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大院的而已

【土银】看门狗paro

5.
原本安排坐四个人的位置现在突然变得有些挤,毕竟刚刚又加进来了两个人。
“那么…重新介绍一下,我是警视厅网络安全部的近藤勋。性别男,爱好是阿妙小姐。”
“驳回!这种自我介绍上来就目标直指别人的姐姐真的好吗——哇!”
神乐收回拳头时还跟吹枪口似的吹了吹拳头:“烦死了新八,这种状态下还啰啰嗦嗦啰嗦嗦嗦,姐控就乖乖闭嘴阿鲁。”
“你说谁是姐控!”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新八也是小神乐也是。”阿妙及时出声制止两个人的争吵,转去面向正襟危坐的两个公务员。“近藤先生是吧,确实上次在电影院的时候被您吓了一跳,但是在公共场合做出跟踪狂这种事,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看着一脸正经的阿妙,新八都忍不住打心底里佩服起姐姐的沉着冷静来。“那既然都坐下来了,我们不如好好——给我等一下!”新八用逆转裁判的手势指着正在看手机的土方:“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啊啊我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副手十四,很多时候真是多亏他帮忙了呀——”
“我们没有在问你请你安静一点可以吗。”
阿妙微笑着说,如果无视近藤嵌在桌面里面冒烟的脑袋的话,这笑容的确可以称得上是需要被守护的。至于现在……新八咽了口唾沫,只希望能来个人守护一下他们。
大呼“近藤老大”也没有动静土方第一反应不是扛起近藤往最近的医院跑而是掏手机,狰狞样还让人以为要掏凶器。拉面店老板都打算报警了,一看原来是部手机,默默放下了手里的电话。
“土方君,你当自己是江户时代的武士么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结果你这掏出来的只是老妈的便当吧。”
银时倒是冷静,一边看菜单一边琢磨着是要水果什锦圣代还是单纯的草莓圣代,什锦圣代里看上去种类不少,还有巧克力和奶油——
“话说我的拉面怎么样了,我吃完了对吧老板!”神乐拍打着桌子,往柜台的方向拼命招手。拉面店老板远远地点头,已经不想再接近这群神经病了。
“好了好了,再怎么说现在也是二十一世纪,东京都进入物联网时代了,江户时期武士那一套果然还是——结果你丫的也在把手机往外掏啊!”
银时单手捂住快被新八震聋耳朵,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抬手一举几乎把屏幕按在近藤脸上。
“洗干净眼屎看清楚了,想做跟踪狂还是回去练个二十年再回来吧。”
“你在用什么骄傲的口气说着跟踪狂一样的发言啊!”
“看好了,我可完全没有用你们的特权,光明正大溜进摄像头系统,连拍摄用的摄像机也不例外——”
“已经不是正不正大光明的地步了这家伙完全在犯罪啊……”
手机发出提示声,银时收回手机一看,线路已经被手动切断了。刚才拿手机当武士刀掏的土方正在后面按手机,银时眯着眼,眼神里尽是鄙视。
“在我们眼皮底下犯事没让你进局子就不错了,有什么意见吗。”土方合上手机,对视回去。
“我们这种小市民哪里敢有意见啊,不过得意忘形的话可是会哭的哦。”银时一指近藤,“话说这家伙怎么办,他是你们老大的话也不能指望你会公平处理。”
对此土方没有作答,只是拖着哭丧着脸的近藤离开了拉面店。四个人坐着就是比六个人更舒服一些。
“话说怎么会那么巧,就有那个近藤先生的属下赶过来,不过真可怕啊,网络安全部门的人居然在做跟踪狂什么的……”
新八想说话缓和气氛,但银时和神乐都在玩手机,神乐甚至把团子状的耳机都戴上了,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那种家伙教训一顿就行了。”银时把手机往阿妙面前一搁,“这样可以了,从此以后你如果被摄像头拍到的话都会变成这个样子,安全问题就不用考虑了。”
“听人说话!除了你们黑客谁想把自己全身涂上马赛克啊!”
“烦死了。”银时转而调整了一下,“怎么样!”
“你弄成母大猩猩是怎么回事啊!这个难度比马赛克更高吧你是怎么在这么短时间内改出来——不对,为什么是母猩猩!”
轰隆一声巨响银时的脑袋也嵌进了桌面。
“马赛克也好母猩猩也好,不把那个家伙物理消灭的话都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不是吗阿银?”
“没、没错。”
“话说小银认识那个黑直发的家伙吗,之前还打了电话的说——嗯,通话记录好像不止……”
“老板!再来一碗拉面!”
趁着神乐吃拉面的功夫银时借玩手机成功删掉了所有通话记录的痕迹。
“呜噜呜噜……”
“你说明天的黑客比赛?”
“呜噜……”
“放心啦我们都会去的。”
“你是怎么听懂吃拉面的小神乐说话的……”
新八坐在一旁,从口袋里掏出张外行人看来堆满乱码的宣传海报。

TBC.

评论
热度 ( 24 )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