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大院的而已

【土银】想标题什么的太麻烦还是来碗橙耳粥冷静一下吧


“喂,什么事?”
“没什么,今晚能过来一趟么?”
“啊?今天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吧你发什么神经。”
“叫你过来就过来啰啰嗦嗦有完没完!”
电话那头的人突然摔了电话,搞得电话这头的土方一头雾水。退出通话界面时他特地看了眼日期:12.22。按节气来说今天是冬至,但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年里夜晚最长白昼最短的日子罢了,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还是说对那家伙有什么意义?土方接连回忆了几个人的生日,没有哪个在十二月生的,生日惊喜的猜想破产。再说别人过生日关他一个五月份生的什么事,一开始就从那方面想显然是白痴行为。
在这冬季里连攘夷活动都随着飘落的雪花融化在路灯温暖的怀抱中,就算是恐怖分子也不会喜欢在这样寒冷的天里搞破坏,说不定到堆雪人比赛的现场还能抓几条大鱼回来。
给手头上最后一份文件盖章签字,今天副长的工作算是全部完成了。估摸着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事,土方跟近藤他们打了个招呼,出门直奔万事屋方向。
冬至这天天黑得早,天气预报说会下雪,但这都一天了连个雪片都没见着。想着是不是靠占卜那种听起来就很不靠谱的东西来预测天气的某位天气预报姐姐气数已尽,土方只套上外套围上围巾,挂着刀就出了门。反正明天是公休,今晚也许就不回来了。
刚一进门土方就被从客厅里延伸出来的绿色藤蔓吓得连退几步,但从外面看没什么异样,他没走错门跑到后面的屁怒闾家里去,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植物?
“这里什么时候改做植物园了,喂万事屋——”土方走进里屋,才发现这些盘延错综的藤蔓都来自于电视机旁一个小小的花盆。红色墙面上满是绿色,一颗白毛脑袋在里面很是显眼。他正抱着一个盆站在藤蔓前像是在采集什么,听见脚步声也只是头也不回随便说一声“这不是来了吗”算是打招呼。
“你是不是又弄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这种植物不是地球上的吧。”土方靠近藤蔓仔细看了看那些藤和叶,没在记忆里找到类似的生物。
银时把盆塞到土方手里转了转手腕又活动了一下肩膀:“那正好你来采,搞半天累死我了先休息会……”
土方愣愣地看着盆里橙色的不明物体,手突然伸出稳准狠地一把抓住准备落跑之人的衣服后领。“你先给我解释下这什么东西!”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银时甩出一本厚重的东西糊在土方脸上迫使他松开手,接着便开启了强行解说。

今天的天气很不错,完全没有天气预报里说的要下雪的迹象。坐在河边堤岸上的银时咬着竹签,眼神就跟十二月的河水一样平和。但与其说是平和,不如说那双死鱼眼比平时更死了一点,就如同这冬日里缓缓流淌的河。
“那帮臭小鬼,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他们了。”
半小时前万事屋三人做完委托回来,路上遇到了正要去万事屋找神乐的公主,说是冬至日这天天守阁里会搞宴席。平日里吃紧的大胃女怎么会放过这种免费的不限量大餐,自然当场就与他们告别跟着公主走了。又过了一会儿遇到了阿妙,说是九兵卫家有冬至聚会要带上新八。当然也有邀请银时,但银时突然想起昨晚上神乐睡熟后突然找上门来的东城。
也许因为是大晚上,所以只有银时看见了这个柳生家的上层人士双眼含泪仪态全无地抱大腿拜托他不要答应明天九兵卫的邀请,看来上次的生日会给他留下了连小明都算不出面积的心理阴影。
当然好处不是没有,只是……
“这白痴给我十张风俗店的代金券算怎么回事啊!”银时气得差点想直接撕了那个信封,但转念一想卖给居酒屋的那些大叔也许不错,便放了这些无辜的纸张一马。
那么团子也吃了,脾气也发完了,银时站起身拍拍屁股准备走人。这一站不要紧,冷不丁出现在坡下的粉色物体把他吓的又坐回到草地上。
其实倒不是那个东西的样子有多可怕,而是一堆枯黄的草里突然冒出个粉红色果冻,那感觉就像人群里突然钻出来一个光头一样。
银时小心地站起来,一步一挪地靠近那个东西,试图弄清楚那是个什么。
“史莱姆?”看清了那玩意儿的全貌连银时自己都不相信,史莱姆不一般是绿色的吗怎么这坨会是粉色而且看上去跟樱花草饼似的……
银时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只史莱姆突然动了一下,在银时惊恐的的注视下转过身来,露出了正脸。
“怎么会有戴墨镜长胡子的史莱姆啊!”银时一怒之下条件反射地抽出木刀一刀劈下,史莱姆瞬间化成了一堆烟,原地只剩下一本书和一个精致的香囊。
【系统提示:恭喜您获得说明书一本,神秘种子一颗。】
“系统提示是什么鬼,这说法也太笼统了吧!”银时转身就要走,但无奈他每走一步面前就会跳出来一个所谓的【系统提示】,前面的还不消失,一直堆砌直到他寸步难行。

