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的扫大院的

【土银】Hello World

看门狗paro

————

7.
“这是怎么回事?”
“我还想问你是怎么回事。”
银时一个鲤鱼打挺。所幸小品文里死不了人,爆炸只是把原来的房子炸了个底朝天,人躺了一地,都在哎呦哎呦地叫唤。
“说说吧,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还不是因为那个褶子脸老头突然冒出来,就手一抖把炸弹扔出去了。”
“手抖能把炸弹扔喷火兽嘴里?”
“都——说——了!”银时故意拖长音把帽檐都炸残了的帽子往地上一摔,“是那个老头把炸弹扔进去的!”
“你就编吧。”土方吐口烟跟喷似的,“平时怎么没见你扔那么准。”
“你当我是意大利炮指哪打哪?照这么说你们那边的冲田君才应该是八百里外一手机黑掉敌人摄像头的黑客吧!”
土方偏头一看,有些人已经自己站起来,互相搀扶着慌慌忙忙逃离现场。要说在过去他肯定气急败坏地喊着要对方站住,把手机都掏出来放在地上双手举起,不照办就掏甩棍抽他丫的。连银时都说没见过他这么横行霸道的条子,不像个警方安全系统的工程师,倒像个前阵子在美国芝加哥出名的私法制裁者。
“小银,我明明赢了但这家伙拒绝给我奖金阿鲁!”
神乐偏巧在这时候揪着那个弹涂鱼人的触角跑过来,软绵绵的触角不禁拽,拖着往银时那边跑的时候随着清脆的“啪嗒”一声,神乐手里只剩下了触角,人面朝下死气沉沉动弹不得。
“你白痴吗,哪有喷火兽嘴里有炸弹还要解开喷火装置的!”
“我怎么知道嘴里有炸弹,肯定是小银扔进去的阿鲁!”
“某种意义上中华娘猜的还挺准。”
银时斜着眼瞅了一眼土方,拉着神乐背过身悄声说:“小神乐啊,你看今天新八去考试了,我们一起把那个弹涂鱼脑袋的钱榨出来分了怎么样?”
“放心小银,那家伙倒下的时候我已经用手机把他的账户弄空了阿鲁。”
“这俩家伙前一秒还炒得火热,后一秒已经开始分赃了喂。当我听不见吗!”
“就是,反正你肯定在想着要侵占我女儿的奖金对不对!”
面对突然同仇敌忾的土方和星海坊主,银时长舒一口气,拿出手机随意地划着屏幕,嘴角挂着得意的微笑。
“那可不行啊,小神乐参赛用的是万事屋的团体名义,照理说奖金当然是——”
一旁的少女突然接通了电话:“喂,妈咪,我刚才赢了好多钱阿鲁,已经打到妈咪的账户上了……”
话没说完的银时感觉脸火辣辣的疼,比被gtOS的服务器烫还疼。星海坊主抱头蹲地嚎啕大哭,弹涂鱼头的账户被掏空,也就意味着已经不可能有人会付他下赌注的奖金。
“行了哭够了没,今天多亏你害我还要回去加班把剩下的工作做完。”土方抽出一根烟转身就要走,一只手拍在他的肩上。
“不用着急嘛土方君,今天你们大概可以提前下班了。”
土方有种不详的预感:“你……”
银时晃晃手里的手机,一脸得意:“今天警察厅系统锁死了,明天才会解开。”
称职的人民警察黑着脸,掏出了替代武士刀的甩棍。

TBC.

后面是无头无尾片段(其实只是想看朝右卫门妹子的法医设定)

————
门吱呀一声打开,朝右卫门正在做今天的录音记录,抬头一看来人,她按下录音的暂停键。
“好久不见,你怎么会来这里?”
“嘛……有点事。”来人摘下帽子,抓抓那头蓬乱的银发。“死了的家伙是不会出现在面部识别系统里面的吧。”
“这可不好说,你也知道面部识别的原理,如果有人佩戴高仿真的面具,那面部识别系统也是可以认出来的,但每个人确认死后gtOS就会删除他的数据,只保留最基本的死亡证明上的信息以节约存储空间。”
“既然这样那家伙也不应该出现。”
看着面前这人少有的严肃神情,朝右卫门意识到这件事恐怕非同小可。“可他已经死了,我没有亲手解剖过他,但这里还有其他法医的记录。”
说着朝右卫门调出数据库输入搜索关键词:“你看,就在这里——人呢?”
面前的电脑突然重启,再打开后刚才的那条记录竟不翼而飞。她慌忙打了刚才那个人的电话,接起来之后只过了三秒就排除了刚才这人到过这儿的嫌疑。
“有人冒充你来我这里偷走了数据,有时间过来一趟。”朝右卫门留下电话留言后挂断电话,拍拍脸振奋精神,按下录音键继续今天的记录工作。
“……而且今天那家伙也没来领他上次被我切掉放在这里的o头。”
自第一次见面之后,朝右卫门一直以这句话结尾。

FIN.

评论
热度 ( 23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