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大院的而已

【高银】寒桜


#高银#

他坐在窗前,捏着烟枪的手指被寒气沾染。空洞的茶绿色独眼盛装着灰蒙蒙的夜,那只瞎了的眼,每当糟糕的时候总会隐隐作疼——谁知道什么是糟糕的时候,那些事全由心情好坏做主。但对他来说也许直到理想达成的那一天,自己才能获得真正的解脱。
解脱?他轻笑,想起那天夜里做了个勉强能给他以愉悦感的梦。梦里落樱如雪,他将冰冷的刀刃猛地插入那人的身体,温热的血液铸成花朵凛然绽放。纯白的发丝和衣衫被大片刺眼的红浸染,粉圆的花瓣着血,荡起一层起啊浅浅的涟漪。眼睛瞪得极大,充血的眼白一如那燃烧着恨意的红眸。然后一片冰冷的花瓣落下,冷却热忱,融化为一滴被他失去了的那只眼中永久封存的眼泪。
雪仍在下着。
他似乎觉察不到寒冷,冷不丁想起曾经大家还在一起的时候,那家伙说只有白痴才不会感冒,然后第二天他感冒了,像是为了印证这句话似的……像这样的傻事多了去了,估摸着即使用这雪花帮助计数,也说不尽道不完。
然而现在,他的血如同这窗外的雪一般冷,仿佛一匹孤狼在月光下发出绝望的嚎叫。他闭上眼,无数次在脑中浮现那一刻的场面,每一个细节,以及想象着杀死那家伙时瞬间的快感。越是想象,乐趣越是成倍放大。
他哪也不想去了。
梦里的那人垂着头,坚实的步伐踏破堆积的白雪。一步,两步……那人来到他面前。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然而还未等他作出反应,血管仿佛瞬间被冰冷的樱充斥占领,粉嫩的花瓣如刀片般切割着他的一切——冬天的风,有时候吹起来就跟空气里飞刀子没什么区别。
他无奈地倒下,瞳孔皱缩,随即绽放开来。那短短的刹那他看见飘扬的樱花变成了雪,将他渐渐冰冷的尸体一层层覆盖,终于一片花瓣遮住了眼。他猛地一震,烟草早已燃尽了。
抖落烟灰,他没再添补。只是静静地望着这令人窒息的世界,以及那纷纷扬扬的雪——那白色的人儿,看不真切。雪花愈结愈大,倒真如樱花一般大小。
他轻笑,开始为烟斗补充新的烟丝,耳边传来踩踏老旧木板的声响……

候雪成樱。

FIN.

评论
热度 ( 6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