“所以我就把这玩意儿捡回来了。”银时从书里抬起头,却发现土方的脸色黑得骇人。“喂你怎么了,跟黑面神似的。”
“槽点太多了,首先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史莱姆存在啊!”但土方转念一想他在这江户见过的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也不在少数,一个史莱姆应该算不上什么。“所以你怎么处理那颗种子了?”
银时一脸“你傻吗”的表情抬手指了指满屋的藤蔓:“这不都是吗。”
“你当我白痴吗怎么会有种子长那么快!”土方抓起桌上的书仔细翻阅起来,“你看过这东西了吗?”
“啊啊,大概就是这种奇怪植物的介绍之类的……”
预见到要是听这家伙说的话永远也搞不懂,土方明智地自己翻开了书。
【欢迎阅读橙耳种植手册(≧∇≦)】
这书里自带的颜文字算怎么回事啊!土方强按下撕书的冲动继续往下读。
【橙耳是一种来自遥远星球的特殊可食用植物,由于果实长得像银耳颜色为橙色而得名。其种子适应性极强可在任何恶略环境下种植,但只在冬至这天才能发芽所以十分名贵_(:3」∠)_】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外来植物。”土方坦言,继续看下面的部分。
【橙耳的最适烹饪方法是煮粥,根据喜好加入谷类可以起到很好的效用,而且橙耳的一项特殊之处就在于它可以将食用者所喜爱的感觉放大,让你在食用自己喜爱的食物的同时享受最大限度的乐趣o(`ω´ )o】
好吧,土方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怀里待机的蛋黄酱已经饥渴难耐。
“看见了吧,真的不是什么可疑的东西。”银时抱着那盆橙耳走进厨房,架锅开火开始烧水,趁着加热的空档翻找起可以搭配的粗粮。土方则靠在门边看他找东西,心里仍在犯嘀咕一件很令他在意的事。
“你怎么会想到叫我来?”
“啊?”银时抱着几罐杂粮从橱柜里抬起头,“你是聋还是记忆跟金鱼一样?我刚才不是说了那俩小鬼都出去了吗还是说你没听进去。”
“说谁聋子啊!我的意思是说你认识那么多人叫谁来不都一样,或者你自己吃不是也可以。”土方刚想抽支烟,突然想起自己这是在万事屋,便把抽出一半的烟又塞回盒子里。
看见土方的小动作银时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走到洗手台前开始淘米,然后把洗好的米和橙耳拿到灶台的锅前。
“先放啥来着,麻烦土方君去把那本说明书拿来看一下。”
“我说你不要转移话题……算了。”土方只得出去外面拿放在茶几上的说明书,抬头的一瞬间,他仿佛看见有什么粉红色的东西在窗前一闪而过。
“错觉吧。”土方拿了说明书,听见厨房里银时大吼着“白痴快点拿来啊水都开了”,怒火中烧的土方一边喊“你说谁是白痴马上来”,一边拿起书向厨房走去。银时主厨土方就在旁边帮点小忙,两人通力合作,总算煮好了一锅香喷喷的“橙耳五谷粥”。
“辛劳了一天过后酒总是美味的!”银时以三倍速冲进和室缩进被炉搓了搓手,“我说你不是该拿碗的吗土方君。”
把粥放上桌子的土方立即瞪大了眼:“凭什么是我?而且你这里哪有酒完全扯不上吧!”
“因为我煮了粥,而你只是打下手。”
……这种奇妙的家庭和谐感是怎么回事?土方想不出可以回拒的理由,只能无奈地叹口气起身从外面拿了碗回来。话说这植物长得怎么那么茂盛,连和室里也到处都是,而且银时基本没有采和室里面的橙耳,橙色的小耳朵爬在郁郁葱葱的绿叶里,好似森林里咔咔作响的小树精,坐在包围中的他们有种难以言喻的异样感——像是在被什么窥探着一般。
