动,仍在好像什么都没察觉似的一个劲儿散发乐天派专属的傻气。
“不过听说下界有好多主世界没有的独特资源,这是我们扩展生意的大好机会啊金时!,会有稀有的金属也说不定!“
稀有金属,这个诱惑倒是十分诱人。可能是个人体质的原因银时吃矿石的时候像吃糖一样都是甜的,矿石品质越好甜味越重,厌倦了索然无味的煤矿和铁矿,钻石矿又被坂本小心翼翼地珍藏着完全没法下手,干嚼甘蔗制造而成的白糖已经没法满足银时对于糖分大神的追求了。不得不佩服欺诈师先生的高超技巧正中靶心,但是心里的恐惧还是战胜了食欲,大半夜去挖黑曜石造的钻石矿库房都比去寻找未知的矿石要来的简单。
”哈哈事不宜迟我们快点出发吧金时——金时?“坂本正想上前用套着铁头盔的身体撞银时一下引起他的注意,却赶不巧被一只到处乱窜的兔子撞得直接跟颗炮弹似的——还真是颗炮弹,旋转起来,通体的银白色钢球准准地没入黑曜石之门的紫色深潭消失不见。
”那个……我还是不去了吧……“银时带着一头冷汗回过神,却发现已经没有了坂本的身影,只见陆奥搬着一个土块在填洞穴上部的空缺,无奈那个空缺是圆滑的半圆形方形土块怎么也塞不上。
”如果是找老大的话,他已经下地狱去了。“陆奥随手放下土块指指黑曜石之门,然后一个瞬移又不知跑去了哪里,剩下银时一个人在原地满脸煞白。
”我的脸本来就是白的这什么破形容!“摆弄两下头盔把它戴正,手里的木剑传来令人心安的稳重感。望望庄严的黑曜石之门思考再三,银时终于叹出一口气跟大义赴死似的站定在大门前深呼吸一口,身后猛地传来哼哼的声音,转头一看竟然是头棱角分明的猪!这种下了大决心去摸恐怖箱结果只摸到毛刷子的欺骗感一般人的心脏能承受的了吗!条件反射银时对着猪就是一剑,嗷嗷乱叫的猪反倒冲过来毫不费力地把他顶进了黑曜石之门。景物逐渐溶解,短暂的读条后展现在银时眼前的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黑红色的岩石不时燃烧着烈火,滚滚岩浆带来的不是明亮和舒适而是更深一层的恐惧。穿梭在其间的僵尸猪人原本快援队就有一个,银时已经见怪不怪了,眼下比较难办的就是到处都看不见坂本的身影。幸好照明还不错,银时这才敢走出去寻找坂本。
”呜——“
银时一个激灵靠在岩壁上,安静的环境里突然一串好似小女孩呜咽的声音足以把任何人吓个半死。所以说根本不该来啊这种地方,但现在回去的话被问起来,说”因为太害怕了所以回来了哈哈我真是没用啊“这样的话还不如去死,杀起侵略驻地的僵尸好似夜叉降临的家伙怕鬼怕得不行,这种事无论如何要保守住!
一个人走在昏暗的地方,与各种怪物擦身而过,耳边时不时略过忽远忽近的恐怖音效,银时已经在心里把坂本和那头猪用栓绳挂在栅栏上吊打了几个来回。虽然是个没什么用的家伙,平时总以和平主义者自居,但至少不管在什么环境下都能笑得出声来这点还是可以肯定的,不过他的自信大多数时候都是没来由的自信,所以并没有什么卵用,想着想着银时都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需要找到那家伙了。
又一声呜咽让银时把刚涨起来的信心抛到了九霄云外。
”喂——辰马——我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快点出来啊——“银时故作镇定地喊了两声,”真拿你没办法啊好不容易来趟下界就想玩踢罐子吗——“
喊着喊着银时想起以前有次晚上迷路的事,好好的森林里突然传出 ”啪踏啪踏“的怪声音,而且走哪哪有,坂本一脸淡定倒是把恐惧超自然事物的银时吓得够呛,结果为了掩饰还拉着坂本一起唱哆啦a梦歌——话说这世界真的有哆啦a梦吗,那个圆润的东西根本就是对mc世界赤裸裸的挑衅吧!
后来证明发出怪声音的正是他们的同类史莱姆……
银时摇摇身体从打不住的回忆里挣脱出来,下一声呜咽简直近在咫尺,他连忙抓紧剑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有手,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啊哈哈哈金时你原来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没过来正要回去那边找——”
看见坂本依旧欠揍的脸银时怒火中烧正要上前开打让他真正地去死,走近了一看才发现坂本正牵着一根栓绳,顺着往上看吓得银时一软差点粘在地上。
——一个方块状面无表情的东西正飘在空中颤抖,不时发出刚才他听到的呜咽声。
“怎么样金时,这是我刚才在那边逮到的东西,从来没见过感觉很稀有的样子啊哈哈哈——”
一记暴击让坂本直接破坏了一个方格完美地嵌进地下,栓绳掉落,那东西迅速飞上天不见了。
“我还说什么奇怪的声响原来是你这家伙搞出来的!”银时拿木剑当撬棍把被塑成方格形的坂本撬出来,“在寻找稀有的东西之前先看看自己有没有丢失什么东西,比如脑子。”
“话说金时。”坂本抖动几下把方形的自己抖回圆形,“我刚才似乎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你的幻觉吧。”银时毫不犹豫地打断,“连那种跟漏气气球似的东西都有,能叫你名字的东西也应该会有。”
“是吗哈哈……”坂本收起栓绳拿出火把,“那就走吧金时,我们的冒险才刚刚开始啊哈哈哈……”
今天没有出发,坂本后面被插进火把暂时阵亡了,而银时正坐在另一边靠着刚烧过的岩石取暖,顺带思考怎么处理这家伙的办法。
不过回想回来,以前在沙漠神殿的时候他们到底是怎么逃离的,看来在他过度疲劳晕倒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银时渐渐意识到一个他最不想承认却完全是事实的答案,有关明明机会很多他却一直没有离开这只棕色毛球的真正原因:
他不想离开。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0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