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的扫大院的

《Hello World》段子
祝恶灵附身2发售!

——

“喂你的快递,都出门上班了回来的时候就自己拿啊,难道把脑子忘在停车场上了吗?”
“你才把脑子忘停车场上了!”土方愤愤抬头却被一只扁扁的飞机盒糊脸,身旁沙发一沉,手里的手柄被拿走了。
“还在玩这种炒冷饭的家伙啊,连展会都拿不出什么新东西的家伙不过就是连炒饭都炒不好的老妈。话说你不是任o堂派吗,明明废宅附体的时候一直抱着joy-con不肯撒手。”
“那家伙是那家伙,我是我。”土方额角跳着青筋,强压下怒气去专心拆快递盒子。“可恶那个老太婆,我只是告诉她有什么大作再统一发,这只有一张盘——”
发觉土方突然没声了,银时转头一看盒子里的东西,不自觉抽了下嘴角。
“...

啧,还算好,狗子系列要不先停了,我写成小册子(如果有空印的话

“没了?什么意思?给我讲日文。”
“就是入土了,明白没?”
“啊……你们的语言好麻烦啊直接说领便当了不就完了么啰哩啰嗦啰哩啰嗦。”
“你的话好像比我的还复杂那么点儿。”
“切…之前说好的搞笑漫画怎么会死人,结果你看我们现在。”
“知足吧,我这小说可是从一开始就在死人。”
黑眼镜苦笑,正对上越过JUMP看过来的死鱼眼儿。

FIN.

我需要一个人,在三次元,每次cp的时候如果窗了,就暴打我一顿,相信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一定会勤奋起来

【土银】Hello World

看门狗paro
番外已经确定了有两篇,依照游戏内彩蛋任务改编,目前更新的还是正剧

————

8.
“小银为什么总戴着帽子呢?”
在大伙常去的烤肉店里,所有人都热火朝天撸起袖子抢肉时,神乐艰难地咽下一整块烤得挺嫩的牛排,突然发问道。
“你以为是谁的错!”银时正撕扯着好不容易到手的猪扒,还不忘扒上两勺快被炭火的热度烤化的圣代。“就算天然卷生命力茂盛但也不等于能无线增殖啊,谁会玩着游戏一高兴就趁别人睡觉的时候把头发剃成游戏里的形象啊!”
“可是那个造型明明很酷阿鲁。”
“小神乐,你到底给阿银剃了谁的发型?”
新八端着碗吃相还算文雅,今天考过试后总算将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神乐叼着第二块肉,掏出手机点出一张图。
“小神乐…...

【土银】Hello World

看门狗paro

————

7.
“这是怎么回事?”
“我还想问你是怎么回事。”
银时一个鲤鱼打挺。所幸小品文里死不了人,爆炸只是把原来的房子炸了个底朝天,人躺了一地,都在哎呦哎呦地叫唤。
“说说吧,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还不是因为那个褶子脸老头突然冒出来,就手一抖把炸弹扔出去了。”
“手抖能把炸弹扔喷火兽嘴里?”
“都——说——了!”银时故意拖长音把帽檐都炸残了的帽子往地上一摔,“是那个老头把炸弹扔进去的!”
“你就编吧。”土方吐口烟跟喷似的,“平时怎么没见你扔那么准。”
“你当我是意大利炮指哪打哪?照这么说你们那边的冲田君才应该是八百里外一手机黑掉敌人摄像头的黑客吧!”
土方偏头一看,有些人已经自己站起来,互相...

恢复原样了,太好了

这是什么情况

【土银】《逆光》白鲸梗日常衍生

*还点梗,写成这样还不甜真的十分抱歉…
*饲养员即土方

———

一下车,早已等候在门口的工作人员代表就主动迎上来握住饲养员的手。
“欢迎您,我们已经恭候多时了。”
说话人胸前别着精致的小名牌,名字印一排,职务却比名字小上两个字号,却不难辨认,还是个负责人一类的角色。
“哪里,受到邀请也是我的荣幸。”
饲养员脸上挂着社交惯用的神情,比平时的严肃稍微缓和一点,人年轻,但要给人以年轻却成熟稳重的研究所主管的印象。虽然这形象平时尽被某个“白胖子”破坏了。
海洋馆负责人也挂着礼貌性的微笑,引路从员工专用的通道进入场馆内部。一股咸湿的空气钻入鼻孔,不似大海的气味,稍有些逊色,但也属正常,海洋馆用水量不同于研究所,处理方式...

【土银】回家

*3Z,已高中毕业
*本人今年夏天回家的悲惨经历真实改编
*假期快结束了才写完,罪过罪过

———

嘶长的尖音戳着耳膜,苍翠的叶篷恍如一顶密不透风的重负。即便是土方,在盛夏的三伏天里也要捡有树荫的地方走,坚强不等于喜欢吃亏。况且蝉鸣让人心烦,忍不住生出爬上树把这些玩意一个个捉下来一油锅炸了的冲动。
手机也烫手,可还是要在爆炸可能性上升之前把电话打出去。忙音不紧不慢,微妙地跟蝉鸣融合,最后搅在一起,手机里仿佛也塞满了这种吵闹的虫子。土方捏捏眉心强作镇定,终于等来那熟悉的一声“喂”。
“是我。”土方懒得等对方回答,“最近因为天气原因,今天回不去了,改了明天的票。”
“这样啊。”电话那头倒一点也不关心的样子,“不过...

1 / 22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