“快点吃了发什么呆,不然我就全吃完了——”银时挑衅似的摇了摇勺子,就趁着这空挡,土方已经拿出蛋黄酱开始大快朵颐。
“确实还不错。”
“鬼之副长大人肯开金口表扬真是受宠若惊啊。”银时舀了一勺粥放在嘴里,明明没有加过糖,但是有一股清香的甜味缠上齿舌,愈加深入,回味悠久。
根本停不下来啊!
两个人之前忙活的时候就饿了,本来就吃什么都香,这下子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没过多久一锅粥就被两个人以近乎争夺的方式吃了个锅底朝天。
“好饱好饱,那收拾也拜托你了土方君。”银时一吃饱就一脸幸福地趴在了桌子上,肚子里暖暖的,手脚也暖暖的,所谓冬天的享受不外乎就是吃饱穿暖睡大觉,即使是旁边的条子也阻止不了他懒懒散散。
土方其实自知应该收拾东西,但实在看不下去这家伙吃饱就睡的习性。再说睡被炉里会感冒是共有的常识,这家伙要是有什么好歹,那两个小鬼非扒他一层皮不可。
即便身体素质很好,可出被炉时土方还是冷得抖腿。收齐碗筷,正探身去够银时面前的碗筷时,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
这家伙,有种跟平时不太一样的感觉。
土方迅速缩回手,就这么瞪着银时,而后者没有一点感知,似乎还发出了轻轻的呼噜声。
果然还是错觉。土方有些自嘲,再次伸手去拿碗,然而这次那碗却被银时推了过来,嘴里还咕噜咕噜地念叨着。
“烦死了要拿就快点拿走啊,别老在我眼前晃悠……”银时缩手的时候二人的指尖冷不丁地擦了一下,突然两人的手都僵了一下。
这绝对不对啊喂,又不是青涩的小鬼才碰个手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感觉不对的银时抬起头瞄了眼土方,惊愕地发现这家伙的眼神完全变了:总是带着威严的烟青色眸子像是着了火,眉心拧得死紧,眉毛都几乎要连成一条线——话说随便谁都好啊在这家伙变成眉僵之前快阻止他!
但是这家伙……眼中的绛红抽动了一下,将目光转向那微微张开的唇。
——这舌头的味道一定不错。
不不不不这绝对是疯了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冷静啊!这种整天被尼古丁和蛋黄酱滋润的家伙能有什么好的!银时大脑中开始疯狂咆哮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土方这边也在开头脑风暴。
……这种整天被恶心腻人的甜味滋养的家伙能有什么好的啊喂!理智!要理智……土方斜眼瞟了一下,可恶!豁出去了!
几乎是同时,两个如狼似虎的家伙把鼻子撞得生疼,齿舌紧紧纠缠在一起,拼了命地掇取对方的味道。口腔里还残留着米粥的味道,以及少许软塌塌的的胶粘物。这搁平时看来真是够恶心的,可不知怎么的,这种味道的刺激冲破了理智的防线,现在谁还顾得上那些。
“这……这什么鬼玩意儿!不就是个跟木耳一样的东西吗怎么跟x药似的!冷静下来你这只傻狗!”
“骂谁是狗啊!你先把手松开头皮都要揪掉了!”
“让别人松手之前先把你自己的爪子从人家裤腰上拿走啊混蛋!那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松,一,二,三——让你把手松开不是让你把皮带松开啊魂淡!”
银时话音刚落,和室外面轰地传来一声巨响,整个房子跟地震一样剧烈地摇晃,一阵过后,又恢复了原样,周围静得可怕。
