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大院的而已

【土银】冬帽子


与夏天恰恰相反,冬天的时候人们恨不能用各种衣物把自己从头到脚包裹严实。帽子、口罩,耳罩、围巾、毛衣、外套……花半天功夫整装完成,自信可以抵御凌烈的寒风。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哦不门槛,帅不过三秒就被冻成了狗。
但不管怎么说,银时就是不喜欢戴帽子,即使天冷也不。
每天按时在早晨到来的新八戴上了姐姐亲手织的帽子,神乐也解开了固定形象的团子头,戴上没有恶趣味猫耳的帽子带定春出门散步。定春……它的毛那么厚根本没有戴帽子的必要吧,话说狗要带什么帽子!
于是某天约会土方提出要送银时冬帽的时候,被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那种东西根本派不上什么用场买了也是浪费钱,还不如把钱花在更有用的地方,比如甜点店的限量草莓冰淇淋蛋糕……”
说着那狡黠的红眸便飘向闹市区的方向,花花绿绿的霓虹灯散发出的不仅是光亮,还有消融了寒冷的温暖。而他们站在凄清无人的公园里,说好了一起去老爹那喝酒然后该干啥干啥。远离尘嚣,远离繁华,远离温暖到令人窒息的空气,情愿就两个人相互依偎着取暖。
银时喝多了酒,顶着张绯红的脸眉飞色舞地絮絮叨叨些再平常不过的小烦恼,无非是钱难挣娃能吃老妖怪难对付,偶尔还有白痴追着白痴到万事屋里拆房。而那银白色的卷发,与热得发烫的脸正相反,仿佛结了层薄薄的冰霜。
本身就是白色的,本身就是倔强的,所以你不知道他的头上是不是落了雪,是不是冷得牙齿在悄悄打颤。即使冬天也只是在往常的装束上加了外套和围巾,干燥起皮的唇间吐出白气,却依旧得意笑着的那张蠢脸。
怎么会让人如此迷恋?
肉体的燥热就用情欲来填补。但不论如何纵火,皮肤被汗水浸透,那冰冷的发色也不会丝毫转变。奇怪,明明整个人热得几乎快要自焚,汗水浸湿刘海滚过鼻尖。他将手指插进那乱蓬蓬的卷发里,一股淡淡的寒意逐渐自指尖开始侵蚀。
他眼睑低垂,青色的眸子恍惚看见冰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发尖开始,不知不觉吞噬了那微弱的银色光芒。
没什么用,他总是这么说。
头顶覆盖着白雪,他不冷。
头发被冷水泼湿,他不冷。
皮肤被刀刃划破,他不冷。
不冷,感觉不到,没关系,习惯了。
……果然还是送他一顶吧,不管多么寒冷的冬日都能抵抗严寒的、最温暖的帽子。

次日一早,银时睁开眼时最先看见的就是那让人既火大又无奈的v字形刘海。他尝试动了一下,脖子没问题,但怎么脑袋动不了。一看原来是被这家伙的手扣住了,双手十指张开,松松地捧着这颗毛茸茸的脑袋。话说就这么压了一晚上手不会麻吗,再仔细一看,那手臂却刚好从他脖子的空隙穿过去,所以没什么大碍。
话说这家伙,做不好好做,一直拿手揉别人的头发,揉着揉着还露出很落寞的表情。魂淡看不起天然卷吗!表达怜悯的话老子才不需要!话说这人——银时稍抬起头把下面那只手抽了出来塞进被子里,再将被子往上扯了一些好盖住另一只手和他的大半个脑袋——之前还说过要送他帽子什么的,发什么神经?想着他伸手去碰触那柔顺的黑发,冷不丁缩回了手。
看吧,连你自己不也是冷的,总在为别人瞎操心的家伙。不过……
他突然笑起来,如同撞进了冬日阳光的温暖。学样将手覆上那黑发,冰冷的发丝不过多久就可以变得同手指一般温暖。
“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咯。”他得意地笑着,重闭上眼,静静地享受这份冬日初晨的静谧与温存。


“其实我说了不要帽子的原因是……”说着银时捡起一顶不错的白色毛线帽戴在头上,过了片刻突然一把摘了下来,一头卷毛猛地炸成了鸟窝似乎随时会有小鸟飞来筑巢。商店里立即爆出一阵笑声。


“你笑起来太可怕了给我闭嘴啊混蛋!”



FIN.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