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扫大院的,此号仅有银魂相关,子博如下:
刺客信条:@被刺客招生办摸了
鬼泣:@DMC24小时观察组
塞尔达传说:@隆隆牧场新鲜出品
杂货:@史莱姆的杂货堆

【土银】刺客paro

“今天天气很好。”
说话的人坐在台阶上,屁股盖着的、脚下踩着的一方水泥地贴满残缺不全的街头小广告纸片,字被血染红,被渐晚的凉风吹得逐渐凝固。
土方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还要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就像在给这无可奈何的相遇寻找缓解尴尬的理由。
他理理差点要吹得没了形的中分发型,没做上前蹲下这种伤人自尊的事情,只是远远地站着,看着对方的血一点一点离开那具早已没有自由的躯壳。银发像夜晚草丛中的萤火虫,夕阳下泛着发白的光。每一根发丝都是透明的导管,昭示着连接者生命的油尽灯枯。
“被你这张乌鸦嘴说准了,我们背叛了自己的信仰。”土方叼起一根烟,不再像从前那样有所顾忌。
“那还真是多谢了。”对方坐在那发出假得不能再明显的微弱笑声,“不过很抱歉,现在管事的是另外那俩,你找他们去吧。”
土方不为所动,好像早已料到了对话的结局似的。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两人都很熟悉的东西——是红色十字的挂坠,因为疏于保养出现了点点锈迹。从高举反叛大旗的那天起土方就再也没戴过。
“我试过自裁,但不管是匕首还是袖剑,都刺不穿我自己的腹腔或是咽喉。”对方慢慢抬起缠满绷带的手,诅咒一直延伸到外层,除了遮盖严实别无他法。“某种意义上我们是半斤八两了。”
“那个可疑的阿珍,也是你安排的吗?”没有回答,那就算是默认了。土方忽地发觉对方已经闭上了眼睛,黄昏的风拂过被咒文覆盖的脸。静默之间对方突然发话,声音有些沙哑。
“土方君,算是来自万事屋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委托。”他顿了会,“转身。”
“什么时候万事屋也会给别人委托了。”土方抖抖手里的烟灰,却没像平常那样硬气地按照对方的要求反着来。他转过身,皮鞋在地上一踏发出清脆的碰撞,像一个信号。
“因为‘万事皆允’。”身后传来打诨的笑声,怎么听都不像在认真讨论事情的样子。一声熟悉的死亡之音陡然奏响,土方下意识地掏出怀里的手枪转身指过去,却只看见摊在大腿上的袖摆里露出的一隅金属光泽。
“原来那家伙是你啊。”银时依旧低着头。忽然一切都安静下来,土方放下手,不用上前,他已经知道了这场斗争的结果。
整座大楼在震动,兴许是那些家伙触动了什么不得了的装置。下一秒土方已站在街上,身穿黑色金边制服,像往常一样在街上巡街。忽然两个不认识的男女跑过来,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胸前的领巾。
那里一如往常空空如也。

FIN.

ps:最后一段的意思也就是如果不是因为遇到了属于刺客阵营的银时土方也就不会成为甜不辣啦,就像一枚硬币有两面一样。也算是回归正常的银魂设定了。
完结了,真的没有了,我要回去写狗子paro了

评论
热度 ( 22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