这种情况下谁还干得下去!三秒钟后两个人迅速整理好衣着冲出门一看,写着大大的糖分二字匾额已经掉了下来,整面墙以窗户为中心,向四周破出一个大洞,一根根粗大的藤蔓紧紧塞满了每一个空隙,若不是接着和室的灯光,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我靠这什么玩意儿,那说明书上有说过这东西还有第二形态吗?”银时转身回和室拿了洞爷湖出来,使出全力去砍那深绿色的藤,但藤纹丝不动,同神器一般存在的木刀在它身上并起不了什么作用。土方又尝试用他的村麻纱砍,但藤蔓明显比不成器的宅男儿子结实多了。
两个人砍得气喘吁吁也没法再藤蔓上留下哪怕一点儿痕迹,倒是正巧发现说明书就掉在不远处的空地上,土方上前把它捡起拿过来两人一起研究。
“刚才造成我们反常的原因,可能是这个。”土方指了指书上的【可以将食用者所喜爱的感觉放大】“可能不只是有关食物的味觉,连同一切感官系统都会对喜欢的食物变得敏感,所以达成了跟x药类似的效果。”
“我说你可不可以不要用那种一本正经的警察口气分析这种怎样都无所谓的事?”银时痛苦地抱着头,“为什么我家不管是屋顶还是窗户总要被各种奇怪的东西捅个对穿啊!”
“那要问你自己——”土方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接听的时候还特地把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了一点。
“副长大事不好!有不明的生物突然覆盖了整个江户,现在宇宙终端站已经无法正常运行了——哇啊啊啊!!”
“山崎?!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正在试图用轰炸的方法除掉这些东西,但是总会有很多奇怪的东西冒出来,被那些东西攻击到的话人就会全身被涂上马赛克——”
电话突然挂断了,土方已经是一身冷汗。
“可怜的吉米,说不定已经变成马赛克去打伪装系羽毛球了。”
“那是哪个星球的暗黑游戏啊!”土方把手机揣好,“托你这个杰克的福,现在已经演变成震动整个江户的大事件了。”
“你要冲出去被糊一脸马赛克我也不介意,宇宙终端站可没有巨人,也没有会下金蛋的母鸡。不过在你走之前那手册能不能还我先?”银时摊开一只手,悠哉的神情像是一切都跟他无关似的。听银时一说土方才想起自己手里还捏着那本手册,已经捏出了一手冷汗。不过既然是种植手册,那是不是说明可以在里面找到有关这株植物的所有情况和解决方法?
土方赶紧翻开书,这次跳过前面看过的部分直接往后翻,一个奇怪的界面突然跳了出来:
【究极体橙耳,藤蔓生命力极强可迅速生长到所有可以获取阳光和雨露的地方,并且无法用任何方式破坏。周围会生长出名叫“痴汉力”的奇特生物,形似┌(┌^q^)┐,被攻击的话会被马赛克糊满并失去行动能力,出现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幻觉(⁄ ⁄•⁄ω⁄•⁄ ⁄)】
看完这段话的土方和银时同时打了个寒颤。
“痴汉的力量真可怕。那这家伙会进化总要有什么契机吧,勇气友情爱心知识纯真希望诚实光明这些我们一条也沾不上啊……喂等等,难道说……”
两人同时用惊恐的神情看着对方。
“话说刚才在客厅,我还看见到一只粉色的圆圆的东西,还以为是幻觉。”
“先别管那些快看看下面有没有写怎么解除进化啊,在现实世界被痴汉吞噬前快阻止它!”
