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扫大院的,此号仅有银魂相关,子博如下:
刺客信条:@被刺客招生办摸了
鬼泣:@DMC24小时观察组
塞尔达传说:@隆隆牧场新鲜出品
杂货:@史莱姆的杂货堆

【土银】刺客paro

“结果你们其实都穷得叮当响么?”

“那是当然啊。”对方挖着鼻孔,不免让人有些担心袖剑会不会突然弹出来。“不像你们这些精英大人,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可是每天光活着就竭尽全力了。”

“精英是那帮白衣服的家伙。”

“在我看来都一样啦,白的黑的不都是圣殿。话说你们还搞内部分化的吗,靠的住吗?”

“这种问题你去问住在天守阁里的那些家伙吧。”

“当然问过了,只是不是刚才的问题就是了。”注意到土方异样的神情,银时真的差点下意识把袖剑弹出来。

但土方只是叹了口气:“偶尔也要给眼镜和中华娘发发工资,犒劳他们一下——”

“如果说‘万事皆允’的话,我想做的也不过就是保护好那群傻瓜而已。”银时迅速打断土方的话,好像根本没有听人说话一样。“至于发工资,‘万事皆虚’。”

“结果你这不是在用宝贵的信条给自己拖欠工资和房租找理由吗!”

银时偏着脑袋掏耳朵,好似被刚才土方吐槽的气势吹过去了一样。“别光来教训我啊,你们呢?洞察之父告诉你们什么了吗?”

土方不说话,只坐在原地看着他的刀,红色刀鞘的颜色与藏在领巾下的十字挂坠一样鲜艳。

“那哪天要是想不通或者想通了,欢迎来投靠我们平民百姓。”银时咬掉盘子里最后一颗团子,站起身拍拍白袍上不存在的尘土,别好木刀——早已不是第二次见面时那把锐利的凶器——轻车熟路地跟团子店老板说好赊账,然后跨步走向熙熙攘攘的街道。

团子店老板经过土方面前时被叫住了,土方掏出一根烟,“嚓嚓”打了两下才打着。

“还以为土方先生你戒烟了。”团子店的老奶奶一脸和善,手里端着刚收拾走的盘子。土方望着她布满皱纹的笑脸摇摇头,掏出钱包按照签子的数量把钱放在托盘上,起身离开。
与最初的相遇一样,那天也是一个令人昏昏欲睡的下午。一切都跟往常一样稀松平常。

FIN.


PS:这真的只是一个个段子,再来一个就完结了,分别对应他们的四个人生时期,我不说大概也会猜到下一个对应的是什么时候了吧…

本来是很有趣的想法(因为最近跳了刺客信条坑),结果这就是所能想出来的全部了,我还自己涂鸦了幼年两人的样子…(拿不出手)

完结以后默默滚回去通枭雄主线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