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大院的而已

【瞎银】论如何将沉迷游戏的人拖回填坑死线

银时一脚踹开房门的时候,黑眼镜差点一把捏碎红蓝色的手柄。
他镇定地扶了扶墨镜,即使屋里漆黑一团。“哟,说曹操曹操到,今儿怎么想着来找我来了?”
“给我说人话啊,日本人听不懂你的京片子口音!”银时一巴掌拍墙上兼按亮房间里的灯,“五个月了!整整五个月都没有更新了,换在日本漫画界上这种作者只有某个老贼能与之匹敌了吧!”
“可是人家又没打麻将。”黑眼镜嘀咕着,看情况不对,为了杜绝不必要的损失默默把手柄放到一边,正襟危坐。
“所以说,你这又是在干什么?”银时在地上一气坐下,瞧了眼屏幕上的画面。“游戏?你不是只会消消乐和俄罗斯方块?”
“那是另一个人玩的,麻烦别跟我的设定混在一起。”黑眼镜笑笑,“别拿干粮当豆包,这...

关键词:凤凰与梧桐
逆妖怪设定
片段
“我知道了,你丫原来就是个在树底下乘凉的。”
“不然呢,你以为我是什么,凤凰?”
抱着白底云纹小口袋,嗑瓜子一般嚼着金平糖的鸦天狗抬起头,眼皮微抬,露出红宝石似的眸子,银白的鸦羽自身后缓缓张开,翅膀竟仅有一只。

如果我说我是因为回了家没有固定的桌子,又懒得每天上楼去书房而什么都不写,能得到原谅吗…

【土银】看门狗paro

这个系列终于有正式名字了:《Hello World》,不说一声的话大概会误会,以后会以正式名称发布,有意向整理成完整连载,也许还会弄成小册子

————
6.
“黑客比赛?听上去很可疑。”
“不是听上去可疑本来就很可疑吧。”
银时叼着棒冰一边嘬一边在键盘上手指如飞。
“如果不能解开宣传单上的代码谜题,也就不知道比赛的时间和地点了,不过嘛,这种东西小菜一碟,就算是土方君也能凭自己的能力解开吧。”
“什么叫就算……罢了,这种东西本来也不在我们的工作范围内……什么杂音?”
“啊,可能是比赛开始之前必要的隔离,就算是我们也暂时接入不了无线网了。”
银时合上电脑将耳机拿下来,用小指挖了挖耳朵但什么也挖不出来。“秃子,开始了...

昨天点梗太少,于是决定都写了,然而可能写到四百fo去,等我把小学期结束了先

300fo点梗

不知不觉就三百了,我写东西总是晦涩但又在奇怪的地方添笑点,这也有人看,都要感谢各位捧场。虽然好久没写新东西以前的点梗都没还上(划掉),不过还是来这里吧,评论中点梗,明天用小纸条抓阄,抓到哪个是哪个,这次不挑了,熟悉我的都知道我写些什么,这个号只限银魂相关,cp不是我对家都行,要邪教也可以(搓手)

【土银】看门狗paro


“大晚上不睡觉有毛病,让那团废铁停下来!”
“你叫定春废铁?信不信他分分钟黑爆你的手机啊!”不睡觉耍手机的人闷闷道,“话说也不知道是谁,乱搞大停电把电路弄炸了,空调也打不开你要热死我然后继承我的遗产!”
“你的遗产只有一堆破数据和三百日元吧!这点温度都承受不了你还算得上是黑客吗,gtOS系统内部应该比这里热多了。”
“问题是我只需要在里面呆几分钟好吗,我现在可是要在这个又热又闷的房间里呆到早晨再去找人修理,也不知道老爹会不会早上出来去唐人街找拉二胡的大爷比试!”
“他一个搞机械的为什么要跟拉二胡的大爷比试啊!”
“我怎么知道!总之现在热都是你这家伙的错,白痴公务员,成天正事不干还要弄坏一般市民的空调。”...

画个饼

也许会成为一篇完整的文,某人为中心

————
完美世界


“你的生命,必将毫无缺憾!”
雨帘里的荧幕被水晕开,光投到晶状体的时候只剩下一圈圈模糊的影子。黑夜里无数白色的星闪烁着微弱的光,有的即将走上传送带被送进联结下一场生命的奇点,有的打算徘徊在这儿,但也无事可做。世界终端永远都在下雨,处处潮湿、泥泞,散发着腐坏的臭气,死去的灵魂在这儿只会回味起活着的快感,然后争先恐后奔向传送带漫长的队伍。
一颗星叹了口充满水雾的气,离开挤满光点的荧幕,它孤单地飘向那个无人问津的洞口,宛如大张着口的巨兽,猩红色的绒毯上流淌着涎液似的污水,里面涌出阵阵阴风——坟墓里的温度。听说传送带奇点里涌出的风都是温暖的,有股羊水的气...

【土银】看门狗paro

5.
原本安排坐四个人的位置现在突然变得有些挤,毕竟刚刚又加进来了两个人。
“那么…重新介绍一下,我是警视厅网络安全部的近藤勋。性别男,爱好是阿妙小姐。”
“驳回!这种自我介绍上来就目标直指别人的姐姐真的好吗——哇!”
神乐收回拳头时还跟吹枪口似的吹了吹拳头:“烦死了新八,这种状态下还啰啰嗦嗦啰嗦嗦嗦,姐控就乖乖闭嘴阿鲁。”
“你说谁是姐控!”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新八也是小神乐也是。”阿妙及时出声制止两个人的争吵,转去面向正襟危坐的两个公务员。“近藤先生是吧,确实上次在电影院的时候被您吓了一跳,但是在公共场合做出跟踪狂这种事,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看着一脸正经的阿妙,新八都忍不住打心底里佩服起姐姐的沉着冷...

【土银】无题

*原计划这周末我生日放出来,但是很短,没什么意思,就提前放吧
*人死后变成一本书的老梗,旁人视角

————

那次事件过后我在江户开了一家藏书馆。说是我开的,实际上不过是个类似仓库管理员一样的职务。我所要做的只是打扫一下卫生,不要让书架上的书被老鼠什么的啃坏就可以了。

藏书馆的二层小楼坐落一条名叫歌舞伎町的街道上,来来往往尽是些连中产阶级也说不上,而是真真正正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有黑帮,有闲人,有老头和老太太,还有流着鼻涕欺软怕硬的小孩。每天都有人造访,多是问路或者找厕所的,我也就指给他们,然后继续趴在桌子上数玻璃管制的天气瓶里面有多少结晶。

之前来了个带着跟班的小胖子,大概以为我这里是杂货铺,进来以后...

1 / 21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