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扫大院的,此号仅有银魂相关,子博如下:
刺客信条:@被刺客招生办摸了
鬼泣:@DMC24小时观察组
塞尔达传说:@隆隆牧场新鲜出品
杂货:@史莱姆的杂货堆

今年考研,cp23不去了

我最后的善良就是但凡cp文都不打作品tag,除非这作品和cp冷到没边打了跟没打一样,子博们同理

置顶

这里害目,游戏型写手,本号下仅银魂相关,大部分是土银,部分全员,坂银,高银,以及乱七八糟的杂谈。
子博如下,因某一方面想要关注的请对号入座。
刺客信条:@被刺客招生办摸了 全员居多,带看门狗,cp向有油炸玫瑰,海鲜组,航海组,以及我的油炸鳕鱼邪教
鬼泣:@DMC24小时观察组 主吃叔侄,有双子以及全员
塞尔达传说:@隆隆牧场新鲜出品 主全员,林塞友情向

未开主页也不想涉猎但是吃的墙头:血源诅咒,巫师,splatoon,底特律,康斯坦丁

雷点:土银的对家,刺客圈的肯威家乱伦(放过他们吧(老父亲的眼泪)),鳕鱼法棍(对不起这个我真的咽不下去),弗莱骨科,还有任何弱化角色、...

“我原以为鼎鼎有名的反复制人大思想家不会把自己变成复制人。”
土方夹着烟,任荧荧的火星蚕食卷纸与烟草,抖成两搓滚烫的草灰。室内光线并不刺眼,可他偏眯着眼睛,一副蔑视的样子瞅着眼前坐在他的沙发上——他的,用着他的钱买来的——也是他的,草莓蛋糕在他面前炫耀着什么似的大快朵颐的人。他不是投影,不是人类,银白色卷发和无神如网游玩多了的臭小鬼一般肿胀的双眼——以前的人管这叫死鱼眼来着?土方不太记得了,不过在对方说出自己的名字而他下意识露出了惊讶神色的瞬间,那双眼睛笑得弯了个轻微的弧度,倒比现在这样要好看。
“这事可由不得我。”对方把叉子盘子一扔,反正家家户户都有仆人,不管是机器还是血肉之躯,都一样能把活干好

我的意思是啊,大家都是王八。这好比龟头血肿一天到晚贴大字报力图证明自己不应该被踢到龟头血肿以及血肿的各种不好,本来就无聊。参与龟头血肿的讨论岂不是跟龟头血肿一样无聊?我也没支持哪一方,我就觉得最近这事没意思,真没意思

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今天仔细思考了以后去微博翻出一句我一年前说的话,到今天都很应景。

“写同人是我个人爱好,该写就写,不讲空话,喜欢的点个赞,有点想法的评论评论,想推荐给别人的转发不说话都行。看我的文章肯定憋屈,但如果能坚持看下来并有所收获,我也十分荣幸。”

写文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朝前看吧。如果说委屈我还有好多话要说,但我懒得。

“既年轻、又美丽,永远不变。有如一朵永不凋谢的花……”
“……但它的本质是什么?一块模仿人类的塑胶吗?还是有生命……有灵魂的人呢?”

20xx年6月10日,凌晨一点二十六分。
早些时候大伙仍旧沉浸在漆黑的肃穆与悲痛中,来的既有人类,也有仿生人。从一个人身后有多少人愿意出席他的葬礼并纪念他就可以看出此人生前的为人。如果说亲戚之间因为血缘这一不可人为切断的联系而被迫缠结在一起,那么在场的没有血缘、乃至不是一个物种的各位就更加体现了逝者生前的交际生活。
康纳依旧记得白色花朵在粉碎机中瞬间蒸发的情景,或者说他并不会忘记,作为一个型号已经有点旧了的仿生人,他的内存依旧充足,甚至可以随时查找自出厂以来的随机一天的...

等一个E3惊喜

为土银做贡献

万一傻逼继续艹能艹进前六,抽评论一人随便选我一篇文章(长或短随意,让我新写也行)我出劳力和钱给你做成一本小册子做收藏,请大家帮忙看着点,我不太会看排名

1 / 25

© 樱花冻史莱姆 | Powered by LOFTER