“知道了别催!”土方继续往后翻看,“解除橙耳的究极体的办法是……满足本体的愿望?”
“就这条?没什么附加说明吗。”
“没有,到这里就是最后一页了。”土方合上书,其实刚才他念到的是倒数第二页,最后一页乱七八糟画的全是字,仔细辨认后发现内容惨不忍睹,怨念跟山崎的红豆包诅咒有的一拼,所以他决定不说了。
“可恶啊痴汉能有什么愿望,难道要我们把刚才没做完的事做完?不行唯独只有这个不行!可恶……”
不管怎么说先找到它的本体,应该是那个花盆吧。”土方在藤蔓间翻找,终于找到了一团周围有花盆碎片的土块,牵着藤蔓拿起来的时候土块也都掉了,露出一颗小小的橙色种子。
“要我砍了它吗?书上没说本体坚不可摧。”土方拿刀在种子前比划着,那颗种子像是有生命似的颤抖了一下。
银时托着下巴看着那颗种子,突然灵光一闪,上前让土方把刀收起来,然后把种子要了过来握在手里。种子似乎会自己发热,温暖在这冰冷的屋子里尤其明显。
“谢谢,很好吃。”
种子突然抽动了一下,一瞬间周围的藤蔓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消失,可墙上的大洞不会消失,万事屋突然变的空旷,两个人站在当中冷冷清清的。到最后,只剩下银时手里的种子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里,像是睡着了。
两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候,突然闪过一个粉红色的影子劫走了银时手里的种子,两个人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东西已经通过墙上的大洞跑得无影无踪。
银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揉了揉肩膀:“可恶啊,明明只是想吃饱喝足好好过一个冬至,怎么会摊上这么多事,搞得我又饿了魂淡。”
土方腹诽你这家伙自己搞出来的事有什么资格好抱怨,现在闲下来了,空气又十分流通,干脆掏出烟盒无所顾忌地抽起烟来。
“话说你怎么知道道谢可以让那东西恢复原状?”
银时看了眼土方,得意地扬起了下巴:“这可是人气高的人才能掌握的秘诀,对一个粉丝而言还有什么比偶像的告白和感恩更值得兴奋的?你还太嫩了土方同学——”
“你这家伙不要因为b站投票晋级就这么得意啊!”土方狠狠吸了一口烟,烟花了多久散掉他就沉默了多久,终于对面发出了一声尴尬的声响,跟救命稻草似的,土方终于抬起了头,“要一起去喝一杯吗?”
“好啊,你请客。”

万事屋楼下的小巷。
“你这是什么脑洞2333”
“你差点毁灭江户了…怎么样,这个生日还不错吧,算是感谢你上次让我跟银酱一起玩刀剑连连看。”
“还不错,可是我!是一个有素质!有修养的!单身狗!”
“你可以做x药拯救世界。”
“……”

“刚才那是流星吗,还是粉红色的?”
“你饿得眼花了吧这大阴天怎么会有流星,话说为什么你家会连一条围巾都找不出来。”
“鬼知道,也许猩猩忘记画了,他的头发早点掉光才好。反正安心啦大半夜的谁也看不见的。”
“为什么你蹭我的围巾戴还这么理直气壮。”
“安啦安啦快点走了阿银我快饿死了,但愿还有酒馆开着……”
声音渐渐消失,冬至的江户下起了雪。
【可今天的东京是晴天(´Д` )】
【就你话多】

FIN.

感谢欣赏_(:3」∠)_

评论 ( 2 )
热度 ( 33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